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想到明天的计划,我就兴奋的不行,被刘雯雯耍了好几次了,这一次我一定要让她摔在地上爬不起来。

  但我知道,一旦这事儿被刘水知道,她会更加讨厌我,我不能让她讨厌我,所以我决定赶紧找出是刘雯雯散布照片的计划。

  只是刘雯雯究竟是什么时候拿的我手机?是她拿的,还是有人给她拿的?我一边想着一边去摸口袋,这一摸就摸到了陈建的手机,不过上了密码。

  我灵机一动,立刻去小区附近的手机店,找人给解了锁,然后打开陈建的相册,竟然看到刘雯雯和刘水的那些照片,除此之外,还有很多女人的裸照,其中还有几段小视频,打开来一看,劲爆得很,竟然是陈建和不同女人干坏事的视频。

  陈建表面上看上去那么老实一人,没想到现实生活中竟然是这样的,而且这些女的一看就是那种很廉价的发廊鸡,也就是说,陈建竟然跑去嫖娼了。

  我记得我们学校附近一条街道上,有一家白天从来不开门的理发店,到了晚上里面亮着蓝色的灯,谁都知道,那是一家挂羊头卖狗肉野鸡店,听说里面很多小姐又胖又丑,三四十块就能上一次,我估计以陈建的消费水平,就是去的这家店,而且刘雯雯肯定是发现了这个秘密,陈建才怎么都不敢背叛她,不然她把这事儿告诉学校,还有他的父母,他也就没法做人了。

  本来我还担心明天没法操纵他呢,现在我可就不怕了,我把玩着手里的手机,打了个电话给张恒,问他陈建在哪,张恒说他把陈建关在酒吧里的地下室呢。

  我说我找陈建有事,问他方不方便见,张恒很爽快的说咱都是兄弟了,还说这么见外的话干啥。挂了点话,我有点想笑,虽然我跟张恒的过节已经解决了,但我根本不会因为这件事而真心把他当兄弟的。

  打车返回酒吧之后,张恒早就等在了门口,见我来,他冲我招招手,带着我从酒吧的小门进入了地下室,我在里面见到了陈建,他趴在地上,跟条死狗似的。

  我走过去,说:“陈建,你是不是拿我手机了?”

  陈建恐惧的看着我,低着头不说话,我冷笑着说:“你小子行啊,本来我只是想适当地给你个教训,没想到你竟然做了这么过分的事,你知不知道因为你,我最重要的人再也不想理我了?你说这个仇我要怎么报?”

  陈建喊我阳哥,说他也是迫不得已,求我放过他一次,我说我不想放过他,如果杀人不犯法,我想弄死他。说完,我把他手机举到他面前,说:“不过你这手机里真是放了不少的好东西啊,你说我该把那些东西发到校网呢,学校贴吧呢,还是你爸妈的手机上呢?”

  陈建瑟瑟发抖的看着我,一个劲的哀求我千万别把这事儿给传出去,我说:“要我不传出去也行,你按照我说的去做,我就为你保密。”

  没想到都这时候了,陈建还在犹豫,我问他是不是不想,不想就算了,他忙摇头说不是,只是刘雯雯手机里有他去那地方的证据,他不敢忤逆刘雯雯,我冷笑着说:“这简单啊,明天她一过来,我就找人把她的手机给抢了。”

  说完,我问站在不远处的张恒这事儿好办不,张恒说这事儿好办的很,这年头有混子‘抢劫’‘偷盗’不是很正常的事儿么。

  我打了个响指,看向陈建,他最终下定决心,说:“好,我知道了,你要我怎么做。”我说很简单,明天我要他录音,引诱刘雯雯自己交代她干了哪些事儿,张恒在一旁说了句“这不是你最擅长的么”,说完,我俩都笑了,只有陈建苦着一张脸。

  最终,陈建无奈答应帮我,我于是和张恒离开了地下室,出去以后,张恒问我既然有了陈建的把柄,为啥不把计划改变一下,让陈建他直接配合我们。我说那样就没意思了,我就是要让陈建在发现自己被我们算计了之后,又不敢说出来。

  张恒摸着下巴说:“你小子看来真的很恨陈建啊,你俩之间到底有啥过节?”

  我皱了皱眉,没有说话,因为我不希望有再多的人知道刘雯雯和刘水的事儿,正寻思该怎么敷衍张恒的时候,他却拍拍我的肩膀说:“不方便说?我懂,那就别说了。”

  我感激的看着张恒,心里对他也多了几分好感,我说现在不方便说,以后我肯定告诉他,他咧嘴一笑,说:“行啊,兄弟我等着。现在都十二点了,你还回家不?不回去的话我给你找个空包间休息下,明儿一早一起去学校,咋样?”

  我说不了,我还有事儿,明早再见,然后我就走了。

  第二天我没有去学校,等我起来的时候,对面的窗帘已经拉开了,我正好看到刘雯雯出门,寻思可真幸运,今天放假,我还担心她俩会一起逛街呢,没想到她自己先出门了。

  我立刻用陈建手机给她发了条短信,说:“刘老师,我在城市花园,希望你能过来见我一面。”城市花园是我和张恒定下的“作战地点”,这是我们这挺有名的一个地方,陈建把地址选在这见面,刘雯雯才不会怀疑。

  刘雯雯没有回我,这也在我的意料之中,我选了一张她和刘水的合照发了过去,说:“如果您不想这个女人知道照片是您弄出去的,您可以不过来。”

  发短信的时候,我已经出去了,并成功跟踪上了刘雯雯,没想到她竟然有车,还是辆很霸气的越野车,我仔细一看,不得了!她开的竟然是乔治巴顿超级越野车,要知道这辆车在国内并不多,价格好几百万呢,刘雯雯她一个普通的英语老师,怎么开得起这么贵的车?

  我这时想起刘水的话,她说过,刘雯雯的背景很深,难道她说的是真的?

  刘雯雯开车离开小区后,我赶紧叫了辆车跟上她,然后给刘水发了条短信,问她能出来见我一面不,还说我今天就搬走,就当是最后的告别吧。

  刘水很快回了我一条短信,问我去哪见面,我说城市花园,还说希望这次见面不让刘雯雯知道,不然又误会我俩就不好了。

  刘水没回我短信,也不知道会不会来。

  这边,刘雯雯果然如我所想去了城市花园,看来她的确不想刘水知道这事儿是她干的,就是不知道她是怕刘水跟她分手,还是怕没法再耍刘水了。

  刘雯雯将车停在城市花园,门口,陈建摆着一副苦瓜脸站在那里,两人简单聊了两句就进去了。

  我在门口等了一会儿刘水,过了不久,她就来了,不过她一下车看的并不是我,而是那辆超级拉风的乔治巴顿。

  刘水皱眉说:“这不是雯雯的车么?”

  我说是,我约她来就是为了揭开刘雯雯的真面目,刘水有些生气的皱起眉头,刚要说话,我就抓着她得手,说:“水姐,我向你保证,如果今天过后,你还是决定要跟我绝交的话,我绝对会彻底的消失在你的世界。”

  刘水微微皱眉,最终还是答应跟我一起进去。张恒这时给我来了电话,我进去就看到他站在二楼冲我招手,上了二楼以后,他看了一眼刘水,眼睛亮了亮,冲我暧昧的笑了笑,问我这是我女朋友?我说还不是,他点了点头,让我们跟他走。

  来到一个空包间,张恒掏出一台电脑,递给我说:“给。”

  我问他是啥,他神秘兮兮的说我一看就知道了,然后,我就看到电脑上竟然有刘雯雯和陈建。我有些明白过来,说:“你在他们包间装了摄像头?”

  张恒说是,然后就让我们看,说来也是我幸运,陈建正好在套刘雯雯的话,说我已经知道他偷了我手机里的照片,问刘雯雯怎么办。

  刘雯雯冷着张脸说:“你找我来就是因为这件事?我不是跟你说过了,这件事解决了以后,你就不要再找我,更不要把这件事传出去,否则我会把你的‘秘密’捅破么?”

  陈建可怜兮兮的说:“刘老师,你不能这样对我啊,我好歹帮了你那么多忙,现在王阳盯上我了,你就帮帮我吧,你不用干别的,帮我拍个视频就行。就上次那样,给我一套王阳穿的衣服,我去偷袭张恒,你给拍下来就成,张恒被打两次的话,肯定会弄的王阳很惨的,你不是也看他不顺眼吗?”

  刘雯雯眼神更冷了,说:“如果我说不帮呢?”

  陈建说如果不帮,他就把手机里的照片都刷出来,贴到刘水的公司,还要告诉刘水,上次那照片是她贴的。

  J酷匠$。网k永P久/%免.v费看%小…E说v

  刘水大概没想到自己的傀儡也敢这么威胁自己,顿时说了句“你敢”,我激动的看向刘水,此时她的脸色很白,眼睛也红红的,我轻声说:“刘水姐,这下你知道了吧?我真的没有骗你。而且,刘雯雯还跟我说,她会报复我俩,我怀疑她不跟你分手,就是想慢慢折磨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