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不是你后妈。

  一句话犹如银屏炸裂,炸的我整个人都愣住了。我问我爸是不是在开玩笑,他娶了我后妈两年,俩人同一个房间睡了两年,该干的都干过了,现在却告诉我说,她不是我后妈,他这是走肾不走心的意思?

  不知为啥,我有点来气,质问他怎么能这么说呢,后妈要是知道该多伤心,后妈对他多好啊,每晚给他煮宵夜,给他洗衣服,给他端茶倒水的,要不是为了帮我,后妈根本就不会离开他。虽然我也很爱我妈,但后妈在我们家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我爸咋能这么对她呢?

  我爸竟然耸了耸肩,有些揶揄的望着我说 :“你怎么这么激动?我还以为你不喜欢清雅呢,现在看来,你好像很喜欢她,生怕我不给她名分似的。”

  这一刻,我感觉自己那点藏在内心的龌龊小心思,好像一下子被我爸戳破了,我瞬间心虚的涨红了脸,支支吾吾的说我是挺喜欢后妈的,因为她对我们父子俩都很好,我觉得我爸要是不给人名分,就太坏了。

  我爸哈哈大笑着说:“你爸我是那种拔屌无情的人吗?”

  额……这粗糙的话让我瞬间尴尬无比,我懵了很久,憋出一句“像”,我爸没好气的打了一下我的头,说不跟我开玩笑了,还说他之所以说裴清雅是我后妈,不过是找了一个正当理由留她在家而已,还说他压根没碰过她,每天他吃完宵夜就偷偷离开了,也就是说,他那个房间一直都只有我后妈在住。

  难怪我的房间挨着她们房间,我却一点那种动静都听不到,我以前还老寻思呢,我后妈长得这么漂亮,干那事儿时一点声音不出,估计跟个木头似得,再漂亮也没用啊。没想到这里面竟然还藏着这种玄机。

  我心里突然一阵窃喜,不过怕被我爸给看出来,我藏起了这个小心思,问我爸那我后妈到底是啥身份,为啥要住在我家,我爸这时给我扔了一个不亚于炸弹的消息,他说:“其实她是你的童养媳。”

  我瞬间就懵逼了,让我爸再说一遍,我爸说:“她是你的未婚妻。”

  我指了指自己,说:“我?王阳?一个小地方公司总裁的儿子?是京都四大家族之一裴家小姐的未婚妻?爸,你今天是不是发烧了?说啥胡话呢?”

  虽说我的确对后妈藏着难以启齿的心思,但是后妈毕竟大我十岁,怎么可能会是我的未婚妻呢,这两方家长也不可能同意啊,所以我爸一这么说,我就觉得他肯定是在骗我。

  “这件事说来话长,还得从二十多年前开始说起……”我爸一本正经的说,丝毫没有开玩笑的样子,不过我还是想笑,因为我觉得现在的他就跟电视里的说书人似的,好玩的很。

  只是听我爸讲完这件事的来龙去脉,我整个人就懵逼了,唯一清楚的一点就是他是真没骗我,原来我后妈,哦不,裴清雅她真的跟我定过娃娃亲。

  事情是这样的,二十多年前,我爸妈有一天下班回家,看到几个小流氓欺负一个女孩,就把那女孩救下了,我妈看那女孩怀孕了,看起来又很落魄,就把她带回家里照顾,后来女孩跟我爸妈就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就连生孩子都是在我家生的。

  当时我妈说过两年就要小宝宝的,那女孩就跟她约定,说如果她生的是女孩,两家就成为姐妹或者兄弟,如果生的男孩,就做一对夫妻,换句话说就是定了娃娃亲,两人还专门找当时的银匠,打了一对一模一样的银坠子为证。

  这银坠子我还真知道,事实上,在我上初中之前,我脖子上一直都挂着它。那是一个纤细的圆柱体,上面雕刻着一条龙,我妈跟我说是很重要的东西,我当时还想,几十年前银子是宝贝,现在可不值钱了,所以上了初中我就懒得带了。

  |酷#匠》:网^首Ja发7r

  谁知道这银坠子竟然还有这么一层含义?只能说几十年前的人真的忒淳朴了,竟然真的相信一个小小的坠子,能够让人记住几十年前的约定。

  只是,我爸妈的确没看错人,因为裴清雅的妈妈,还真就记得这个约定,而且还把东西给了裴清雅。

  不过我爸也说了,裴清雅过来找他,并不是因为要跟我履行婚约,而是因为厌烦了那个大家族的斗争,特别是他妈得抑郁症死了之后,她恨透了那个家,所以跑出来的。我爸还说本来想安排她住别的地方的,但她害怕,我爸就把她搁我家了,而这引起了她爸的误会,一怒之下就把她逐出了家门,反而让她过了两年安稳日子。

  我说:“这不对啊,就算你要她来我家住,说她是我姐姐不就好了,干嘛要骗我,说她是我后妈呀?”

  我爸瞪了我一眼,说:“你还好意思问我?你以为我不知道你背地里跟刘水的那些龌龊事儿?你这臭小子,小小年纪满脑子就尽是龌龊思想,我要是让你知道清雅是你未婚妻,或者让你喊她‘姐’,你指不定做出啥伤天害理的事呢。”

  被我爸这么一说,我瞬间闹了个大红脸,我说原来他知道我跟刘水的关系啊?

  我爸哼了一声没说话,我忙转移话题,说我怎么会比裴清雅小十岁呢。

  我爸说这都怨他,一心扑在事业上,我妈也一直帮他,结果怀了两次孕都因为太累流产了,后来调养了好一段时间才有的我。说完还剜了我一眼,说:“要不然也不会生出你这个混账东西。”

  吐了吐舌头,我说:“我咋啦,我不就喜欢上一个比我大的女人吗?我又没伤天害理。不过那定亲的事儿过去那么久了,应该不作数了吧?”说到这,我还有点失望呢。

  我爸取笑我说:“怎么?小子,你怕清雅看不上你?老实说,我也觉得你配不上她。”

  靠,是亲爹吗?

  不过,就算配得上裴清雅又怎样?我已经有刘水了,就算对她有点动心,也无法舍弃刘水,所以我俩注定是没有缘分的。

  我爸说该说的他都说了,现在我清楚了吧?我点了点头,我爸拍拍我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阳阳,加油,清雅在等你去找她,爸爸希望你能带她走出那片牢笼。永远不要忘了,她是为了你才回去的。”

  这最后一句话,就像是一块大石头压在我的心上,我攥着拳头,重重点了点头:我爸说的没错,裴清雅是为了我回去的,而我一定会遵守承诺,去找她,把她带出来!为了我俩的约定,我也不能死,不能有事,所以,我必须斗赢刘鑫。

  可是,我该怎么办呢?

  我爸这时跟我说他还有事,得去一趟公司。等他走后,我就坐在沙发上想主意,让那个我万万没想到的是,我的主意还没想到,刘鑫却先我一步下手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自摸三条说:

  五更完,三条要累死了,明天十点那更可能改成十二点,各位不好意思。还有,这就是本小说,而且还是本铺开会很大的小说,所以有的书友喜欢看真实一点的,可能不符合你的胃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