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水说刘雯雯是能让我们家混不下去的存在,这话听起来似乎很夸张,我却知道她绝对不是危言耸听。难道说,我这次真的是踢到硬板上了?想到这我一阵紧张,倒不是害怕,就是替张恒担心。

  思前想后,我决定去花仙子找马杰,他认识的人多,肯定能查出刘雯雯的底细,而且让他知道张恒的情况,他也能做好一些必要的准备。

  刘水问我还有没有在听,我这才想起还没挂电话呢,我跟她说我还有事儿,等过会儿再打给她,她沉默一会儿,说:“阳阳,如果雯雯伤及到你,我不会放着你不管的。”

  这话听的我心里暖暖的,我就知道刘水是不可能对我没一点感情的,我说我知道了,但我不会让她一个女人为我承担任何的风险,这件事,我有办法解决。

  n酷`匠W%网唯,f一f正8{版,^其*他L都()是盗f版

  说完这话之后,我就挂了电话,然后打车去了花仙子。花仙子白天不营业,不过幸运的是,马杰和他的一群兄弟正在里面喝酒,而且刘鑫也在。

  见我过来,马杰问道:“事情解决了?”

  我摇摇头,说:“这次我们可能惹祸了。”

  “怎么说?”马杰看起来依然一脸轻松,大概是没把我的话放心上吧。

  我于是把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马杰听完之后,立刻让他其中一个兄弟去查刘雯雯的那辆车的来历,这种车在中国很少,只要能锁定谁有这辆车,自然就能查到刘雯雯的身份了。

  不过,当马杰问我要车牌号的时候,我才猛地想起来,刘雯雯那辆车没有车牌号!可是,路上的交警压根就没拦她的车啊……

  马杰这时也终于重视起来,说:“一辆价值几百万的车没有车牌号,交警还不敢拦,这说明交警很可能知道这车的主人身份不简单。”说着,他掏出手机,给人打了个电话,电话接通之后,他有些熟络的喊了对方一声“刘队”,然后就拜托对方查查这个乔治巴顿的车主是个什么来头。

  看来马杰在交警大队有人,我顿时放心了不少,而刘鑫这时已经给张恒打去了电话,我紧张的盯着刘鑫,等着张恒的消息。

  刘鑫接通电话以后,眉头就紧紧皱了起来。他看起来很高冷深沉,感觉跟三十岁的男人一样沉稳,真不知道李燕妮那么活泼的性子,怎么会喜欢上他这种一脚踹不出个屁来的男人的。

  挂了电话以后,刘鑫说:“恒子没事,但他的那帮兄弟为了维护他,认了罪,可能得坐一段时间的大牢,至于那个陈建,这辈子是废了。”

  我心下一沉,问他这是什么意思,他说陈建被立案调查了,张恒找亲戚问了下,说这家伙可能要被以强奸罪论处,还说强奸罪还算小的,刘家如果想的话,陈建可以把牢底给坐穿。

  虽然我们想过报复陈建,但我从来没想过要真把他送局子里,本来我想的是,等到差不多的时候就进去制止他的,然后以视频威胁刘雯雯,让她别把这事儿捅出去,让她也尝尝吃哑巴亏的感觉。

  没想到刘雯雯身边那个神秘人打乱了一切计划,只是现在想想,就算我们按照原计划进行了,以刘雯雯的性格和她的家族势力,应该也是不可能善罢甘休的,到时候,我们恐怕得陪陈建一起把牢底给坐穿。

  是我把事情想的太简单了!我怎么也没想到,这种背景深厚的人真的会出现在我的眼前,怪只怪她看起来只是一个小小的英语老师,怪只怪我没有听刘水的话!虽说厌恶陈建,但我也没有要彻底毁掉他的念头啊……

  一股罪恶感油然而生,我站在那里,颓然的叹了口气。

  马杰这时也接到了电话,只是让我们意外的是,他得到的答案只有四个字:无可奉告。那个刘队说了,上头早就一层层交代过,看到这辆车,谁也不准拦,必须当没看见,要是这车的主人出事了,那么他们都得给辞了。

  挂了电话以后,马杰忧心忡忡的,说:“糟了,这次恒子是真踢到硬茬了。”说完,他看了我一眼,我以为他要怪我呢,没想到他却说:“王阳,我劝你赶紧回去收拾一下,和恒子准备出去躲一段时间,刘雯雯那女人我虽没见过,但听了她的事,我知道她肯定是睚眦必报的那种人,所以就算有人为你俩扛了罪,刘雯雯肯定还是会想方设法的弄你们,你们俩先躲一阵子,等这边的事情解决了,我再通知你们回来。

  我嘴上说不至于吧,心里却打起了鼓,觉得自己这次可能真的要倒霉了,这时,我想起了我爸,虽然知道他根本不可能对付得了刘雯雯,但还是想试一试,因为这件事不光关乎我,还关乎张恒。

  我跟马杰他们说我出去打个电话,站在酒吧门口,犹豫不决之下,我终于拨通了我爸的电话,手机那头,我爸的声音依然很冷,他问我怎么有心情给他打电话,是不是没钱了,要要钱呀。

  一听这话我就气不打一处来,我说我拨错号码了,然后就气呼呼的把电话给挂了,挂完电话,我就看到张恒黑着脸下了一辆的车,看到我的时候,他说:“我们这次是真碰上硬茬了,刘雯雯放话了,她要我们俩好看。”也就是说,刘雯雯已经知道我和张恒合作了,我估计肯定是陈建这个软骨头出卖了我俩。

  马杰和刘鑫从酒吧走出来,脸色也很凝重,刘鑫说:“我早劝过你,让你不要跟一个女人斤斤计较,你非得做出这么过分的事,现在好了,你准备怎么解决?”

  张恒挠了挠头,故作轻松的说:“反正她又没证据证明我做了啥,她能把我怎么着啊?”说完还很庆幸的说不过幸好这事儿没让马杰插手,不然连累的人只会更多。

  马杰皱眉摆摆手,说他说的哪里的话,自己是那种怕事的人嘛?然后喊我们俩出去躲一阵子。现在想想,也只有这个法子了,我和张恒对视一眼,最终无奈妥协。

  张恒说:“我和王阳走了以后,哥你一定要帮虎子他们,他们是替我‘顶罪’呢。”

  马杰说他知道了,我俩于是商量好了在火车站见,然后就各自回家收拾东西去了。走之前,我厚着脸皮给后妈打了个电话,说我惹事了,得去外地躲一阵子,问她能不能给我五万块钱。

  后妈有些惊讶的问我到底惹啥事儿了,我爸知道不,我没说话,她也就没问,而是善解人意的说:“好,我知道了,我这就往你那卡里打钱,不过你怎么也得告诉我,你准备去哪里吧?”

  我说我也不知道去哪里,走一步算一步好了,后妈想了想,说:“这样,你在哪里,我过去一趟,给你送串钥匙,我在上海的汤臣一品有套房子,你过去住下,有个住的地方我也放心。”

  我问她汤臣一品在哪,她说我去了就知道了,然后就问了要了地址。

  等后妈来的时候,我已经收拾好衣服了,她看了一眼我租的房子,笑眯眯的说:“租的还挺好的。”说完,问我钱收到了没?

  我一直忙着收拾,还没看手机呢,听了她的话,再掏出手机一看,好家伙!后妈给我打的哪里是五万啊,根本就是五十万,我们家就算有钱,后妈突然掏出这么一大笔来,我爸肯定也会怀疑的。

  后妈好像猜到了我在想啥,笑着说:“你放心吧,这是后妈的私房钱。”好像怕我误会,她还特意解释说是她的嫁妆,并不是我爸的钱。

  我见她紧张的解释,心里涌出一股心疼,我知道她是怕我像以前那样厌恶她,疏离她,才跟我解释的。我说:“漂亮姐姐,你跟我爸是‘合法夫妻’,他的钱不都是你的钱?以后啊,能花他的钱别花你的,你的钱留着给自己买买买。”

  这话把后妈给逗笑了,她本就长得漂亮,今天又是一副少女打扮,脸蛋红扑扑的,眼睛水汪汪的,看起来特别的可口,我没忍住又多嘴了一句,说:“或者拿钱养小白脸也行啊。”

  后妈这才有些气了,说我把她想成啥样的人了,我赶忙说:“漂亮姐姐,我说的是我,难道我不算小白脸吗?”

  后妈“噗嗤”笑出声来,随即脸蛋红扑扑的,骂我没个正形,然后让我到了上海给她打个电话,然后就急匆匆的走了。

  看着她离开,我心里竟然有股异样的情绪,我只当自己是接受了这个小妈妈,也没往深处想。

  接下来和张恒在火车站汇合,我俩买了去上海的车票之后,就踏上了“漂泊”之路,平时大大咧咧的张恒,此时也变得格外的安静,眼神还有些忧郁。我拍拍他的肩,第一次背井离乡,我的心里也有点难受。

  不过这种难受很快就被第一次进入大城市的新鲜给取代了,我和张恒站在偌大的火车站,看着人潮涌动的大上海,两人都挺兴奋的,只是,我们还未踏出火车站,就被一个消息给炸的懵逼了。

  花仙子被砸了,马杰重伤入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自摸三条说:

喜欢本书的朋友记得点击页面的‘追书’和撸撸啊,挺重要的,朋友们给三条点动力~谢谢大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