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说完我不差钱之后,警察就来了,让我们三,还有许凡去一趟警局,刘水一问才知道,那几个绑匪突然“招供”,一致咬定这是一起自编自导的绑架事件,也就是说,我们被那几个绑匪给坑了。

  刘水给了我一个安心的眼神,拉着我的手上了警车,到警局之后,警察一一盘问了我们,最后认定那几个绑匪是在诬陷我们,可让人意外的是,许凡还真的是自导自演,只是被我们给破坏了。要不然,他现在可能已经被‘绑架’到某个地方,然后,绑匪再敲他爸一笔钱。

  许晴本来已经回去了,听说这事儿又赶了回来,看到许凡被用手铐铐着,顿时哭天喊地,撒泼耍横的要警察放了她儿子,警察当然不可能放人,许晴眼见着儿子要蹲监狱了,立刻去求丁大,丁大铁青着脸,问许凡为啥要这么做。

  许凡皱着眉头不说话,他后妈冷笑着说:“还能为什么呀?肯定是知道我生了个儿子,怕你的家产被我们的小宝贝给分走,就想方设法的跟你要钱。得亏这次假绑架被识破了,不然啊,我看他以后得天天‘被绑架’。”

  许凡紧紧攥着拳头,依旧没有说话,许晴冲上去抓着他后妈的头发,说她放屁。

  两个女人就这样扭打在了一起,警察局瞬间乱哄哄如菜市场,众人怎么都拉不开她们,最后还是丁大见自己的小娇妻吃亏,上前猛地一脚把许晴给踹翻在地,才结束了这场‘战争’。

  许晴趴在地上呜呜的哭,许凡的后妈则抱着丁大的胳膊,在那笑的千娇百媚,让人恨得牙痒痒。张恒倒吸一口气,砸吧嘴说了句“真不是个东西”。

  许凡冲过去问许晴怎么样了,然后就冲丁大喊,让他滚,说自己一辈子都不想见到他,还说自己搞这起绑架案就是针对他的,想把他骗过去,然后把他给弄死。

  这话一出,所有人脸色都变了,好端端一桩伪‘绑架案’,瞬间变成了谋杀未遂。丁大气得不行,指着许凡说:“小兔崽子,你行,我不管你了!”说完就气呼呼的走了。

  刘水说:“我们也走吧。”

  我点了点头,出了局子,我问刘水许凡会判刑吗?刘水点头说会,还说:“本来我想利用这件事,让你和丁大扯上关系的,没想到事情竟然演变到这种地步。”

  我问她丁大真的不会管许凡吗?

  刘水“咯咯”笑了笑,说当然不会啊,许凡可是他儿子,虎毒不食子,何况他一直知道许凡恨他,只是因为气急了才撒手不管的。

  我说那就好。刘水笑眯眯的说:“好什么呀,要是真等到丁大出手,就算丁大感谢我们三个,我们破坏了许凡的好事儿,他不会拿你们当朋友的,若是这样,丁大也不会在你俩身上下功夫。”

  张恒皱着眉头说:“刘水姐,你说这话啥意思啊。”

  我也有些懵逼,但很快就明白了她的意思,我说:“刘水姐,你的意思是,必须让许凡把我们当朋友,丁大才可能会看重我们两个,是么?”

  刘水笑着点了点我的额头说:“还是我们阳阳聪明,那阳阳你打算怎么做呀?”

  看着笑的跟狐狸一样的刘水,我真怀疑她是不是早就知道,许凡才是绑架案的始作俑者,而她一直都在等这一刻。

  我摸了摸鼻子,没有说话。不是我不知道该怎么做,而是我很清楚刘水的意思。她想让我找我爸帮忙。

  今天之前,刘水很少刻意提及我的身份,在她眼里,我始终不过是个小屁孩子。可是今天她提了,恰好又遇到这事儿,她这是在提醒我,让我去抱我爸那棵大树。

  老实说,我宁愿不认识丁家,也不要求我爸,但从刘水那双漂亮的眼睛里,我看到了渴望。

  这个女人,我不知道她到底是怎么得到这些信息的,不知道她到底有多大的能力,唯有一点,我很清楚,那就是她希望我变强,希望我好好走她给我铺好的路。

  路都铺好了,我若不走,实在对不起她的良苦用心。而且我知道,这次求了我爸,以后我都不用求他,否则,如果刘雯雯从京都回来,我求他的地方还多了去了。

  于是,虽然不情愿,我还是掏出了手机,给我爸打了个电话。

  我爸很快就接通了电话,当我跟他说,要他帮忙从警察局里捞个人出来时,他冷冰冰的吐出两个字:“理由”。

  我说:“许凡是我朋友。”

  DF酷}Y匠‘网u永l久免费看小说so

  其实说这话我心里也在打鼓,我觉得以我爸的性子,他是不可能因为这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就插手这件事的。果不其然,我爸直接把电话给挂了。

  听着手机里的盲音,我说:“电话我打了,但我爸帮不帮,就不是我的事了。”

  刘水眯了眯眼睛,很有自信的说:“放心吧,你爸一定会帮你的。现在,你和张恒守在警察局,我要去找罗小轩交差了。”

  虽然不相信刘水的话,但我还是乖乖在门口等着。

  刘水走了以后,张恒撞了撞我的胳膊说:“王阳,刘水到底啥来历啊?”

  我摇摇头,说我也不知道,张恒皱起眉头,说:“我总觉得她怪怪的,怎么说呢,就是很完美,完美的叫人心里发虚。总之,我觉得你最好还是搞清楚她的身份,再相信她的话。”

  我知道张恒是为我好,就点了点头,说我知道了。我也的确得跟刘水好好谈一谈了,我不是那种会被恋爱冲昏头脑的人,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我很清楚。

  这时,我爸又给我打了个电话,问我是谁让我联系他,叫他处理这件事的。

  我有点奇怪,他怎么会知道我背后有人?不过我当然不会把刘水给供出来,就说是我自己,他要是不帮着个忙就算了。

  我爸冷冷的说:“我是怕你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说完就直接挂断了电话,我无语的白了手机一眼,寻思我爸还真是疑心病重,只是让他帮忙打通一下关系而已,能怎么害他?

  张恒问我咋了,我就把我爸的话给说了,张恒拍拍我的肩膀说:“你爸担心也正常,你可能觉得他只是举手之劳,可如果被外人知道,你爸这就叫跟警察局勾结,干扰……额,干扰办案了,具体我也不知道咋说,反正得坐牢。”

  我当然知道他说的是真的,但这主意是刘水出的,她怎么可能这么害我爸呢,所以我觉得是他们多虑了。

  等了约莫有半个小时,我都快等不下去的时候,竟然看到许凡大摇大摆的从警局出来了,旁边是笑的合不拢嘴的许晴。见到我俩,他有些诧异的看着我们,然后黑着脸转身要走。

  张恒没好气的说:“喂,王阳让人把你从局子里弄出来,你怎么连句‘谢谢’都不说啊。”

  许凡转过脸来,皱眉说:“是你找的人?”

  我点了点头,他冷冰冰的问我为什么,许晴则激动地跟我们说谢谢,还让许凡对我客气一点。

  我撒谎说:“没啥,就是看到你就想起了我自己,我跟我爸的感情也特别差,属于针锋相对的那种,所以,我多多少少能理解你的感受,觉得你虽然任性一点,但还不至于坐牢。”

  这是我早就编好的说辞,当然,许凡八成不信,但管他呢。

  没想到许凡看了我一会,竟然说:“去吃宵夜吗?”

  我和张恒对视一眼,嗯哼?他咋突然问这个,难道我的理由打动了他?

  他身边,许晴笑着说:“凡凡,你跟他们去吃吧,妈给你钱。”说着她就去拿钱包,不过被许凡给拦住了,他说:“妈,我有,夜里冷,你先回去吧。或者,你跟我们一起去吃饭?”

  许凡对许晴的态度非常的温和,跟之前完全判若两人,看得出来,他们母子的关系很好。

  许晴摇摇头说:“不了,你跟你朋友去吃,我凑啥热闹啊。那我先回去了,你记得早点回家,要是不回来了,也给妈打个电话。”完了还拜托我们好好照顾许凡,然后才开车离开。

  我们跟许凡来到一家烧烤摊,点了一堆烧烤之后,我们三个就聊起了天。许凡还是不大说话,但分开的时候,他郑重的跟我说了声“谢谢”,还说这个情他一定还我。

  看他这么郑重其事的,我都有点不好意思了,毕竟我其实是存了利用他的心思。

  这事儿搞完之后,我跟张恒道了别,就回家了,一直等到夜里一点也不见刘水回来,结果我睡着了,等我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刘水都上班去了。

  我随便洗漱了一下就往学校门口赶,结果在快到学校的时候,突然有人用麻袋把我给罩起来,拖进了巷子里,紧接着就是一群人对我拳打脚踢。

  我懵逼了,操,我啥时候惹上啥人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自摸三条说:

  每天都有更新,早上十点,下午五点,然后不定期加更。感谢各位的打赏,支持,如果书的成绩不错,很快将改为三更,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