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那头的丁叔沉默片刻,问我需要啥帮助,我说我希望他能尽快把这边的酒吧给开出来,同时,我想拿出五十万投资。

  五十万是我后妈留给我的,我从没想过要把这笔钱拿出来,但今天,我不得不把它拿出来,因为我不想简单的依附于丁叔,我想有话语权。

  丁叔笑了笑,说:“看来你爸还没告诉你吧,这酒吧就是我跟他合资开的,投资人就是以你的名义,所以,你不用担心自己不是老板就怎么样,你就是第二个老板。”

  我有些惊讶的问他真的假的,可我爸一句话也没给我透露,丁叔说当然是真的,还说事情他都听我爸说了,前天他就已经盘好了一个最好的地段,准备在那里开一家包揽各种游乐的大型会所,地下一层做成KTV,一楼做成酒吧,二楼做成茶餐厅,三楼做成足疗店,四楼则是酒店。

  听他这么说,我说这投资应该不小吧,他哈哈笑了笑,说是的,我那五十万连装修费都不够。我顿时觉得自己有点太不自量力了,讪讪的没有说话。

  丁叔让我好好养伤,还说等好了,让我去看一下,他准备以最快的速度装修好,然后,他给了我一个号码,让我有事直接打这个电话,哪怕是要人命的事儿,他也能给我解决掉。

  没想到丁叔竟然给我介绍了这么个‘危险人物’,我觉得我还是暂时别动用这家伙了。见我不说话,他说:“王阳,你放心吧,这个人绝对值得信任。好了,我还有事,就不跟你说了。”

  我说:“好,丁叔您忙。”

  挂了电话,我躺在床上久久不能平静,脑子里全部都是如何将刘鑫给扳倒的想法,同时我也有些犹豫,不知道该不该把和丁叔合开会所的事情告诉许凡。许凡很讨丁叔,我怕他因此也排斥我,想了想,我决定暂时先不跟他说。

  一直等到深夜,我也没等到刘水来,寻思她之前估计是逗我的,故意让李燕妮以为我俩已经进展到那一步了,所以也就没再等,直接睡下了。迷迷糊糊中,我感觉有人在给我盖被子,还以为是刘水来了呢,睁开眼才发现是我爸。

  我爸并不知道我醒了,他仔细的给我掖好被角之后就出去了,我这时才发现,他的背影依旧和以前一样宽阔,他依旧是我那个能为我遮风挡雨的爸爸。

  接下来的几天过得索然无味,每天无非就是听张恒和许凡吹吹牛逼,看看李燕妮养养眼,偶尔刘彩梅会过来。除此之外,唯一让我期待的也就是跟刘水见面的那点时间了。

  因为我爸最近在医院里的时间比较久,刘水每次来的时间都很短,好在她总会给我发福利,要么就亲亲我,要么就给我摸摸,不过点到即止。这感觉,让我仿佛回到了两年前,说不出的刺激和满足。

  转眼就过了大半个月,我早就能下床走路了,但我爸不准我下床,所以我一直憋着没下来。直到今天下午,丁叔给我打了个电话,告诉我说会所已经装修完毕,问我要不要过去看看。

  这么大的会所,只用了半个月的时间就装修好了,这速度也太快了,我估摸着得好几百人一起在那装修,这也说明了丁叔迫不及待的想把他的势力扎根于此,想必他是想早点让我跟他的势力接触,快点成长起来,这样就能够保护许凡不被欺负了吧。

  虽然他护娇妻打前妻的行为让我不耻,但不得不说他对许凡的这份心意,还是很让人感动的。我说我半个小时后就到,丁叔让我直接打上次给我的那个电话。

  很快我就打车到了会所那里。隔着窗户往外望,只见四层楼高的会所金碧辉煌的,看起来非常的奢华。我下车以后,拨通了那个号码,没多久,手机里传来一个冰冷的声音:“哪位?”

  我说:“你好,我是王阳,是丁叔让我打电话过来的。”

  那人说:“小老板?你好。”

  没想到他竟然知道我,还称呼我为‘小老板’,这不由让我受宠若惊,我说我在外面,他让我等等,然后就挂断了电话。一分钟不到,从会所里走出一个男人,这个男人个头跟我差不多高,留着干净利落的板寸,一张轮廓分明的脸看起来很清秀,浑身上下却散发着不符合年龄的老成。

  他走过来,问我是不是王阳,我点了点头,他说:“小老板,跟我来。”

  我跟着他往会所走,问他叫啥,他让我喊他浪子就成。

  进入地下一层,刚进去我就听到一阵鬼哭狼嚎的唱歌声,我说不是还没营业吗?浪子说兄弟们在试音,然后,他拿出对讲机,让所有人来前台集合。

  很快,黑压压一片人站在了我面前,我粗略数了下竟然有几十个人,我说:“你们都是丁叔的人吗?”

  浪子点了点头,给我介绍了每一层的负责人,除了他之外,其他人好像都没这么严肃,嘻嘻哈哈的,看起来跟小混混没啥两样。

  简单认识了他们之后,我让浪子带出四处看看。转了一圈之后,我心里挺激动的,因为我觉得以这里的装修,环境,还有设施,生意肯定好的没话说。我问浪子准备啥时候开业,他说一个星期之后试营业,问我要不要来参加开业大典。我说算了,我不想让外人知道这个会所有我的一份。

  踌躇片刻,我说:“浪子,我有个不情之请。”

  浪子酷酷的吐出一个字:“说。”

  我说:“我想让你带着你那群兄弟,帮我砸两个场子。”

  fX酷匠网M唯N7一?正R@版2,;n其。他都\是&E盗版、。

  原以为浪子会犹豫,没想到他丝毫没有迟疑的问我哪两个场子,一看就知道丁叔交代过他了。我说:“偶来酒吧,还有风云酒吧,这两个酒吧的看场子的,是我仇家的手下,我希望你们把这些人赶出去,拿下这两个酒吧的看场权。我调查过了,这两家酒吧虽然规模不大,但是生意非常的好,老板给的看场费也很高,不会亏待了你们。”

  说着,我紧张的看向浪子,生怕他会拒绝。这是我扳倒刘鑫的第一步计划,如果浪子拒绝了,那么我的计划将没法完成。

  浪子点了点头,说:“没问题。”

  看到浪子这么爽快,我都想高呼万岁了,我说谢谢,浪子说是应该的,然后就带我返回了地下一层,问我还有没有什么需要交代的。我看了下时间,说:“正好到饭点了,我请大家去秦淮人家吃晚饭。”

  众人立刻振臂一呼,说好啊。

  带着大家伙去秦淮人家胡吃海喝了一顿之后,我说我要回医院了,浪子说:“今晚我们就去那两个酒吧,你要不要跟去看看?”

  我说踩点的话我就不去了,浪子将擦过嘴的纸巾往桌子上一拍,霸气侧漏的说:“那种小地方,还不值得我们踩点。”

  说完,他就站起来说:“兄弟们,跟我走。”

  众人立刻跟上他,看到这一幕,我兴奋的不行,虽然身上的伤已经开始痛了,但我还是跟他们去了偶来酒吧。

  偶来酒吧刚刚营业半个小时,但已经爆满了,浪子让我躲在一边看,然后他直接找人问了句哪个是看场子的。很快,一个一脸横肉的男人带着一群人走过来,问浪子想干嘛,浪子冷冷地说:“从今天起,这里看场子的人,是我。”

  那个男人顿时沉下脸,说道:“小逼养的,你是哪里来的垃圾?也不……”他话还没说完,已经被浪子身后一个小黑子给干翻在地了。

  那群看场子骂了句“草”,直接就跟浪子的人干了起来,客人们瞬间惊慌逃窜,只有一点胆大的还站的远远的看戏。

  原以为这场打斗会持续很久,没想到的是,不到五分钟的时间,那群人就被浪子的人给制服了,而浪子压根连出手都没出手,只是摆着一张不可一世的脸,说:“明天晚上,如果你不交出这里的看场权,我会卸掉你一条胳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