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想到酒吧竟然给砸了,马杰也被重伤入院,张恒一听到这消息就转身要上火车,我忙拉住他,他以为我要拦他,有些火大的说:“别拦我,我得回去看我表哥!”

  我苦笑着说:“我没打算拦你,但你准备坐哪列火车啊?再者,你有车票吗?”

  张恒这才意识到自己急糊涂了,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说:“是我太冲动了。”

  我说情有可原,然后我俩就出了火车站,我看他累的不行,就让他去一旁的店里点点吃的等我,我负责买票,他答应下来,于是我俩兵分两路。等我买好票回去的时候,竟然看到天不怕地不怕的张恒,竟然在那偷偷抹眼泪,他手里还拿着手机。

  见我进来,张恒有些不好意思的擦了擦眼睛,我走过去问道:“你表哥的情况……怎么样?”

  张恒摇头说很不好,说马杰被砸到头了,现在还在昏迷中呢,然后他咬牙切齿的说:“那波冲进酒吧打砸的人都戴着面具,动作很凶,打人猛狠准,看起来跟受到过专业训练一样,医生说打落在我表哥头上的那根棍子,如果再往旁边去一厘米,我表哥就可以直接去吃坟头的土了,我爸找了有关系的人问,结果人家反问他怎么会得罪这么厉害的人。“也就是说,打砸酒吧,并重伤马杰的人就是刘雯雯的人,而且这件事压根没人敢管。

  张恒赤红着双眼说:“没想到表哥明明啥也没做,就受到了无妄之灾,不为他报仇,我誓不为人!”

  这时的张恒满脸愤恨,我感觉他的眼睛里甚至充满了杀机,这样的他血性,却又让我害怕,我怕他会做傻事,就劝他说现在事情已经发生了,我们要做的就是让刘雯雯停下疯狂的报复,不然,我们身边会有更多人受到连累。

  我这话是在提醒张恒,如果他真的跑去对刘雯雯做了啥过激行为得话,可能会惹来更大的麻烦。张恒是聪明人,听了我的话,他点了点头说:“我懂。”说完我俩都不说话了……

  随便吃了点东西,我们就踏上了返乡之路。回去之后,张恒直接回了家,我也回到了我租的房子。像往常一样打开门,刚开门我明显感觉到一阵不对劲,我也不知到哪里不对劲,就是直觉不好。

  我下意识的就想跑,可刚转身,肩膀就被人狠狠抓住,然后就被人一把拽进房间,狠狠摔在地上,然后,房间的灯开了,我看到刘雯雯像个骄傲的皇后一样,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冷冷瞪着我说:“我以为你永远不敢回来了呢。”

  我看着刘雯雯,她身边还站着那天那个壮汉,心里不由有些紧张,但还是故作镇定的问:“你干嘛?大晚上的私闯民宅,打我,你知不知道这是犯法?”

  刘雯雯让我别装蒜,说我做的好事她知道的一清二楚,我问她啥事,结果她身边那壮汉就过来狂扇了我好几个耳光,把我打的眼冒金星,让我老实承认,不然也让我像马杰一样躺在医院里。

  我知道他们不是危言耸听,但如果我承认了,我才彻底完了呢。刘雯雯冷笑着用脚勾着我的下巴,说:“垃圾,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不就是在想,只要你死不承认你做过的事,我就拿你没办法吗?你可真天真,就算你承认,你做的那点事能判几年?我的目的,可不是让你坐几年牢,而是让你把牢底坐穿!”

  说道最后,她的语气很凶狠,而我也很肯定她能做到。我知道自己是躲不过这一劫的,就说:“刘雯雯,有本事你跟我们一样,靠自己斗啊,你还不是靠着自己有个好家世,欺负人嘛?”

  刘雯雯冷哼一声,说有家世那也是她的本事,还讥讽我都这时候了,竟然还有心思跟她在这耍嘴皮子,还让我关心关心我后妈。

  她突然提到我后妈,我心里顿时“咯噔”一声,愤怒的吼她把我后妈怎么了,她咯咯笑着说:“这么着急啊?你不是很讨厌你后妈的嘛?还是其实你跟你后妈,就跟当初你和刘水一样,都有一段让人作呕的‘地下情’啊?”

  我让她闭嘴,不然我就撕烂她的嘴,结果那壮汉上来就连扇我好几个耳光,把我鼻子嘴巴都给打出血来了。

  刘雯雯冷笑着说:“要救你后妈也行,只要你肯去警察局作证,说一切都是张恒主使的,我就放了你后妈。”

  我想都没想,直接给拒绝了。刘雯雯如果想搞张恒,完全可以直接抓人,在这个背景,钱权大于一切,冤假错案数不胜数的腐败社会,把一个人抓进局子里,并不需要什么证据,有足够硬的后台就可以了。

  所以,刘雯雯让我去举报张恒,完全就是想让我背叛张恒,就跟我让陈建背叛她一样,这种感觉会让张恒恨透了我,同时,被逼迫的我也会很难受。

  刘雯雯拍拍巴掌,说拒绝的漂亮,然后她突然把手机掏出来,点开一个视频,视频里,我后妈一脸惊慌的被绑在一张椅子上,四周空荡荡的没有一个人。

  我喊了一声后妈,后妈抬起头,好像是听到了我的声音,她惊恐的说:“阳阳,阳阳快来救我。”

  我瞪着刘雯雯,如果眼神能杀人的话,我一定会把这女人给碎尸万段了。刘雯雯问我现在想好怎么选择了吗?我不说话,心里难受的厉害,后妈,我想救,可张恒,我也不想背叛。

  虽说我之前跟张恒有过节,这过节还不小,但从他要自己扛下一切的那一刻起,我就决定拿他当真正的兄弟。我相信,只有畜生才会背叛自己的兄弟,可如果不背叛他,我要怎么做才能救我后妈呢。

  这时,刘雯雯不耐烦的问我想好了没,还说她时间有限,我攥了攥拳头,从地上爬起来,来到刘雯雯面前,那男人刚要按住我的胳膊,就被她制止了,她一脸玩味的望着我,问我想好了。

  #,酷*…匠5网;正y‘版E首发

  我点头说:“是,我跟你去警局,但前提是,你得先放了我后妈。”

  刘雯雯冷笑着说好,我说她不准耍诈,她说她刘雯雯说话算话,还说如果我不相信,可以等到我后妈安全回家,再跟她去局子里。我说好,手机视频一直没关,我后妈自然听到了我们的话,她不知道我要去局子里干啥,紧张的问我:“阳阳,你要干什么?你可千万不能去局子啊,阿姨没事,真的没事,你爸会来救我的,你别做傻事,知道吗?”

  我冲后妈挤出一个笑脸,说:“阿姨,不,漂亮姐姐,你是我爸喜欢的女人,我不能让你有事。”说完,我就跟刘雯雯说让她放人。

  刘雯雯关掉视频,看了一眼我身后的壮汉,他点了点头,去一旁打了个电话,没多久,我后妈就给我打来电话,问我在哪,说她这就来找我。

  看来后妈是真给放了,我说我不在家,让她别白跑一样,乖乖去我爸身边待着,然后就挂了电话,同时给我爸发了条短信。干完这些事儿,我说走吧。

  跟着刘雯雯来到局子里,刚进去就有一个年龄挺大的男警察走过来,热情的对刘雯雯说了句:“刘小姐,里面请。”

  刘雯雯说:“马局长,我带人来了,这个人是来举报罪犯的。”

  原来这男人是这里的局长。马局长瞪着我,凶巴巴的说:“你要举报谁?”

  刘雯雯饶有兴致的看着我,我攥着拳头,沉声说:“我是来自首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自摸三条说:

  麻烦读者朋友们点一下页面的追书哦!给三条点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