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燕妮问我是不是不想她来,我忙说怎么会,问她怎么会这么想呢。

  李燕妮努了努嘴,说:“你不用骗我了,我知道每次我来你都紧张的不行,生怕你那女朋友知道会误会。”

  心思都被她猜透了,我有点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说:“我的确是怕刘水误会,但完全没有不想你来的意思。就是……就是……”想了想,我硬着头皮说:“李燕妮,我跟你直说了吧,我很喜欢刘水,没想过交别的女朋友,所以你……”

  偷偷看了一眼李燕妮,我发现她涨红了脸,不等我说完,她突然站起来,瞪着我说:“谁跟你说我喜欢你的啊?我只是因为觉得是自己连累了你,心怀内疚,所以才天天给你煮粥的好吗?我长得那么漂亮,学习又好,怎么可能会喜欢你个一无是处的家伙?怎么可能想当小三啊。还有,你个变态,喜欢比自己大那么多的女人,我要是喜欢你,我也是变态!”

  说完她就转身跑了,连保温盒都没带走。看着被重重甩上的门,我彻底凌乱了,这丫头看起来文静如春水,发起脾气来凶的不行,而且嘴巴也特毒,真是叫我刮目相看。

  我朝窗外看了看,不知道什么时候起风了,后面还可能下雨,我有点担心她,就立刻给张恒打了个电话,幸好张恒走的并不远,跟我说他会把李燕妮给送回家,我这才放心。

  这时,刘水来了,一进来她就把门上了锁,又把窗帘给拉了下来,然后走过来冲我笑了笑,看了看我手中的南瓜粥,说:“怎么?今天那小姑娘又给你准备爱心晚餐了?”

  我忙说:“你别误会啊,她说了,她对我没别的意思,给我熬粥纯属是因为觉得内疚,觉得我这样都是她害的。”

  刘水咯咯娇笑着,眼里带着几分戏谑。我把粥放下,冲她招招手,她走过来抱住我,我闻着她身上的香味,说:“我都跟李燕妮说了,我的心里只有你。就算她对我真的有什么意思,应该也不会再打什么主意了。”

  刘水低头看着我,我冲她笑了笑,她情意绵绵的喊了我一声,然后低下头主动吻上我,以前她只会蜻蜓点水的亲一下我,这次她却主动用舌头轻轻舔我的嘴唇,把我挑逗的不行。我直接把她抱到我的大腿上,跟她来了个深情绵长的拥吻,直到她的脸嫣红嫣红的,喘不过气来,我才依依不舍的把她放开。

  捏了捏她那饱满挺翘的屁股,我说:“早知道拒绝李燕妮,会让你这么主动,我早就这么做了。”

  刘水搂着我的脖子,将头靠在我的肩膀上,呼出的热气直往我脖子上喷,痒痒的,撩拨着我的心,她说:“阳阳,其实李燕妮比我更适合你。”

  &!酷?匠)m网Y#首W“发ED

  我以为她故意这么说的,想考验我,忙说在我眼里,只有她最适合我。

  刘水没再说话,我也不舍得破坏这份安然,就这么一直跟她抱在一起,直到外面传来开门声,我俩才松开。

  因为刘水把门锁上了,从外面打不开,所以很快外面就传来了敲门声,同时,我爸问我锁门干嘛。我和刘水对视一眼,她立刻从我身上下来,一溜烟躲进了衣橱里,同时,我飞快的把身上的衣服脱了,一边换病号服,一边给我爸说我在换衣服。

  等我换好了衣服,刘水也已经躲好了,我这才给我爸开门。

  一开门,一股浓重的酒气扑面而来,我爸看起来醉醺醺的,我问他怎么喝了这么多酒,我爸说今晚跟几个老朋友聚了一下,然后摇摇晃晃的走进病房,看到床上我的衣服,问我今天去看会所了吗?

  看来丁叔已经把这事儿告诉我爸了,我点头说去看过了,问我爸在里面投资了多少。我爸坐下来,伸出三根手指头,我有些心疼,说这也忒多了。我爸摇摇头说:“多吗?不多,儿子,这是老爸唯一能给你的钱了,你可要好好的经营那个会所。”

  我寻思我家的钱可不止这些啊,我爸是不是喝醉了逗我呢,或者是为了激励我,让我自食其力呢。

  想到这,我点点头,笑嘻嘻的说我知道了,我一定好好的把会所经营成我们这生意最红火的娱乐场所,还跟我爸说让他多带点朋友去光顾光顾。

  我爸点头应下,然后在房间里闻了闻,问我怎么会有女人的香水味。

  靠,我爸可真是狗鼻子,刘水的香水味道很淡,不仔细闻压根闻不到,没想到我爸都醉成这样了,竟然还能闻出来。

  此时我爸目光火辣辣的盯着我,我忙说:“哦,刚才我同学过来了,你不是见过么,就是那个李燕妮,她今天身上涂了点香水。”

  “你那个女同学对你好像蛮关心的,天天过来。”我爸看了一眼床头柜上的保温盒,说道。

  我说朋友之间的关心,很正常。我爸扯了个笑,说他看那小妮子对我有点意思,还说李燕妮这丫头虽然不错,但跟我不是一路的,让我别耽误人家。然后说时间不早了,让我睡吧,他就是来看看我,这就回去。

  没想到我爸都喝醉了,还专门跑过来看我,看来我后妈之前说的都是真的,我爸脾气不好,但其实很爱我,这一点自从我住院那天开始,体现的淋漓尽致。

  我让我爸路上小心点,他点了点头,突然又说:“你好好学习,不要想别的,清雅她可不希望你想别的。”

  我一愣,半响才反应过来,清雅是我后妈的名字。只是我爸怎么好端端的提起我后妈来了,后妈可是很开明的,我要真谈恋爱了,她才不会说我呢。

  不等我说话,我爸就离开了病房。身后传来“吱嘎”一声,我跑去把门锁了,回头就看到刘水从衣橱里出来,我笑着走过去抱着她,说委屈她了,现在让她先躲一阵子,等我上大学了,有能耐了,就把她带回家,正式把她介绍给我爸,这一次,我不会给我爸阻止我俩的机会。

  刘水闭上眼睛,轻轻“嗯”了一声,这一刻,我感觉她好像变成了一个小鸟依人的小女人,让我倍感安慰。

  我问她今晚要不要留下来陪我,我这是高级病房,有两张床,一张床是用来让家属陪护的,不过我好的差不多了之后,我爸就回家住了,说是随时可能有事,住这里怕打扰我,我就寻思让刘水过来,结果她最近也忙的不行,搞的我寂寞的很。

  这一次,刘水又摇头拒绝了,她说手头上还有事要忙,我郁闷的说:“你这都忙了大半个月了,怎么还没忙完?你该不会是怕我对你做啥坏事才不愿留下来陪我的吧。”

  刘水娇笑着说:“当然不是了,我相信你的人品,只是我是真的很忙,等我忙完了这阵子,就一直陪着你,好不好?”

  我敏感的捕捉到这话里的信息,说:“那蒋雯雯回来以后呢?”

  刘水横了我一眼,我叹了口气,说看来她陪我的时间,也只限于蒋雯雯不在的时间了。刘水笑眯眯的捏着我的鼻子,说这样偷情的感觉不是很好么?

  以前我觉得刺激,可现在我不那么觉得了,我觉得爱一个人,那个人也爱你的话,就应该给她正名,就应该让她堂堂正正的站在自己的身边。

  好像知道我在想什么,刘水轻笑着说:“如果你想我正大光明的留在你的身边,就加油强大起来吧。”

  我重重的点了点头,说那是一定的,我已经在努力了。

  刘水亲了亲我,让我加油,然后就离开了。

  第二天,浪子给我打来电话,说刘鑫约他出去喝个茶,问我要不要去。没想到这种小事他都征求我的意见,这让我受宠若惊,我说他如果觉得有必要就去,如果觉得麻烦就算了。没想到浪子直接说:“麻烦,不去。”

  当天晚上,浪子给我发来短信,说偶来酒吧和风云酒吧都决定把看场权交给他们,他已经分了一批人去了那两个酒吧,同时,刘鑫已经知道他们是这个会所的了,相信很快刘鑫就会行动。

  收到这条短信之后,我有些失望,原本以为刘鑫今天就会动手呢,没想到他现在还处于观望状态。

  出乎我意料的是,接下来的几天,刘鑫依然没有任何动作,这期间,李燕妮也没来看过我,估计是生气了,刘水和我爸也是忙的天天不见个人影,张恒说他失恋了,要疗伤,天天拉着许凡去看电影,我感觉生活一下子变得很无趣,果然人一旦习惯了陪伴,就再也忍受不了孤独。

  就在我以为刘鑫是怂了,不敢招惹浪子他们时,会所却出事了。

  这是会所准备营业的前一天晚上,当时风云酒吧的老板以庆祝会所明天营业为由,请浪子他们所有人去酒吧玩。

  浪子留下两个兄弟看会所,然后就带着一群人去酒吧玩了,结果回来之后,这两位兄弟重伤,昏迷不醒,整个会所被砸的不像个样子,会所的摄像头,乃至整条路上的监控全部被人敲掉了,询问四周店铺,没有一个人敢说看到了什么,发生了什么。

  当天,浪子收到一条匿名短信,短信的内容是这样的:“今晚的礼物还满意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自摸三条说:

感谢诸位朋友的打赏,我会单独感谢并找机会给你们加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