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识到自己被下套了以后,我一直都在想一个问题,那就是这事儿究竟是谁干的。

  我最先想到的就是刘鑫,只是我们绑架张启东的事情明明没外人知道,难道说……我们这群人里有内奸?

  到了局子里,我被关进候审室,那白白净净的警察一边问问题一边给我做笔录,我死不承认自己杀了张启东,只说他身上的伤,是我俩打架留下来的,至于为啥打架,那是因为我俩赌钱,他输了赖账,还说外面那群兄弟都能替我作证。

  那警察皱眉说:“那些人都是帮凶,你觉得我会相信他们的话吗?还有,张启东的老婆已经证实过,她收到了绑匪的电话,这一百万是她取来送给绑匪的,我还在她的手机里搜到了你那朋友的通话记录。”

  我说谁不见钱眼开啊,那女人死了老公,肯定就想捞一笔咯。我朋友打电话给她,是跟她要张启东欠我们的钱的,何况,一个通话记录有啥用啊,谁能证明我朋友打电话是要的绑架款,而不是催债?

  说完,我看了一眼他脖子上的工作证,说道:“赵庆宇警官,除了这些,你还有什么证据证明是我杀了张启东呢?你别跟我说他是给我踹死的啊,这黑锅我可不背。”

  赵庆宇冷笑着说:“他不是被踹死的,他是被人拿匕首刺死的,而那匕首上只有你的指纹。”

  听到这话,我一愣,拍着桌子说不可能,我压根没用过匕首。赵庆宇冷冷地说:“不要再做无谓的狡辩了。”

  这时,有警察敲门进来,手里还拎着个袋子,我一看,那袋子里放的竟然是我之前一直带在身上的瑞士军刀,这一刻,我犹如五雷轰顶。

  今天在路上,我跟张恒在那聊天,他说记得我有把瑞士军刀很好看,我于是就把瑞士军刀掏出来递给他把玩,后来见他喜欢,我就说送给他了,可我万万没想到,这把刀会出现在这里。

  心里顿时起了一个可怕的念头,那就是背叛我的人是张恒。可是可能吗?明明昨晚他还操起板砖敲了刘鑫的脑袋,大喊着谁也不准动他兄弟,明明他在接过那一百万的时候,眼神里充满了感激,明明他说过,他会追随我的……

  想到这,我猛然一惊,难道说是刘鑫的人对付他,完了拿着那把匕首杀了张启东,然后嫁祸到我的身上来的?一定是这样,一定是这样的!我顿时急了,很想知道张恒的安危,赵庆宇可能还以为我是因为百口莫辩才急的,冷冷的让我从实招来。

  我火了,吼道:“我说了我没杀他,你爱信不信!反正我是不会认罪的!”

  赵庆宇冷着脸说死鸭子嘴硬,然后让人把我关起来。

  我就这么被拘留了起来,坐在地上,我感觉自己真他娘的没用,还说要在这里大干一场呢,还说下午要去见我爸呢,没想到自己刚来,先是给刘鑫揍了一顿,完了又被人设套抓了起来,真是太窝囊了。

  仔细回想一下,我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那就是从我踏进这里的那一刻开始,一张网已经布好了,就等我过来了。撒网的是刘鑫吗?

  我想起刘鑫跟我打架的时候,提到什么老头子,赌约之类的,突然觉得他好像知道很多事情,而我对那些一无所知。俗话说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我这不知彼而知己,如何斗得过他?

  甩了甩脑袋,我不再去想这些,当下最重要的是如何证明我的清白。

  我在拘留所里呆了一天,这期间阿强来找过我,他请了律师,把他保释了出去,他说因为有那把瑞士军刀在,所以没法保释我。

  在知道我把匕首给了张恒以后,他说要去找张恒,然后就一直没有再来。

  直到晚上,阿强和浪子才脸色难看的跑来探监,看他们这幅模样,我心里产生一丝不安,问他们怎么了,是不是张恒出什么事了。

  阿强皱眉说:“王阳,张恒消失了。”

  我怔怔的看着阿强,问他这话是什么意思,他说:“确切的来说,他跑了。”

  我摇摇头,勉强的笑着说:“我还是不明白你的意思。”

  阿强望着我说:“你明白的。”

  我摇摇头,说我不明白。

  阿强叹了口气,看向浪子,让他跟我说。浪子说:“王阳,我们今天调查过了,张恒之前并没有挨过打,他跟刘鑫的关系也并没有你昨晚看到的那么差,他们甚至……还一起去暗夜KTV唱过歌。”

  我浑身一怔,瞪大眼睛望着浪子,他同情的看着我,说张恒昨晚都是装的,为的是获取我的信任,为今天的事情做准备。也就是说,他提起他二伯的时候,就是在引我入套,那一百万,也是他故意塞在我手里的,为的就是坐实我绑架张启东的证据。

  脑袋嗡嗡作响,我感觉浑身的力气都被人给抽走了,我被张恒下了套……怎么可能?就算他之前对我误会很深,他也不至于这么害我啊。我说我不相信,除非是张恒亲口跟我说他背叛了我,否则我绝对不会相信这话的。

  我让他们继续找,我说张恒也许并不是消失了,他只是被刘鑫的人藏起来了,也许他现在还在受折磨呢?阿强叹了口气,给我点了根烟,说:“你不相信我们,应该会相信张恒吧?”

  说着,他将一封信推到我面前,我打开来仔细的读着,只见上面写着:“王阳,当你读起这封信的时候,我应该已经去找我妈了。对不起,我欺骗了你,其实我爸的车祸真的是场意外,我妈也没死,她成了植物人,可医生说她还有醒来的一线希望,我不肯放弃,但我没钱给她治疗,是小姨一直给我妈治疗的,刘鑫表哥在那之后也一直很照顾我,我很感激他们,所以当刘鑫表哥找到我的时候,我没有拒绝他。抱歉,我不配做你的兄弟,你要恨就恨我吧。”

  读完这封信,我瘫坐在椅子上,脑子里反反复复都是这封信的内容。我深深吸了一口气,眼睛涩涩的,我说:“为什么?我究竟做错了什么?”

  阿强说我什么都没做错,要怪只怪这世道太他妈的无情了。我想起从我见到张恒的那一刻,到现在发生的所有事情,心里难过的像被人捅了无数刀,又撒了无数把盐,伤口淹的我止不住的颤抖。

  我心心念念了那么久的好兄弟,即使被关在满是疯子的精神病院,即使被关在见不到第四个人的封闭学校里,我也依然想着他,担心着他,我记得他说的“我们是兄弟”的话,我记得他为了我,毫不犹豫的把匕首插进脖子里的那一幕。

  想着想着,我把头深深地埋下去,眼泪一滴一滴的往下掉,阿强安慰我说:“傻小子,你还太年轻了,就是亲兄弟都有背后插一刀的事儿,何况你们呢?为那种人不值得掉眼泪。”

  我紧紧攥着信,说:“他值得,我比任何人都知道他值得!”

  “你……不怪他?”阿强有些惊讶的看着我。

  L6酷◎匠y.网D首◎/发

  怪他么?他已经为我死过一次了,我欠他一条命,现在他害我,就当是我还他这条命好了。何况,我有什么资格,让他在他妈与我之间选择我这个外人?

  做出背叛我的决定,也许他比我更难受呢?我看着信,上面有很多已经干掉的眼泪,我甚至能够想象得到,张恒是怎么一边哭一边写这封信的。

  我们,只是没有缘分做兄弟而已。

  我让阿强他们走,我想一个人静一静。接下来的两天,我不断被提审,但我一直沉默着,警察拿我没办法,最后干脆不再提审我,一直拘留着我。

  在被拘留的第六天,警察说有人来看我,我以为又是阿强他们,谁知,当我来到探视室时,却看到一个身姿窈窕的女人背对着我站在那。

  听到开门声,她转过脸来,漂亮的好似洋娃娃的五官完美的让人窒息,我看着她,激动的喊道:“漂亮姐姐!”

  裴清雅冲我嫣然一笑,说道:“是我。阳阳,姐姐带你回家。”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自摸三条说:

  这两天有些琐事要忙,欠下的更明后天就补上,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