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水没理我,她紧紧抿着唇,放在桌子上的手也紧紧攥着,指甲都抠进肉里了却浑然不知,我心疼的想去抓她的手,她却躲开了,然后起来就要走。

  我怕她冲过去找刘雯雯,破坏了我们的计划,就拦住她说:“刘水姐,你现在过去,跟她在店里吵起来得多难看啊?不如我先陪你出去散散心,等你们回家再说吧。”

  刘水叹了口气,说算了,她现在只想一个人静一静,然后就心情低落的走了,我虽然想跟上她,安慰她,但我知道她看似好说话,但其实脾气倔强,我要是现在跟过去,不光讨不到好处,还会惹她厌烦,所以我只是安静的看她离开。

  等她走后,一直没说话的张恒说:“卧槽,我刚才是不是听到啥爆炸性新闻了?”

  我寻思糟了,刚才我一时嘴快,忘了张恒也在了。

  张恒好像知道我在想啥似的,让我放心,说他绝对不会把这件事说出去的,我问他为什么,他不是很恨刘雯雯吗?

  听了我的话,张恒“噗嗤”一笑,说:“是啊,我恨她,但她女朋友不是你喜欢的人么?我要是把这事儿说出去,你女朋友肯定会难受的,你也就会跟着难受,我可干不出这事儿。”

  老实说,我怎么都没想到张恒竟然还是这么细腻,又重情重义的汉子,看来当初我请他吃饭求和解,他是真原谅我了,而不是像我想的那样想占我便宜。

  我跟他说谢谢,他摆摆手说都是自己人,说啥客气话。他刚说完,视频里就传来刘雯雯怒气冲冲的骂声。

  我和张恒朝屏幕看去,就见刘雯雯涨红了脸站在那,陈建色眯眯的看着她,她斥责他的眼神肮脏,陈建却丝毫没有收敛,而是说:“老师,你装什么装啊?”

  看到完全变了个样的陈建,我有些惊讶的问张恒喂他吃了什么,原先我只是想让张恒弄点什么迷情药给他吃,让他无法控制自己,单单是这样,刘雯雯就能给气死,可现在看来,这药效很猛啊。

  张恒嘿嘿一笑,说:“进口药,贵着哪,我问我爸要的,我爸说狗吃了这个得发三天三夜的情。”

  我有些惊讶的看向张恒,寻思他跟他爸关系可真好啊,这要是我,我爸能直接把我揍成太监,想到这,我还真有点羡慕他。

  张恒没注意到我的小心思,继续说:“我看这个陈建本身就是个骚浪贱,不然也不可能吃了药之后变成这样了。”

  这倒是,陈建简直跟变了个人似的,他竟然直接扑到了刘雯雯的身上,拽着刘雯雯的衣领,眼看着就要把她的衣服给扒了。

  “咕嘟”,我听到了张恒咽口水的声音,看了他一眼,发现他眼睛都直了,其实我也是,我虽然阅览无数日本小电影,但现场直播还是第二次看,第一次是刘雯雯和刘水,那时候虽然也觉得刺激,但刘水毕竟是我喜欢的女人,更多的是难受,可这次就不同了,看到刘雯雯惊慌失措的样子,我心里感觉倍爽,脑子里就一个念头,那就是让陈建赶紧的把刘雯雯给扒光了。

  正看着,包间的门突然被打开了,然后我就看到一个男的上来就直接一脚把陈建给踹翻在地。这个人看起来很健壮,脸长得还挺帅的,但那双眼睛特别的凶,感觉跟藏了刀片似的。

  那人只是一脚,竟然直接把陈建踹到了墙上,连带桌子都踹翻了,这得多大的力气啊?但刘雯雯见自己的救星来了,竟然一点都不高兴,反而有些厌恶的说:“你怎么找到这里的?”

  那人没有回答刘雯雯,而是突然抬起头,他的目光瞬间对上我和张恒,那阴冷的眼神感觉跟要杀人似的,他抬起手,不一会儿画面就黑下来了。

  张恒说:“这人好吓人啊,我俩赶紧开溜吧。”

  我点了点头,于是我俩立刻溜走了。出了城市花园,我俩很有默契的跑了很远才敢停下来。张恒气喘吁吁的扶着墙说:“你说,这个刘雯雯啥来头啊?那男的一看就不是啥好人,刘雯雯该不会是什么黑道老大的女人吧?”

  我回头看了一眼城市花园,结果看到刘雯雯从里面出来,那男人毕恭毕敬的跟着她,看这样子,那男的应该是她的保镖之类的。

  “不知道,不过刘水说过,刘雯雯的背景很深,她曾劝我跟刘雯雯冰释前嫌,说不然我俩都得倒大霉,不过我没当回事,直到今天看到她开着那辆车,还冒出个类似保镖的家伙,我才意识到也许刘水说那些话并不是吓唬我,刘雯雯这女人是真的有很深的背景。”

  我说完,扭过头去看张恒,问他害怕不,张恒哈哈大笑着说:“听你这么说,我还真有点怕,但要是不报这个仇,我一辈子都咽不下这口气。”

  是啊,就算我一开始就知道刘雯雯真的有背景,我也不可能不报复她的,因为这女人真是太招人讨厌了。

  怕被刘雯雯发现,我跟张恒就先溜了,走半路上才想起来他是带着兄弟过来的,张恒立刻掏出手机给李虎打电话,结果李虎告诉他,自己正在局子里呢。

  张恒问他怎么回事,这才知道我们走后,李虎他们几个看到刘雯雯带着那男的出来,好像要去追我们,他们于是跑出来拦着,结果刘雯雯说是他们安装的监视器,让警察把他们连同陈建一起抓了起来。

  我寻思李虎还挺仗义的,不过刘雯雯肯定已经知道是我跟张恒搞的鬼了,只是她拿不出证据,看她能把我俩怎样。

  挂了电话以后,张恒的脸色很难看,他说:“不行,我得去一趟局子。”

  我说我跟他一起去,他沉吟片刻,说不用,说既然刘雯雯看到了李虎他们,肯定就知道是他搞的鬼,但是她不知道我俩冰释前嫌了,所以肯定不会知道我也在现场,只要我不去局子,当做啥事儿都没发生,就一定没事。

  如果说之前我只是对张恒有改观,有好感的话,那么在他说完这段话之后,我是打心眼里把他当成是自己的兄弟了。我皱眉说:“我不能叫你一个人承担。”

  张恒拍拍我的肩膀说:“没事儿,我家里有人,我会没事的。”

  我忍不住说我家里也有人,他哈哈大笑起来,说他知道,不然当初他妈也不会答应跟我爸和解的,还说他妈本来可是一心要让我坐牢的。

  我说:“那你还……”

  张恒笑嘻嘻的说:“行了,别说了,我去局子里,你装不知道,这事儿就这么定了,而且你家虽然有钱,论道上的人,认识的不一定有我家多,有些事儿啊,我能办成,你办不成。”

  他说完就直接打了辆车走了,上车前还跟我说,如果我把他当兄弟,这事儿我就当不知道。

  )*看正版0}章|N节上酷pQ匠%u网《2

  看着张恒离开,我这心里特复杂,不由打了个电话给刘水,问她刘雯雯到底是什么人,刘水问我是不是被刘雯雯发现了,我没说话,她叹了口气,说:“阳阳,你这次真的惹错人了,雯雯她啊,可是能让你们家在这座城市,乃至所有城市都混不下去的存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