裴清雅显然没有看到我,她冲身边那个男的笑了笑,不知道说了句什么,笑容灿烂。

  我心底的醋意突然就如火山喷发,一发不可收拾。

  刘洋察觉到我的异样,问我怎么了,说我眼神都要杀人了,我说没什么,然后打开车门,说走吧。等我下车的时候,裴清雅已经和那个男人往别墅里走了。我想喊她,但杨媛媛挽着我的胳膊不准我走,而是让我看刘洋的新猎物,问我是她好看,还是刘洋的新猎物好看。

  我漫不经心的看了一眼刘洋的女伴,和细心打扮的杨媛媛不同,女孩不施粉黛,扎了个马尾,穿着一件蓝色齐肩波点裙,不像要风度不要温度的杨媛媛,她还在裙子外面穿了一件白色大衣,整个人看起来清纯的好像看在山间流水旁的野百合。

  刘洋殷勤的走过去,对她一阵嘘寒问暖,看得出来他还是很在意这姑娘的。带着姑娘过来,刘洋给我们介绍说,她叫徐露,是高一学霸,徐露冷冷淡淡的冲我点了点头,就像刘洋说的,有点傲娇,但一点都看不出来风骚在哪,可能在只有他们两个人的时候,徐露才会表现出来吧。

  我们一席人进了别墅,我四下里看了看,并未发现裴清雅,寻思她大概是去大厅了,我让杨媛媛跟刘洋他们在外面转一转,然后就匆匆去了大厅。

  刚进大厅,我就看到裴清雅端着一杯红酒,站在那里,跟几个中年男女说着什么,那个阴柔男站在她的身边,微微侧过脸,眼神温柔宠溺。

  我刚要喊裴清雅,身后突然传来熟悉的喊声,转过脸一看,竟是班主任,他笑着说:“真的是你啊,王阳,只是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跟班主任请了假,但并没有告诉他什么原因,没想到我竟然会在这里遇到他,看来他的身份也不简单。只是现在我关心的不是这个,而是他身边的刘水。

  刘水盘着发髻,穿着一身红色旗袍,画着复古妆容,整个一明国时期大宅子里走出来的大家闺秀,妖娆的身段让周围一堆牲口纷纷侧目,尤其是那两条细长嫩白的大长腿,赚足了现场的眼球。

  在我打量刘水的时候,她也在看我。妖艳的红唇微微上扬,眼底带着几分报复性的坏笑,偏偏还好看的要命。她喊了声“王阳同学”,说我这么看她好像不大礼貌吧。

  我大囧,倒是不知道内情的班主任在那哈哈大笑着替我解围,说是她太漂亮了,不然我也不会失态了。

  我干笑着说:“是啊,老师,不能怪我眼睛长在你身上,实在是你太漂亮了。不过你竟然跟着班主任一起过来,还打扮的这么登对,乍一看郎才女貌,可真是羡煞旁人啊。”

  听到这话,刘水依旧笑容妩媚,班主任却略略红了耳根,又问了我一遍我怎么会在这儿,我说我是跟着刘洋来玩的。正说着,刘洋,徐露还有杨媛媛就进来了。杨媛媛上来就挽着我的胳膊,亲昵的喊了声“阳哥”,我想把她的手从我胳膊上甩掉,但她死死的扒住,好像生怕别人不知道我俩的关系似的。

  我心里一阵憋屈,看着笑靥如花的刘水,后背更是冷汗直冒。刘洋立刻冲班主任打招呼,班主任看了我们一行四人,也不恼,而是笑眯眯的说:“谈恋爱可以,但不准耽误学习啊。尤其是你王阳,你的成绩现在可是全班垫底。”

  刘洋哈哈大笑着说没事儿,回头他给我补习,我看着刘水,希冀的说我英语差,要不英语老师多劳累劳累,给我开个小灶,也给我补习补习?

  谁知刘水还没说话,杨媛媛就自告奋勇的说:“我英语很好的,阳哥,要不以后我给你补习吧。”

  你来个大头鬼啊!没事接什么话!我气急败坏的瞪着杨媛媛,刘水则笑眯眯的说:“我看合适,你们年轻人在一起,有说不完的共同话题,学习起来自然也能事半功倍。”

  这话怎么这么酸溜溜的?我还想说什么,班主任就说要带刘水认识几个人,让我们聊,然后就拉着刘水走了。我冷眼看着班主任那抓着刘水胳膊的咸猪手,问刘洋班主任啥来头,怎么会过来这里?

  刘洋问我不知道?班主任是校长的儿子,至于校长,能在上海开贵族学校的,自然不是什么普通角色了。

  “阳阳?”这时,熟悉的声音传来。我浑身一怔,转过脸去,就见裴清雅站在那里,有些意外的望着我。

  不似之前那般清清雅雅的样子,裴清雅今天浓妆艳抹,却并不让人觉得油腻,反而将她精致的五官衬得越发如画师细细雕琢的一般,玲珑的身段被贴身的金色鱼尾长裙勾勒出妖娆的曲线来,长裙上龙飞凤舞的图案将她衬得好像是站在云端,俯瞰众生的女王。

  酷匠2,网?%唯*一d-正Z\版%6,Js其K他都是盗U版X

  她很美,真的很美。这种美足以碾压在场的所有雌性,精心打扮的杨媛媛,在她面前像极了东施效颦的小丑,素素淡淡的徐露在她面前直接从野花变成了野草,唯一能与她比上一比的,只剩下走复古风的刘水,只是论那端庄优雅的气质,刘水却要比从小就在大家豪门里培养熏陶的她逊色一分。

  我看着裴清雅,这一刻我甚至忘了修饰一下自己那赤裸裸的惊艳的目光。裴清雅身边那个阴柔男突然挡住我的视线,上下打量我一眼,问裴清雅:“清雅,这毛头小子就是你那弟弟?”

  我看向阴柔男,四目相对,我能很明显的感觉到他眼底的玩味和敌意,我想他应该也一样。裴清雅浅浅一笑,整个大厅瞬间黯然失色,她点头称是,然后小鸟依人般的抓着阴柔男的胳膊,说:“阳阳,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未婚夫叶云岚,云岚,这是我弟弟王阳。”

  听到“未婚夫”三个字,我瞬间如遭雷击,我忍不住脱口而出道:“未婚夫?你不是说叶家大少是你的弟弟么?怎么短短一个月不见,就成了未婚夫了?”

  我说话的语气中,带着我自己都没法控制的怒气,说完之后才有些懊恼,怕自己这话惹了祸端,让裴清雅在叶云岚那难堪。只是我实在是多想了,裴清雅听罢只是莞尔一笑,说他们上个星期刚订婚。

  叶云岚阴阳怪气的说不好意思,当初清雅可能是太忙了,忘了通知你,所以你不知道也正常。

  一句话,顿时弄的我无比的憋屈。这傻逼不就是在嘲笑我,说裴清雅的眼里压根没我,不然我不可能连他们订婚都不知道么?我失望的看向裴清雅,很想知道她是不是真的不把我放在眼里,竟然连这么大的事都不告诉我。

  裴清雅依旧笑的端庄的天衣无缝,平平淡淡的跟我解释说,知道我刚来上海,学习很忙,所以没有通知我,省的我分心,然后她就问我怎么会来这里,这里可是上海名流聚会的地方。

  我心里顿时万般不是滋味。原来裴清雅根本不知道我的任何事,亏她之前还说她一直都会关注我的,原来都是假的!我冷着脸,答非所问的说幸好我过来了,不然还不知道姐姐竟然也来上海了。

  我故意在“姐姐”两个字上加了重音,裴清雅微微蹙眉,说她原本打算宴会结束再去找我的,而且这次的行程是今天突然决定的。她刚说完,叶云岚就颇为不爽的说了句跟我解释这么详细做什么。

  说完,叶云岚就拉着裴清雅走了,裴清雅内疚的看了我一眼,跟着他离开。只是刚走没几步,一个不长眼睛的服务生突然撞了她一下,一盘子红酒全部洒在了她的身上,叶云岚顿时大怒,抬脚就把那服务生给踹倒在地,问他是不是眼睛瞎了。

  裴清雅拦着他说算了。这时,一个中年男子快步走上来,一边歉意的赔着不是,一边喊来一个女服务生,随即,裴清雅就跟着那女服务生走了。

  等裴清雅走后,我突然察觉到一道目光正盯着我,我朝目光的方向看去,就见刘水嘴角噙笑,半眯起眼睛望着我,我登时如大梦初醒,我都是有女朋友的人了,怎么可以这样吃裴清雅的醋呢?

  只是虽然心里这么想,接下来的时间,我的脑海里却一直闪过裴清雅那惊为天人的样子。这时,一个女服务生走过来,递给我一张纸条,我好奇打开,只见上面用娟秀的笔迹写着一行字:“二楼最左边的房间一会。”

  我心里一颤,裴清雅约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