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到刘雯雯的电话,是在凌晨六点,因为张恒没有醒来,我的心情很沉重,加上这个电话,我顿时有种窒息的感觉。

  还没解决掉刘鑫,又来了个刘雯雯,我真怀疑自己是不是跟姓刘的天生克。我站在病房外,隔着窗户看着依靠呼吸机呼吸的张恒,我攥了攥拳头,心说你一定要醒过来,我们还要一起披巾斩棘往前走呢。

  这时,张恒的眼皮子动了动,随即,他缓缓睁开了眼睛。在病房里的张叔瞬间激动的喊了起来,我和许凡对视一眼,激动的都要蹦起来了。

  医生和护士很快来到病房,我虽然想进去,但因为张恒的情况还不稳定,医生并不允许,所以我只能焦急的在那等消息。

  终于,医生说张恒已经度过了危险期,还允许我和许凡进去探视,我俩高兴的不行,赶紧进去了,张叔拉着张婶走了,让我们好好说会儿话。

  我坐到张恒的身边,内疚的说:“恒子,对不起,都是因为我,否则你也不会受伤了。”

  张恒冲我摇摇头,虚弱的说:“我……没事,你肩膀……怎么样?”

  都这时候了,他还在担心我,我忍不住一下子哭了,张恒很心急的看着我,许凡忙解释说我不是因为难受哭的,是因为他太关心我,感动的,张恒笑了笑,说:“都是兄弟。”

  一句话,让我的心跟塞了一团炭似的暖。

  我说我没事,让他不用担心我,好好养伤,好好恢复,到时候我们一起回学校,揍死那群欺负过我们的人,张恒咧嘴一笑,说好。

  我让他别说话了,多休息,他点了点头,我跟许凡于是离开了。出病房以后,许凡问我现在有什么打算,我说我准备先回去找我爸一趟,跟他确定一件事情,然后才能跟刘鑫算账。

  许凡说:“也行。对了,有件事我觉得很奇怪,你不是说昨晚很多人拍下了你那朋友在花仙子打人闹事的视频么?网上怎么一个没有?帖子我倒是翻到一个,但刚点开就显示帖子已经被删除,我怀疑有人在背后帮你解决这件事。”

  我说浪子昨天有给一个神秘人打电话,完了跟我说不用担心会有人在网上搞这件事,那个解决这件事的,极有可能就是这个神秘人。

  说完我就把刘鑫给我打电话的事给说了,还说我怀疑浪子并不是他爸的人,而是我爸的人。许凡却提出,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以我爸跟我现在的关系,他是不会隐瞒这些的,所以他觉得浪子的主人另有其人。

  我说我们光在这猜也没用,我先去问问我爸,不行再问问丁叔和浪子,说完我就急匆匆的走了。

  回到家,我发现我爸并不在家,寻思他可能连夜忙工作的,于是又去了公司,进去之后,我就发现每个职员看我的眼神都怪怪的,等我开门进总裁室以后,竟然看到赵祥正坐在我爸的办公桌前,一脸的春风得意。

  Y酷匠W;网EP唯◎一{/正版rM,V其$%他eY都,L是1盗版

  见我进来,赵祥一下子从椅子上站起来,有些慌张的问我怎么一大早就过来了。我奇怪的看着他,说我找我爸,问他我爸去哪里了,他说:“你爸啊……唉!王阳,我跟你说,你爸他因为受贿,被抓进局子里去了。”

  听到这句话,我的脑袋“轰”的一声炸开了,我目瞪口呆的看着赵祥,他唉声叹气的说:“你说你爸他也真是的,他做这事儿多么有损我们公司的名誉啊,我们公司的股票因为他都跌了好几个点了,要不是你赵叔我力挽狂澜,我们公司还不知道啥样呢。”

  我听不进去他的话,转身就冲出了公司,打车去了公安局,我不相信我爸会被抓进去,这毫无预兆,我难以接受!

  现在警局还没上班,我只好在门口等,没想到竟然等到我爸从局子里出来。一天不见,他看起来苍老了很多,也憔悴了很多,以前他总是把胡子刮得干干净净的,现在却胡子拉碴的。

  我心里难受极了,走过去喊了声“爸”。我爸原本低着头走路的,猛地听到我的声音,不由怔了一下,然后抬头看着我,目光瞬间落在我的肩膀上,问我怎么了,衣服上怎么会有血?

  我现在哪里还有心情说我的事,我问他到底咋回事,赵祥说他被抓起来了。我爸冷着脸说:“那个赵祥,亏老子待他不薄,没想到他竟然连同外人一起坑我!这次要不是我关系够硬,真得中了他的招,被关进局子里去。”

  听说他是被赵叔弄进去的,我顿时无比愤怒,我知道我爸最讲义气,赵叔是他的拜把子兄弟,他对这个‘弟弟’可是照顾的很,他的股份,有一部分是我爸直接送他的,没想到到头来他却坑我爸。

  这时,我想起在我爸公司看到的那一幕,也就明白过来,我说人心不足蛇吞象,赵祥这是要把我爸赶下去,自己做总裁的节奏。

  我爸冷冷一笑,不屑的说:“不过是被人利用的一枚可怜棋子而已,公司……呵呵,公司是保不住的,所以就是把我送进监狱,他也得不到那个位置,而且,他只能陪我坐牢。”

  听到这话,我心里一紧,问我爸这话啥意思,赵祥被谁利用了,谁要对付我们家公司,我爸摆摆手说这事儿我不需要知道,我只要养好身体就好了。

  我知道他是驴脾气,不肯说的话就什么都不会说,就不再多问,何况看我爸这样子,事情应该已经解决了,不需要太担心。我说:“爸,我闯祸了,闯大祸了。”

  大概是我的表情太严肃了,我爸皱着眉头,让我说。我于是把我跟刘鑫之间的矛盾,以及发生的一系列事情全告诉我爸了,这期间我爸一直沉着脸听着,等我说完之后,就问他浪子是不是他的人,他摇摇头,皱眉说:“不是。”

  看来许凡猜的是对的,我说那我去问问丁叔,我爸却摇头说没用的,我问了他也不会说的,还说真没想到,他还是漏算了一个人。我有些不明白他的话,他拍拍我没受伤的肩膀说:“我知道那个浪子是谁的人,你想做什么,大胆的去做,不要怕连累爸爸,更不要怕使唤那个浪子,你放心,他是不会不服从你的话的。”

  说完,他就拉着我说一起去吃个早饭,我问他到底是什么意思,他却死活都不肯说了。老实说,我到现在才发现,我爸藏了很多秘密,或者说,我身边的很多人都藏着秘密。

  跟我爸吃过早饭后,他让我跟他回一趟家,然后从屋里翻出了一枚戒指。这枚戒指跟他手上的戒指一样,所以我一眼就看出来是我妈的婚戒,说白了,这是我妈的遗物。

  我爸将戒指放在盒子里,郑重其事的交给我,说:“阳阳,这是爸最珍视的东西了,你一定要好好放好了。”

  我捧着戒指,心里产生一种不祥的预感,我问他为啥不自己保留着,他笑了笑没说话,而是在房间里来回踱步,眼底满满都是眷恋,过了好一会儿,他说:“我有很多套房产,但我一直都只喜欢呆在这里,因为这是我跟你妈共同努力,买下的第一套房子。没有她,就没有现在的我,她啊……是被活活累死得。”说完,他闭上眼睛,眉头紧皱,看起来很痛苦。

  提起我妈,我的心情也很压抑,记忆里的她温柔恬静,偶尔却又俏皮可爱,对我像妈妈,又像朋友,我从没想过她会突然得了癌症离开。

  我爸这时突然望着我说:“我这辈子,唯一爱过的就是你妈!”

  我一愣,脱口而出道:“那我后妈呢?”想起后妈的一颦一笑,我竟然有点心疼她。

  我爸这时却叹了口气说:“她不是你后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