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出酒吧,我就感觉天旋地转,眼前昏黑一片,胸口那里的痛更加的钻心,身上彻底没了力气,我摇摇晃晃着朝前倒去,就算张恒他们拼命扶着我,我还是整个砸在了地上。

  “王阳!”

  意识消失之前,我听到李燕妮那惊恐的,带着哭腔的声音。

  身体就像绑着一块石头沉入了海底,很重,很重,根本呼吸不来,我的脑袋一片混乱,偶尔看到好几道影子在我眼前晃来晃去,不时有人过来触碰我的身体,可奇怪的是,我竟然一点感觉不到痛。

  我这是死了吗……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终于悠悠转醒,睁开眼,就看到我爸坐在我的床边,他看起来比平时苍老了许多,满脸的愁容,一双眼睛红红的,很干涩,感觉跟好几天没睡觉似的。

  最)K新。章!&节;上t“酷匠;C网A

  我爸见我醒了,顿时激动的说:“阳阳,你醒啦。”然后赶紧出去喊医生,说他儿子醒了,那副兴奋的样子,让我心里一热,我感觉当年那个疼爱我的爸爸又回来了。

  医生很快过来了,给我检查过身体之后,说我已经没有啥大问题了,只要再修养一个月就能彻底恢复了。我爸一个劲的给他说谢谢,等他走了之后,我爸坐到我的身边,说:“你好好在医院里养伤,学校那边我已经给你请过假了。”

  我点了点头,支支吾吾的说:“爸,我跟人打架,你……你不怪我吗?”

  我爸摇摇头,说:“你打架的原因我已经知道了,这事儿不怨你,你放心,你吃的亏,爸爸一定帮你讨回来。”

  真没想到我爸竟然会变得这么好,我还以为他会气的打断我的一条腿呢,我说不用,我自己的事我能搞定,要是真让他动用关系来处理这件事,只会让人笑话。

  我爸皱眉看着我,我以为他生气了,没想到他却欣慰的点了点头,说:“有种!这才像我王建林的儿子!”说完,他就站起来说要去给我打饭,让我好好休息。

  我爸走了以后,我艰难的掏出手机,才发现我有N条未接来电,都是刘水打过来的,得亏我设置了静音,否则让我爸知道我跟刘水还有联系,而且还住在一起,估计得把我从医院的顶楼扔下去。

  拨通刘水的电话后,我还没说话,手机那头就传来她焦急的声音,她说:“阳阳,你到底去哪里啦?你都两天不见人影了,打电话也不接,怎么?跟别的女人跑啦?”

  听到最后一句话,我没忍住笑出声来,我说没有,我只想带她私奔,然后告诉她我在医院呢,还把在酒吧发生的事儿给她说了一遍,她听了之后,叹了口气说我不该跟刘鑫起冲突的,因为我现在还太嫩了点,如果我真有个三长两短可怎么办。

  我知道她是关心我,心里跟抹了蜜似的甜,我说:“水姐,我这不是没事嘛,你放心吧。”

  刘水说她这就来看我,我忙说别,我爸在医院呢,要是撞见就不好了,等我爸走了我再给她打电话。她说好,叮嘱我好好养身体,然后就准备挂电话,不过在挂电话前,她突然说:“对了,有件事忘记告诉你了,雯雯在京都惹了事儿,她爷爷关了她一个月的禁闭,所以你不用担心她会报复你,好好养伤,知道吗?”

  没想到刘雯雯回家还惹事,真是个每天都在花样作死的女人。我说我知道了,让她自己在家小心点,这时,我爸回来了,我就挂了电话。

  我爸拎着饭盒进来,打开之后,我发现竟然全都是我喜欢吃的菜,心里一热,没想到我爸竟然记得我的喜好。

  我爸调了一下床的高度,给我把饭菜摆好,让我吃饭。我一边吃,一边偷偷看他,吃到一半的时候,他说:“有什么想说的,你就直说吧。”

  我忙说没有,然后低头猛扒饭,结果呛到了,我爸忙又是拍我后背,又是给我拿纸的,等我缓过来之后,他犹豫不决的问我是不是很讨厌他,我摇摇头,用细若蚊蝇的声音说不讨厌,我爸叹了口气,说:“我知道你不喜欢我,因为我老是不分青红皂白的打你,但其实很多事情我心里都清楚,比如上次的事儿,我知道你是被冤枉的,我打你,并不是因为你做了那事儿,而是因为你太不小心了。”

  说到这,他顿了顿,用那双疲惫的眼睛看着我说:“阳阳,你太不小心了,才会让人趁虚而入,爸爸很担心,如果有一天我不能留在你身边的话,你的粗心大意会让你陷入什么样的困境中。我又不知道该怎么教育你,只能靠打你来让你吸取教训。现在我知道自己错了,我不该打你的。”

  听了我爸这番话,我心里荡起一层层涟漪,没想到我爸打我,竟然还藏着这番深意,看来真的是我错怪了他,何况父子哪有隔夜的仇,只要把话说开了,我不光不怪我爸,我还很喜欢他呢。我说:“爸,我不怨你,你放心,我一定不会再这么粗心大意了。可是,你已经不是第一次说‘不能留在我身边’这样的话了,是不是发生啥事儿了啊?”

  我爸却说没事,他的意思是我很快就要去上大学了,到时候很多事情都得我自己去处理,去面对,这话让我放心了不少。

  下午的时候,我爸接了个电话,交代了我几句就匆匆离开了医院,他走后没多久,我就给刘水打了电话,让她过来看我,然后又给张恒打了个电话,想问问他他们在学校过得怎么样。发生了那样的事,我真怕刘鑫他们会为难张恒他们。

  张恒也不知道在忙啥,并没有接电话,倒是李燕妮主动给我打过来了。一想到这小妮子为了救我,竟然答应要陪刘鑫那混蛋睡一晚,我就又是内疚又是感动。李燕妮见我醒了,忙说她这就来看我。

  半个小时后,刘水过来了,她好像盛装打扮过了,画着精致的淡妆,穿着我最喜欢的那套刚好遮住大腿的碎花旗袍,白嫩细滑的大长腿,搭配十公分高的高跟鞋,美的跟T台上的模特似的,看的我一阵心痒痒。她心疼的看着我,说:“怎么伤成这样了?那个刘鑫简直就是要你的命。”

  我说没事,看着她手里的饭盒,问她给我带了啥好吃的,她说她熬了我最爱喝的黑鱼汤,让我趁热喝了。就在她给我倒汤的这个空挡,李燕妮也提着个饭盒,和张恒,许凡有说有笑的进来了。

  一进来,他们的目光齐刷刷投向了刘水,刘水很快也看到了他们,她的目光瞬间落在李燕妮的身上,脸上挂着优雅的笑容,说:“是阳阳的同学吧,你好,我是她女朋友。”

  李燕妮顿时瞪大眼睛,有些惊讶的说:“女……女朋友?”说完,看看她,又看看我,一张脸憋得通红,好像有很多话要说,但最后只憋出了“你好”两个字。

  我有些惊讶的看向刘水,这可是她第一次主动跟别人这么介绍我,这比我中彩票还高兴,我一边喝汤一边让张恒他们过来坐,张恒和许凡走过来,许凡不怎么说话,张恒则在那调侃我说:“亏我们还以为你孤零零躺在医院会无聊呢,没想到竟然有大美女作陪,早知道我们就不来打扰你了。”

  说完,他瞟了一眼杵在那的李燕妮,说:“可惜了,李燕妮还亲手给你熬了粥呢,不过看来没必要拿出来了。”

  我见李燕妮沮丧的站在那,问她熬了啥粥,说我蛮想喝粥的,她顿时激动的拎着饭盒来我面前,一边倒粥一边说:“你刚醒,脾胃还很虚呢,得多吃点清淡的才行。”

  刘水说:“这么说来,我做的黑鱼汤是有点油腻了,我看我还是端走吧。”

  我说不用,喝鱼汤和喝粥,两者又不冲突。刘水冲我笑了笑,说:“那你更想喝姐姐的鱼汤,还是更想喝粥啊?”

  李燕妮听了以后,也睁大眼睛看着我,我顿时犯了难,寻思不管说哪个不都得得罪另外一个啊?所以我说都喜欢。

  谁知道刘水却说只能选一个,李燕妮也一本正经的说:“嗯,你不能吃太多,还是只选一样吧。”

  我看看笑眯眯的刘水,再看看一脸无辜的李燕妮,瞬间反应过来,我去,这俩该不会是在为一顿吃的较真吧?她俩这是……争风吃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自摸三条说:

帮好朋友推荐一本书,书名 <鬼尤古国之昆仑神邸> 链接http://www.kujiang.com/book/14726,有兴趣的朋友去看看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