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4动心

  一想到刘水和李燕妮在争风吃醋,我就有些懵逼。在我看来,她俩压根没有争的理由,李燕妮又不喜欢我,她跟刘水争个啥?

  看着李燕妮那红扑扑的小脸蛋,水汪汪的大眼睛,惹人怜的样子,我不由琢磨起来,这丫头该不会是喜欢上我了吧?现在想想,如果对我没点意思,那天在酒吧,她也不会做到那一步了。

  这个想法让我有些头疼,我可不想拈花惹草的,惹刘水不痛快。正想着,刘水问我怎么不说话,李燕妮也很受伤的看着我,说是不是不想喝粥,我不知道该说啥。张恒这时走过来说:“突然想起来我今晚还没吃饭呢,刘水姐,燕妮,你俩能分点饭菜给我吃吗?”说完还问许凡吃没吃,许凡摇摇头,说没吃。

  不等刘水两人反应过来,我忙说:“哎呀,你俩不早说,作为兄弟,我怎么也不能吃独食,来来来,跟我一起吃。”

  张恒走过来,我冲他投来一个感激的延伸,他冲我笑了笑,我们极有默契的开始吃东西。这时,刘水接了个电话,脸色微微变了变,我问她是不是出啥事儿了,她挂了电话,冲我笑了笑,说突然有份工作急着做,她先走了。

  我让她路上小心点,她走过来,突然亲了亲我的嘴,摸摸我的头,暧昧的说:“等夜深人静的时候,我来看你。”说完她就扭着水蛇腰离开了。

  如果只有我俩在的话,这话能让我兴奋的硬起来,但现在有三个围观群众,我忍不住红了脸,张恒和许凡装没听到,依旧低着头猛吃,李燕妮咬着唇说:“既然你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

  我说好,她恨恨的瞪了我一眼,跺了跺脚就走了。

  哎?生气了?看着甩门而去的李燕妮,我说以前咋没发现这丫头脾气这么大呀,张恒白了我一眼,说:“你说你情商这么低,怎么还这么有女人缘啊?”

  我有些不明所以的看着他,他郁闷的说人李燕妮压根就不想走,只是这么一说,谁知道我留她都没留。我郁闷的说女孩的心思真他妈难猜,我又不会读心术,我哪知道这么多。

  张恒叹了口气说:“谁说不是呢,李燕妮前几天还喜欢我表哥呢,一眨眼就移情别恋,喜欢你了。”

  提到刘鑫,原本的好心情一下都没了,张恒也发现自己说错话了,拍了自己一巴掌,说好端端的提他干嘛。我看着张恒和许凡,虽然他俩没说啥,但我看得出来,他俩的脸上是旧伤添新伤,压根就没断过。

  我心一沉,问他俩最近在学校的日子是不是不大好过。

  张恒故作轻松的说也还好,就是有一些曾经的仇人,看他现在失势了,所以开始找他麻烦了,说完,他风骚的理了理头发,说:“那群傻逼,以为我没我表哥的帮忙,就能任由他们欺负了?一个个的,还不是被我揍得哭爹喊娘的。”

  我看向许凡,他语气平静的说:“张涛打过我几次,不过他以前就常打我,我早就习惯了,不碍事。”

  张恒立刻说:“张涛那傻逼,挨了你一啤酒瓶还不消停,我跟许凡都商量好了,下次我俩就找机会埋伏他,把他揍得他妈都不认识他。”

  看到他俩那么轻松的说着这些,我心里却无比的难受,我知道这一切都是我造成的,如果我能早点知道打我的是刘鑫,如果我能选择息事宁人的话,张恒和许凡就不会像现在这样,他俩现在肯定天天被人欺负,想到这,我愤怒的攥着拳头,暗暗发誓,我一定要让那些欺负我,欺负张恒和许凡的人,付出相应的代价!

  酷&◎匠T网t唯}=一z正P版,G)其*a他‘都‘c是8盗a版~

  想到这,我暗暗有了主意,就问张恒:“我听张涛说,刘鑫他管着我们这一块地下势力,具体情况,恒子你知道吗?”

  张恒点头说知道,还问我怎么从张涛那知道的,我就把那天引张涛上钩,并暴走他一顿的事儿给说了,张恒和许凡听了之后,都笑的前仰后合的,说太解气了。

  张恒说:“表哥他的确很厉害,之前我没告诉你,其实花仙子酒吧就是表哥的产业,这也是为啥马杰表哥听他话的原因,他是那群看场子的老大,除此之外,看护另外几家酒吧的打手也都是他的人。除此之外,他还统筹着五所高中的势力,所以说他的地位几乎是无法撼动的。”

  说到这里,张恒劝我说:“所以,王阳你还是不要惹他了,我已经让我爸给他带话了,让他以后不要对付你,他也答应了不会出手,但跟你有仇的小弟他不会管,所以,只要你不惹他,到学校之后,欺负你的顶多也就张恒陈庆之流,到时候我们捱一捱就过去了。”

  我知道张恒是为我好,但从他的眼神中我却看出了不甘心,他是那么要强的人,如果不是顾及到我的安危,他是肯定不会说这种窝囊话的。

  我说:“恒子,你跟我说句实话,如果我执意要跟你表哥作对,你会生气吗?”

  张恒斩钉截铁的说不会,还说他会帮我,因为,他的表哥只是一个跟他有点血缘关系的人而已,我却是能为了救他,而不顾自己生死的好兄弟。如果我真要跟刘鑫作对,那么,他就是拼死也会帮我。

  这句话就像是一碗能驱寒的热辣姜汤,把我的心浇的滚暖滚暖的,我感觉浑身跟打了鸡血似的,说:“有这句话就够了。恒子,你听我说,我咽不下这口气,但是除非我能保证自己一定能把刘鑫给放倒,否则我是不会动手的,因为我不会再贸然行动,把你俩置于危险之中。”

  我始终记得张恒那一跪,记得许凡被打时咬牙不吭声的样子,这种绝望经历过一次就足够了,不会再有下一次!

  张恒笑着说:“好,我相信你能做到,有啥计划,你可一定要告诉我,别自己硬扛。”

  我说我现在只是有个大概的计划,还没有决定怎么做,等决定好了,我就告诉他们。

  许凡摸了摸鼻子,说:“就算失败了也没事,大不了再挨顿揍,正好我皮痒。”

  他说完,我和张恒就大笑了起来,张恒说没想到他还这么有幽默感,然后就勾着他的肩膀,说:“对了,许凡,你不是贼喜欢偷拍别人偷情嘛?你的电脑里应该有很多限制级小电影啥的吧,大家都是兄弟,你可得把你的资源分享给我们。”

  许凡一本正经的把他推开,说:“我是个有职业道德的狗仔,只要有人拿钱消灾,我就会立刻删除那些视频,所以,你别想了。”

  张恒顿时无比失望,我问他都偷拍了谁,他不好意思的说都是些三线小明星。说起这三线小明星,我就想到了罗小轩,然后就给他俩八卦,许凡对这种婚外情的行为极其的鄙夷,他说了句“垃圾”,倒是张恒在那嬉皮笑脸的说,这不是人生赢家嘛。

  他刚说完,外面就传来叩门声,我说谁啊,然后就听到一个娇滴滴的声音说:“王阳哥哥,我是刘彩梅。”

  她怎么来了?我让她进来,她打开门,探出一颗小脑袋,确定是我之后,顿时眉眼弯弯的笑起来,只是一看到张恒和许凡,白皙的脸上浮出一抹羞涩,她说:“王阳哥哥,我没打扰到你们吧。”

  我忙说没有,三个大男人,有啥好打扰的,说着我就瞟了一眼张恒和许凡,结果就发现张恒这货眼睛都直了,张大嘴巴,一副呆滞的样子。

  我打了一下张恒,他回过神来,不好意思的说:“你……你好,我我我……我叫张恒。”

  哎呀我去,这家伙见到刘彩梅,竟然直接变成结巴了,这小子,该不会情窦初开了吧?不过刘彩梅确实很漂亮,而且她的漂亮不像刘水的性感,也不像李燕妮的阳光明媚,而是带着一股子江南春水的柔情,一颦一笑都带着一股子娇柔,一般的男生压根抵挡不了她的魅力。

  刘彩梅莞尔一笑说:“你好,我叫刘彩梅。”

  张恒忙说:“我知道,我知道,你不就是我们学校的转校生,那个……新新新晋校花。”说完还推了一把一旁默不作声的许凡,说:“打招呼啊,你怎嫩没礼貌的。”

  许凡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说:“她是我同班同学。”

  一听这话,张恒顿时气急败坏的说:“啥?有这好事儿,你咋不告诉我呢?早知道我天天去你们班找你。”

  说完,他立刻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说:“我没别的意思啊,真的。”

  刘彩梅笑了笑没说话,她走过来问我怎么样了,我说好多了,接下来只要好好休养就可以了,然后象征性的跟她聊了几句,期间张恒一直都在插话,我看他很想跟刘彩梅聊天的样子,就说我累了,让他陪刘彩梅聊一会儿,结果这家伙一下子蔫了。

  这时,刘彩梅说她家司机还在楼下等她呢,她得回去了,然后就在张恒失望的目光中转身离开,她走之后,张恒摸着自己的心,说:“我觉得我的心跳的好快,是不是得去医院看看啊?”

  我揶揄的说:“你这小子,我看你得了相思病了。”

  许凡却皱着眉头说:“我不喜欢她。”

  我听出了他语气中的不善,可张恒一点没听出来,他忙说:“这可是你说的,你不准喜欢她啊,不准跟我抢。”

  我问许凡刘彩梅在学校咋样,许凡毫不客气的说:“我觉得她很虚伪,笼络人心的手段非常高,刚来两天就把我们班一群不好惹的女的给弄的服服帖帖的,而且张涛好像不敢惹她,还总是想法子讨好她,总之……我觉得她身上有秘密。”

  张恒说啥秘密呀,人家那是会做人,张涛那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我的手机在这时响了起来,我看了许凡一眼,说今晚已经够晚了,让他俩早点回去。

  等他们走后,我回拨了一个电话,手机接通以后,我说:“丁叔,我需要你的帮助。”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自摸三条说:

  好多兄弟都在说我跟的少,三条保证下周开始一天三更。不过,就算我一天两更,我更得少,但我字数多啊。另外,求恶魔果实,从今天起,恶魔果实每一百加一更,嘎嘎嘎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