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群人对我好像有很深的怨气,一直把我打的从地上爬不起来了才跑,等他们走了以后,我缓了好一阵子才把身上的麻袋给拿下来,这时我感觉后脑勺疼的不行,用手一摸全是血。

  刚才挨揍的时候,有个人好像拿着棍子敲了一下我的后脑勺,这伤应该就是在那时候受的。我扶着墙站起来,一抬头就看到许凡站在那,我问他啥时来的,他说刚才来的,正准备过来帮我,那群人就跑了,不过他已经把这些人的照片给拍下来了。

  许凡将手机递给我,我看了一眼这些人,都是陌生面孔,而且看样子不像是我们学校的学生,难道说我惹了外校的人?

  许凡听了我的疑问,说:“这里面有一个人是我们班的。”说着,他指了指其中一人,说就这个,叫张涛,还问我是不是得罪张涛了。

  我说没有啊,我压根不认识这货,不过张恒肯定认识,我这就去问张恒。许凡拦住我说,我后脑勺的伤得包扎一下,于是我俩一起去了李燕妮家,让他妈给我包扎了一下,这才返回学校。

  一到班级,张恒就问我咋挂彩了,我郁闷的说别提了,路上被人给堵了,张恒气得不行,一拍桌子,说是哪个孬种埋伏我,他一定狠狠揍那家伙给我出气。我就把事儿给他说了,完了问他认不认识张涛。

  张恒皱了皱眉,说张涛是刘鑫的小弟,他们一起打过群架,所以认识,但是不熟,还问我问这干啥,不等我回答,他沉着脸说:“打你的该不会是张涛吧?”

  我说:“你看看照片。”

  张恒看了一下我手中的照片,气急败坏的说这货就是张涛,至于其他人他就不认识了,他说下课就去找张涛算账,我说放学再说吧,我们刚犯过事儿,在学校吵不大好,他说那好吧,他先问人要下张涛号码,问问他到底咋回事。

  很快张恒就告诉我说,张涛说他都不认识我,也没打过我,说我污蔑他,我气哼哼的说:“他肯定以为我们没证据,你把照片发给他,看他还有什么话说。”

  张恒把照片发了过去,我还特意交代他别把许凡给供出来,怕张涛欺负许凡。这时下课了,我去上了个厕所,回来之后就看张恒坐在那发呆,我走过去问:“恒子,咋啦?这么心不在焉的。”

  张恒忙说没事,然后吞吞吐吐的给我说:“王阳,要不这事儿……咱就算了吧。”

  我微微一愣,奇怪的问他为啥。张恒说这事儿有点复杂,最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李虎听了之后,皱眉说那哪能啊,我这头上的伤可不是小事。张恒没好气的让他闭嘴,然后一脸内疚的望着我,说张涛是刘鑫小弟,也就是他的兄弟,让我卖个面子给他。

  老实说我蛮生气的,因为在我看来,我跟张恒的关系已经很铁了,可他却为了维护刘鑫的小弟,让我受这委屈。不说打回来,至少也要知道我为啥会挨揍吧。我闷声没说话,张恒说他请我吃饭,就当是给我赔罪了。

  看着一脸赔笑的张恒,我心生疑窦,寻思就算他让我不跟张涛计较,也不应该他给我赔罪啊,这其中是不是有啥内幕?

  酷匠!网正q版I首发'

  只是不管有啥内幕,他的话都让我挺伤心的,我捧了本书,不去看他,不冷不热的说:“不用了,中午我约了许凡吃饭。”

  张恒干巴巴的“哦”了一声。

  这时,李燕妮风风火火的跑过来,她今天穿了一身水绿色的连衣裙,扎了个马尾,跟一颗水灵灵的小白菜似的,朝气蓬勃的,一过来,一阵香风扑面而来,说不出的好闻。

  李燕妮跑过来说:“王阳,你怎么又挨揍啦。”

  我挠了挠头说:“谁知道呢,不明不白的就挨了顿揍,也不知道惹了谁了。”

  “打你的是谁,你找他问下不就知道原因了?”李燕妮说着,看着张恒,说我不是他好兄弟嘛,我都给人揍了,按他的性格不得赶紧找人揍回去,咋杵在这儿了。

  张恒涨红了脸,支支吾吾的说:“嫂子,你就别难为我了,打王阳的也是我兄弟……”

  听到这话我彻底伤心了,李燕妮替我生气,问张恒怎么能这样呢,就算打人的是他兄弟,也不能不帮我问啊,我多吃亏啊,完了就问我打我的是谁,说她帮我问问去。这小妮子真挺让我感动的,我说没事儿,让她别冲动,这事儿就当过去了。

  我当然是说给张恒听的,这事儿我肯定会自己查清楚,只是我不想让他知道而已。李燕妮担心的看着我,很义气的说我要是有啥需要她帮忙的,一定给她说。

  我开玩笑说等需要用美人计的时候,一定喊她,她笑的花枝招颤的,说我这人就知道贫嘴,完了就从包里拿了瓶小洋人给我,说:“给你喝的,挨打了得补补。”说完就转身回座位上坐着了。

  看着手中的小洋人,我心里涌入一股暖流。这时,张恒拍拍我的肩膀,压低声音说:“王阳,李燕妮对你这么好,不会是移情别恋,喜欢上你了吧?”

  我说怎么会呢,我跟李燕妮是纯洁的革命情谊。而且他又不是不知道,我有喜欢的女人。

  张恒没说话,只是一双眼睛滴溜溜转,不知道在想什么。

  放学以后,我约了许凡吃饭,结果看到他鼻青脸肿的,心里“咯噔”一声,问他咋了,是不是照片的事被张涛知道了?许凡点了点头,我怒了,张恒明明说不告诉张涛的!没想到他竟然不守信用。

  他让我不计较自己被揍也就算了,现在就连许凡都挨揍了,我能不气吗?我皱眉说我给张恒打电话,许凡却拦住了我,说:“算了,反正我已经习惯了,而且这事你就是找张恒也没用。”

  这话倒是真的,张恒现在已经不帮我了,他明显更看重张涛这个‘兄弟’,我找他不过是徒增争吵。想到这我就来气,因为在我眼里,张恒根本不是那样的人,怎么我上了个厕所,就彻底变了样了?

  我对许凡说:“都怪我,你才挨了这顿打,不过你放心,我是不会让你白挨揍的。对了,你知不知道张涛的手机号?”

  许凡说他给我问一下。很快,他就把张涛的号码报给了我,并问我要干啥。我说到时候他就知道了。许凡让我别冲动,说张恒都不帮我,这说明张涛应该不简单,我说管他呢,打了我,打了我朋友,这事儿就不能这么算了。

  吃完饭,我让许凡先回去,自己则去附近手机店办了张黑卡,然后就给张涛发了条短信,我问他:“约吗?”

  张涛很快回我了,他问我谁啊,我用女生的口吻回他:“你个坏家伙,上次还夸人家活好呢,现在装不认识啦?怎么?是不是你老婆在旁边呀?”

  这次张涛没有立刻回我,我怕他不上套,就去某度搜索了一张少妇裸露的照片,看了下没水印,才发给他,很快他就回我短信了,他说:“小宝贝,我当然没忘记你啊,你现在在哪呢?”

  呵呵,鱼上钩了。我说我在家等他呢,我老公出差去了,今晚是个偷情的好机会。张涛立刻说好。这货估计以为我是个寂寞的少妇,跟炮友约炮发错了手机号,想着玩一票,又怕被我发现他不是那个人,因为他不知道我家在哪,所以他就回复我说,在家里多无趣啊,他知道康兴路有个情趣酒店,去那里玩的开。

  我说行,那我去开房等他,让他晚上八点来找我,还说老规矩,一定要保密,不然的话下次就没得玩了,张涛满口答应下来。

  男人嘛,都这样,免费的鸡吃多少次都乐意,何况照片上的女人那么带劲,他肯定巴不得免费吃一辈子,所以他肯定不会带人来。

  搞定了张涛,我等下午放学时,谎称自己要去医院,给班主任请了个假,然后我去外面买了个麻袋,买了根绳子,又捡了块板砖放包里,这才去康兴路的情趣酒店开了个房。开好房以后,我找了两条美腿的照片,给张涛发了过去,问他啥时候来,他回了个“这就到”,然后我就坐房间里等他。

  很快张涛就来了,可能是怕我通过猫眼,看到他不是那个我要约的人吧,他还特意戴了鸭舌帽和口罩,我拿着麻袋站在门口,缓缓打开了门,张涛立刻溜了进来,我直接把麻袋往他身上一盖,一脚把他踹翻在地,然后飞快的用绳子把他给绑好。

  这些动作一气呵成,张涛因为猝不及防,一开始还有些懵逼,后来就开始挣扎,问我谁啊,直到我对他拳打脚踢的,他才开始大喊着叫救命。

  我试过了,这家酒店的隔音效果特别好,毕竟是情趣酒店,隔音效果不好可不行。所以我现在一点都不担心张涛会引来人,就算被外人听到了,人家也只当我俩玩SM呢。

  出够了气,我才把张涛身上的麻袋撕了条口子,他看到我时,明显有些惊讶,好半响才气急败坏的说:“王阳!妈的,你骗我!”

  我把板砖掏出来,说:“谁让你蠢呢!”

  看着我手里的板砖,他脸色变了变,问我是不是想打他,还说他后面可站着刘鑫呢,让我掂量掂量自己,再决定要动手,还是要跪下给他磕头道歉。

  我直接一板砖拍他脸上,把他鼻子都打出血了,说:“我今天能把你弄这儿来,就不怕刘鑫会把我咋地。快说,你为啥要埋伏我?”

  张涛哀嚎着说我真敢打啊,我挥起板砖又朝他脸上来了一下,把他鼻子打的直冒血,他这下彻底不敢得罪我了,忙说:“阳哥,阳哥,求你别打了,我说,我说还不行吗?是刘鑫让我打你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