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怒吼着让刘鑫滚出来时,一直都不见人影的他,突然从二楼楼梯口出现,此时他的身后还跟着两个男的。

  这两个男的长得又矮又瘦,而且是对双胞胎,明明其貌不扬,可随着他们的靠近,我却觉得一种压迫感扑面而来。

  酒吧的音乐早就在我这边开打的时候停了下来,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向刘鑫,甚至有束灯光一直都在跟着他,让他瞬间成为整个酒吧的焦点。

  刘鑫披着一件外套,依旧是一副清冷孤高的样子,因为长得帅,走过来的时候,惹得一群女的尖叫,这时的他就像个明星,连我都觉得他身上的光环太刺眼了。他这时侧过脸来,对身边的人说了几句话,很快,那些看场子的就把所有的客人都给驱散了出去,然后拉上了卷帘门。

  等这些人走后,酒吧就只剩下我们三个,和刘鑫的人。

  所有人都给刘鑫让开一条道,他走到我面前,冷冷的说:“你以为你拿个破酒瓶,不要命的打两个人,就有资格在我面前乱吠了吗?”

  我被他揭穿了,不由有些脸红,但还是冷笑了两声,说:“背后搞阴的的阴险小人,好像更没资格在我面前嚣张。”

  我的话好像是戳到了他的愤怒点,他皱起眉头,嘴里吐出两个字:“找死。”他说完,那一对双胞胎很有默契的朝我冲来,张恒和许凡要来帮我,却被他俩一人一脚给踹飞了,而我举起的酒瓶还没落下,就被一人抓住了手腕,直接将酒瓶夺了下来,随即,那人给我来了一个过肩摔,就把我给干翻在地,一手扯着我的胳膊,一脚踹在我的胸口。

  这人的力气实在是太大了,我只听到手腕传来“咔嚓”一声,整只胳膊也好像被人给卸掉了,疼的不行,我想爬起来,但浑身一点力气都使不上,这人又踹了我一脚,让我老实点,不然就要把我的另一条胳膊也给卸掉了。

  我咬着牙狠狠的瞪着他,他看都不看我,而是问刘鑫要怎么处置我。我看了一下,张恒和许凡现在也给控制住了,局面一定下来,张涛他们几个就冲过来对我们好一顿打,无数的拳脚落在我的身上,加上胳膊上的疼,我都要疼哭了。

  张恒这时喊道:“表哥,我错了,我不该来找你,求你别打王阳和许凡了,我真错了!”

  看到张恒低头,我心里感到一阵酸楚,我让他别求刘鑫,说这个垃圾小人就是仗着人多欺负我们,然后把他好一顿骂。

  拽着我胳膊那人上来就狠狠扇了我好几个耳光,把我扇的眼冒金星,嘴巴鼻子里全是血,他说:“你再骂一句刘哥试试,信不信我割了你的舌头!”

  看着他那双喷火的眼睛,我知道他说的是真的,也意识到他根本跟我们这些学生不是一个级别的,从他的延伸,和浑身上下散发出来的气质,我意识到,他才是真正的不要命的疯子!

  可是,我不甘心就这么认怂,眼见着他又要打我,我摸出口袋里的瑞士军刀,按下按钮,刀片弹出来的那一刻,我毫不犹豫的将刀片刺进了他的脚面上。

  我几乎用了全部的力气来完成这个动作,那人顿时嘶吼出声,然后狠狠一脚把我踹出多远,我感觉整个人都飞起来了,直到狠狠撞到沙发上,才终于停了下来。

  胸口挨了那一脚,疼的我连喘气都不敢太用力,我低声咳嗽起来,嘴里有血不断往外冒,同时,我感觉自己越来越呼吸不上来。我这是……真的要死了么?这一刻,我突然开始害怕,怕自己真的会死在这,怕自己再也见不到刘水,怕自己再也不能跟许凡,跟张恒做兄弟。

  张恒这时满面惶恐的说:“王阳!王阳!你怎么了?”

  这时,那人竟然硬生生把脚上的匕首给拔了下来,然后朝我冲了过来,此时他就像个刽子手般恐怖,眼睛都红了,浑身的肉都在发抖,他手上的匕首沾满了鲜血,我知道,他要杀了我,是真的要杀了我。

  果不其然,那人抓着匕首,毫不犹豫的朝我的小腹捅去,我忍着痛翻滚到一边,虽然躲过了小腹那一击,但匕首却插进了我的腿上。

  我疼的吼了一声,同时惊出一身冷汗,天啊,这人竟然真的要把我给杀了!要不是我躲得快,现在我可能已经一命呜呼了。

  张恒急红了眼,挣脱了几个人的拖拽,疯了一般跑到我身边,问我怎么样了,许凡则大喊着:“你们这是杀人!”

  8酷匠…%网首√发#_

  而主导这一切的刘鑫只是冷冷的说了句:“王阳,是你先拔刀行凶的,今天,就算你死在这里,也不过算是我兄弟防卫过当!”

  一句“防卫过当”,直接把我给打进了冰窖里,我一边咯血一边说:“刘鑫,算你狠。”

  刘鑫说这是我自找的,然后就转身要走,看那样子是看够了戏,也没打算阻止那个人,张恒这时突然笔直的跪在那,喊道:“表哥,我们错了,求求你,求求你放过王阳吧!”

  看到张恒竟然为了救我,给刘鑫下跪了,这一刻我特别感动,但也特别想哭,我让他别求刘鑫,大不了我今天死在这里!

  刘鑫冷冷的说:“既然如此,那我就成全你。”

  张恒想过来帮我,却被一群人给按在了地上,而那个人慢慢的朝我走了过来,张恒一个劲的求刘鑫放了我,还喊我说软话,我紧紧攥着拳头,心里其实有点动摇,有点想说软话,但是一看到刘鑫那张蔑视的脸,我就咬紧牙关,我不信他们真的能把我给杀了!

  这时,突然有人猛拍卷帘门,我松了口气,以为是警察来了,可没想到竟然听到了李燕妮的声音,她在那大喊着刘鑫的名字,让他开门,还说知道他在里面。

  这丫头怎么这时候过来了?刘鑫微微皱眉,很显然没想到李燕妮会来,一个人问他怎么办,他想了想说:“把门打开,放她进来。”

  那人立刻跑去开门。很快,李燕妮就进来了,当看到眼前这一幕时,她的脸都白了,她冲进人群中,跑到我的身边,一脸紧张的问我怎么样了。

  我摇摇头说没事,她怒瞪着刘鑫,说:“刘鑫,我原以为你是个堂堂正正的男子汉,没想到你这么阴险!以多欺少,背地里打人,我以前竟然喜欢你,真是瞎了眼!”

  刘鑫没说话,倒是有个狗腿子在那说:“草!要不是你背着我刘哥勾搭野男人,我刘哥会对这傻逼动手吗?你这不要脸的小婊子,好意思说这种话!”

  他说完,刘鑫就沉着脸喊了句:“陈庆,闭嘴!”

  原来这人就是陈庆,他这么口无遮拦,估计也是为了替他女朋友出口恶气,现在想想,上次我跟他女朋友起冲突的时候,他怕我生气,还专门发短信给我道歉,没想到的是,这才过了几天,他就开始往死里揍我了。看来,在我们学校要立足,就必须拿下刘鑫,可现在看来,他那么强大,我要怎样才能扳倒他呢?

  李燕妮被陈庆骂了,脸气的通红,委屈的都哭了,她说:“我跟王阳只是朋友而已,如果是因为这个,你就要打他的话,刘鑫,你真的太小家子气了,我也真是看错了人。”

  刘鑫终于开口了,他说:“看错我了,所以呢?”

  这话直接把李燕妮堵得哑口无言,她双手紧紧攥着,咬着嘴唇,说:“放了王阳。”

  刘鑫让李燕妮给个理由,其他人也都揶揄的看着她,有人起哄说她又不是刘鑫的女朋友,凭什么让他放人。

  看到李燕妮手足无措的样子,我愤怒的说:“一群男人欺负一个小女生,你们的脸呢!”

  我刚说完,就被人给踹了一脚,刚刚好一点的身体又开始钻心的疼起来。李燕妮哭了,她闭着眼睛喊道:“放了王阳,我就当你女朋友。”

  一句话,让所有人都愣在那里,我惊讶的看着李燕妮,说她不需要为我做到这一步,她说我是被她害的,只要能把我救走,让她干啥都行。

  可刘鑫并没有一点高兴,而是冷冷的说:“你以为,现在的你还配做我女朋友吗?”

  李燕妮瞬间脸色刷白,刘鑫的那群垃圾兄弟则哄堂大笑,还有人在那开玩笑,说:“刘哥,要不你让她陪你玩一晚上得咧,免费的鸡不草白不草。”

  这话一出口,李燕妮就哭了,我怒骂道:“操你妈的,刘鑫,她好歹是你喜欢过的女生,你这样侮辱她,你还是个男人吗?”

  刘鑫却理都没理我,而是问李燕妮觉得这个提议怎么样,李燕妮惊讶的看着他,我愤怒的骂着他,可他连鸟都不鸟我,而是又问了李燕妮一句。

  我让李燕妮赶紧走,不用管我,李燕妮低着头,痛苦的说:“行。”

  简单的一个字,扯得我的心疼的不行,我说:“刘鑫,你今晚要是敢动她一下,我就杀了你全家!”

  说完我就被人一拳打倒在地,爬都爬不起来了,刘鑫来到李燕妮的身边,我以为他要干什么,使出吃奶的力往前爬,刘鑫冷冷扫了我一眼,然后对李燕妮说:“我只是想看看你到底有多贱而已,你这样的女人,我才懒得上,带着这傻逼,滚!”

  李燕妮痛哭着把我扶起来,许凡和张恒也被人放了,三个人搀着我往酒吧门口走,我回头看着刘鑫,说:“刘鑫你记住,今天的耻辱,他日我必将双倍奉还!”

  刘鑫扯了一个不屑的笑,说:“我等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自摸三条说:

  过几天要去外地一趟,回来之后呢,我就正式开始一天三更,希望兄弟们能多多支持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