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凉的匕首贴着我的大动脉,让我浑身一紧,张恒脸色一白,望着我身后,喊了声“表哥”。

  刘鑫?我转过脸去,结果看到一道很深的刀疤,原来来的不是刘鑫,而是马杰。马杰好像刚从医院出来,还穿着病号服,胡子拉碴的,看样子他知道了花仙子的事儿,就立刻从医院出来找我了。

  四目相对,我看到马杰的眼睛里带着让人脊背发寒的杀机。他怒瞪着我,说:“你敢对付我表弟,我弄死你!”我只觉得脖子那里好像被划破了,火辣辣的刺痛着。

  张恒忙让他住手,说如果他伤了我,自己就要跟他彻底决裂了。

  马杰看着张恒,说我是他们的仇人,问张恒怎么能跟我在一起,这太让他失望了,还说今天不是我死就是他活,他是不会放过我的。

  眼见着我的大动脉就要被割破了,张恒突然从口袋里掏出一把小刀对准了自己的脖子,激动的说如果马杰敢伤我,那么他就死给他看!

  看到红着眼睛大声嘶吼的张恒,我顿时觉得鼻子一酸,眼睛也有点发热,我没想到,张恒为了我会做到这一步。

  马杰惊讶的看着张恒,问他是不是疯了,竟然为了我这种垃圾卖命,还因此跟刘鑫决裂,问他值得么?

  张恒说:“王阳值不值得我付出,我比任何人都清楚。表哥,刘鑫表哥他能不顾亲情,让他的手下任意欺凌辱骂我,就也能这么对你,听我一句劝,不要再为他卖命了,他才是那个不值得我们付出真心的人。”

  张恒是真的蓓刘鑫给伤透了,才说出这种话。

  马杰却不领情,他恨恨的看着我,问我是不是抓了张恒什么把柄,控制了他,我觉得这丫真的是电视剧看多了,我说:“张恒说的都是真的,他也是为你好,刘鑫的确不值得你真诚对待,他对所谓的兄弟,只有利用和控制而已。”

  不等我说完,马杰就把匕首插进了我的肩膀,我顿时疼的冷汗直冒,但还是咬紧牙关没有喊出声,他让我闭嘴,说不然下次匕首就不是插在肩膀上了。

  张恒怒了,喊道:“马杰!”

  马杰瞪着他,说:“很好,很好,为了这傻逼,你连‘表哥’都不叫了,果然就像刘鑫表弟说的那样,你彻底的背叛了我们。既然你眼里都没有我了,我还顾及什么。”说完他就将匕首从我肩膀里拔出来,对准我的脖子就刺下去。

  我提心吊胆的不行,以为自己这次真要挂了,可没想到的是,张恒先他一步的将匕首插进了自己的脖子里。这一刻,我的脑袋炸了,顾不得那即将刺入我大动脉的匕首,我大喊一声“恒子”,就拼命的朝他扑了过去。

  张恒倒在电脑桌上,满脸鲜血的望着马杰,说:“放开我兄弟……”

  马杰手中的匕首“哐当”一下掉在地上,我哭着把张恒抱起来,喊道:“许凡,叫救护车啊!”可没想到的是,一抬头才发现许凡不见了。

  马杰冲过来,一把把我给推开了,然后抱起张恒就朝楼下冲去,我也赶紧跟上去,到楼梯口时,许凡回来了,身后还跟着几个警察,看到我们,他立刻指着马杰说:“就是他,持刀行凶!”可说完他就愣了,喊了声“张恒”,也冲了过来。

  原来许凡刚才偷偷跑去报警了,可惜太晚了……

  看着依旧在汩汩冒着鲜血的张恒,我只觉得双脚发软,我瘫坐在地上,眼泪不受控制的往下掉,满脑子想的都是完了,完了,没救了,恒子……他会死的!

  两个警察上来就把马杰给按住了,张恒也因此倒在楼梯口,许凡一边打电话叫救护车,一边喊张恒的名字。

  ……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到医院的,满脑子都是张恒将匕首刺进脖子里的情形,心里涌出无限的懊恼和恨意。如果当时我能勇敢一点,哪怕是受点伤,也不至于让张恒受这么重的伤。

  到了医院,张恒被推进了急救室,而我坐在长椅上发呆。许凡让我去看看肩膀上的伤,我摇摇头,依旧坐在那里发呆,他有些恼了,说:“王阳,张恒受伤是为了谁?”

  我浑身一怔,喃喃道:“是因为我。”

  “是啊,他是为了你,他是想要保护你,不让你受伤,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你对得起他的良苦用心吗?”许凡生气的说完,直接把我从长椅上拉起来,说:“走,我带你去处理伤口。”

  许凡的话就像一记重锤,狠狠地打在我的心上,我说他说得对,我这就去,他不能过去,他得在这等张恒的父母过来,等医生通知张恒的情况。

  许凡只好让我自己过去。

  我浑浑噩噩的去找医生,等处理好身上的伤口后,我就给刘水打了个电话。当听到刘水的声音时,我压抑了很久的情绪彻底爆发了,对着手机,我很没出息的哭了出来。

  刘水柔声道:“阳阳,怎么了?你怎么哭了?”

  我咬着手,想止住眼泪,可一想到张恒的样子,我就怎么都忍不住,刘水问我在哪,说她这就来找我,我哽咽的说:“我在医院,恒子……恒子出事了。”

  刘水让我等她,就挂了电话。

  很快,刘水过来了,看到我肩膀上的伤,她目光一凝,紧张的问我怎么样了,我紧紧把她抱进怀里,好像只有这样我才能感觉暖和一点。

  刘水轻轻拍着我的后背,柔声说:“难受就哭吧,哭出来就舒服多了。”

  她温柔的声音让我瞬间安心了很多,我毫无顾忌的开始放声大哭,而她一直温柔的拍打着我的后背,不断的重复着一句话,那就是:“乖,没事的。”

  我也不知道哭了多久,直到累了,我才絮絮叨叨的跟她说了今晚发生的事。

  刘水轻轻替我擦泪,她的手那样的温柔细腻,她的眼神那样的温柔,这一刻,我难过,却也觉得幸福,我绝望,却也充满希望。我感觉自己就像个被刘水保护起来的小女生,而她却是能为我撑伞的存在。

  这一刻,有她在,真好。

  刘水紧紧握着我的手,说:“我知道你很难过,但这绝对不是你的错,不要太自责了,好吗?”

  我难受的说不出话来,刘水继续安慰我说:“张恒他肯定会没事的,你放心。”

  “可是现在手术都那么久了,他还是没有消息。”我紧张的说,“他,真的还有救吗?”

  lr酷匠=…网5'首Z$发

  刘水说肯定有救,而且现在手术根本没有进行多久,只是我太紧张了才觉得久而已。说完她还给我看了下时间,我这才发现其实过了不过三个小时,可是,这一个小时对我而言就像是三年那么漫长。

  我想去抢救室外等情况,可我又害怕到了那里,医生会突然出来,告诉我一个坏消息。正当我犹豫不决的时候,许凡突然给我打来电话,我发抖的手按下接听键,就听到许凡语气惊喜的说:“张恒被转到重症病房去了。”

  我听了之后,立刻冲上顶楼的重症病房,许凡正站在门口,除了他之外,还有一个中年男子,他和张恒长得很像,一脸的愁容,他旁边则站着一个不停抹眼泪的女人,我顿时知道他们就是张恒的父母。

  我走过去,说:“叔叔,阿姨,对不起……”

  张恒他妈狠狠地剜了我一眼,转过头去不理我,他爸却冲我和蔼的笑了笑说:“你就是王阳吧?我常听恒子提起你,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我知道他不会怪你的,所以你也不要太自责。”

  原本我已经整理好情绪了,可张恒爸爸的一句话让我再次没出息的哭了出来,我说:“叔叔你放心,从此以后,我王阳这条命就是恒子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自摸三条说:

  还有一更加更在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