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等我想清楚,警察已经来了,他敲敲窗子,让我们下来,问了一下大致情况后,说要请我们去局子里走一趟,做个笔录啥的。

  我们三跟着警察去了警局之后,刚下车,就看到一个中年妇女从警察局的台阶上冲到隔壁警车那,激动地对许凡说:“凡凡,你怎么样?没事吧?”

  许凡有些惊魂甫定,摇摇头说没事,这时一个中年男人走过来,说:“凡凡,你是不是招惹了什么人,让人打击报复了?”

  许凡看到这个男人,脸色瞬间变得很难看,不等他说话,他身边的中年妇女已经气急败坏的喊了起来,她说:“丁大,你什么意思啊?凡凡那么乖,怎么可能惹是生非,我倒是觉得你身边那小狐狸精怕我们凡凡跟她儿子争家产,故意找人绑架他!”

  一个打扮妖艳的女人立刻冲过来,委屈的说:“老公,不是我干的,她诬陷我。”

  ……

  整个警察局门口顿时一团乱,几个警察在那劝都劝不住。我也算是看明白了,那中年妇女就是许凡的妈妈许晴,中年男人就是他的爸爸丁大,至于那个打扮妖艳的小少妇,自然就是许凡的后妈了。

  许凡见两方争吵不休,忍无可忍的喊道:“都给我闭嘴啊!”

  一句话,终于让场面安静下来,许凡冷着脸说:“能不能别在这里给我丢人,你们不要脸,我还要脸呢!”

  许晴见儿子生气了,忙拉着儿子的胳膊说:“凡凡,对不起,是妈妈的错,妈妈不该吵的。”

  许凡冷冷瞥了他爸和后妈一眼,然后就跟着警察朝警局走,路过丁大面前时,还跟他说自己的事不需要他管。

  看来父子俩感情很差啊,我看向刘水,低声说:“你确定丁大会对我们另眼相看嘛?”

  刘水说去了就知道了。

  到了警察局,警察已经对那三个绑匪展开了审问,许凡的父母在得知我们是他的救命恩人时,连忙跟我们道谢,我忙说没事,丁大这时瞟到了我正填的资料,说:“你也是高级中学的学生?”

  我点了点头,他说:“我儿子也是那里的学生,你们可以认识一下,当个朋友,以后互相有个照应。”

  许凡看了我一眼,有些厌恶的说:“我不需要朋友。”

  这话一下把我们搞得很难堪,我倒没什么,因为许凡这样子,我太熟悉了,以前的我可不就是这副拒别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不过张恒就不爽了,直接就说:“我们也不稀罕跟你交朋友。”说完就拍拍我的肩膀让我走。

  我看了一眼刘水,她冲我微微点了点头,我只好跟她们一起走了。回到车上,我问刘水我们就这么走了?不是说好要利用这次机会搭上丁家这条船的么?说着我有些责怪的看了一眼张恒,他一脸冤枉的举起双手,说:“这不怨我啊,是水姐的意思。”

  fm酷匠=s网永久q免^费K看:小说

  我奇怪的看向刘水,她笑眯眯的说:“的确是我的意思。你们都是年轻气盛的高中生,许凡这种性格最不招人喜欢,你俩要是表现的太容忍克制,反而会引起丁大的怀疑。丁大这个人疑心病很重,他下一步一定会调查清楚你们俩的身份,然后,才会决定要不要找你们。”

  我说他找我们干嘛?跟他儿子交朋友?没这个必要吧。

  刘水说他儿子差点被绑架,他肯定不可能跟我们口头说声谢谢这么简单,至少也得请我们吃顿饭,还说别看他功成名就,还就真拿这儿子没办法,而据她所知,许凡一直都有遭受校园暴力,只是我们不知道而已,而这件事,丁大很快就会查出来,所以他会倾向于让我们保护许凡。

  张恒这时候说:“不对啊,要真这样的话,他不是一下就能查出来咱俩得罪过刘家嘛?他要是聪明人,肯定不想跟我们扯上关系。”

  对啊!张恒不说这事儿我都忘了,我俩可是得罪了刘家的人,谁凑上来跟咱俩好,那不是傻嘛!

  刘水这时笑的跟个小狐狸似的,将胳膊搭在我的肩膀上,说:“这个你们就不用担心了,刘家大小姐在这地界闹事儿的事已经被压下去了,这事儿知道的人并不多,知道的,也不敢说出来,所以他只能查到你俩是那所高中的,然后查到张恒在那有点势力,还有就是阳阳你的身份。”

  我指了指自己,说:“我有啥身份?”

  刘水咯咯笑着,拿手指点了下我的额头,说:“你就装吧,你爸开的公司在这个地方有多厉害,他的身份有多尊贵,你王公子的身份又有多尊贵,这……还用我说嘛?多个朋友多条路,像丁大这样的人,最喜欢结交朋友了。”顿了顿,她又说:“何况张恒家也不算太差。”

  张恒憋屈的说:“我家只能用‘不算太差’来形容了?我去,王阳你到底啥身份啊,咋从没跟我说起过呢。”

  我因为跟我爸的关系不大好,又不了解我爸公司是干嘛的,所以从来都不把我爸的公司放在眼里,也从没以什么富二代,公子哥自居。只是我现在才发现,我不以为然的东西,原来在别人看来很重要。

  我有些排斥的说那是我爸的公司,跟我没关系。张恒也知道我爸常常打我,我俩感情特差,就没再说下去。我问刘水我们现在怎么办,刘水说当然是找个地方等许凡联系我们,我这才想起来,她本来约了许凡见面的。

  商量了一下,我们来到城市花园,随便点了点东西,刘水就给许凡打去了电话,她说许凡还不知道她就是他今天要见面的人,所以待会儿我们要表现的惊讶一点。

  电话通了之后,刘水说在自己在城市花园,还说自己在路上出了点事,提前从饭店离开了,问许凡愿不愿意来这边见面,没想到许凡很爽快的答应了下来。

  等了约莫半个小时,许凡才摆着一张苦大仇深的脸出现在我们面前,看到是我们三人时,他有些惊讶,我们三也故作惊讶的看着他,张恒说:“哎哟,这不是今晚我们救下的那位么?刘水姐,你说的狗仔,就是他?”

  许凡铁青着张脸站在那,刘水含笑说道:“没想到我们这么有缘,许凡,坐吧。”

  许凡却转身要走,我知道他要是走了,刘水就完不成工作,就没法跟罗小轩交代了,我忙说:“许凡,如果不想你当狗仔的事儿弄得人尽皆知,你就老实坐在这。”

  听了我的话,许凡果然沉着脸走了回来,刘水依旧笑眯眯的在那跟他‘洽谈工作’,他很爽快的从口袋里掏出一个U盘,说:“这里面就是罗小轩跟那老男人的照片,我不管她给你多少钱,我一分都不要,你可以全部拿去,我就一个要求,你们替我保密。”

  刘水笑眯眯的说:“好。”

  我一直在暗中观察许凡,发现他这个人有种超乎年龄的成熟,可能是受到家庭因素的影响吧,老实说,跟我真的挺像的,所以即便他很欠揍,但我一点都不讨厌他。

  许凡说事儿已经谈完了,他要回家了,结果站起来刚要走,丁大就沉着张脸出现在我们跟前,目光愤怒的从许凡的脸上,转悠到我们几个脸上,说:“许凡,你这几年可真是长进了不少啊,为了坑你老爸我的钱,竟然串通这么多人陪你演戏,你妈就是这么教育你的吗?”

  一时间,我们所有人都懵逼了,这剧情反转的太快,饶是脑子再好使,我也有点想不明白。

  倒是刘水一下子就转过弯来,似笑非笑的说:“怎么?丁先生的意思是,今晚的绑架案只是一场戏,导演是您儿子,绑匪还有我们三都是演员咯?”

  刘水这么一说,我就明白了,忙说:“这位大叔你的脑洞开的也太大了,我们图什么?”

  丁大身边那小狐狸精叉着腰,指着我们说:“还图什么,当然是图钱了,你们知道我老公有钱,会给你们一笔感谢费,所以才联合起来这么做,我告诉你们,你们做梦!劫匪已经把你们给供出来了。一会儿警察就来了,我要你们坐牢去。”

  她说完,我直接朝地上“呸”了一声,没好气的说道:“我呸,老子干好事还被人满嘴喷粪,这可真是头一遭。我告诉你们,我王阳不差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