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操场,李虎带着陈建那帮人群殴我,我这次也学聪明了,一上来就瞄准了陈建,把这几天的怒火都撒到他身上,把他揍得嗷嗷直哭不说,可能因为我出手太狠了,还把李虎他们几个人给镇住了,李虎骂了我一句“疯子”,让我等着,就带人走了。

  我知道李虎这人其实胆子很小,典型的欺软怕硬,他看我这么凶,就算人多也不敢把我怎么样,所以才灰溜溜的跑了。

  一瘸一拐的出了学校,我给刘水打了个电话,说我要去她小区租房子,她听了以后,笑呵呵的说:“真的吗?你要来这里的话,我们岂不是天天可以偷.情?”

  听到这话,我浑身的血都沸腾了,她说:“怎么样?是不是很激动?不过姐姐是开玩笑的。”

  我说:“我可不管你是不是开玩笑的,我反正当真了。”

  挂了电话,我心情大好,刚要去买吃的,身后就传来李燕妮的叫声,我一回头,看到她红着脸瞪着我的屁股,说:“你……你……你这人怎么这样啊。”

  我寻思咋啦,我屁股太翘了,把她给激动的不行?

  李燕妮走过来,在我背后扯了一把,瞬间把刘水姐那条黑色蕾丝内裤给掏了出来,我瞬间愣住了,李燕妮涨红了脸把内裤往我身上一甩,骂了我一句“变态”,扇了我一巴掌就跑走了。

  攥着刘水姐的内裤,我让李燕妮听我解释,不过她已经跑了,我尴尬的把刘水姐的内裤揣口袋里,寻思肯定是打架的时候用力过猛,把内裤给颠出来了。真是巧了,怎么偏偏让李燕妮这丫头看到了呢。

  这下好了,李燕妮肯定不愿意再理我了,想到她是第一个肯跟我说话,肯对我好的同学,我心里还蛮难受的。

  因为怕内裤再露出来,我没敢塞回去,跑学校附近的运动商店买了个包,把内裤装黑袋子里放在了包里。中午回去的时候,一进班级,我就朝李燕妮瞟了一眼,她也在看我,见我看她,脸涨得通红不说,还赶紧把头给低下去了,看来这小妮子是不会再靠近我了。

  管她呢,只要刘水姐理我就好了。我回到位子上,突然看到一本书里露出一个小纸条,打开一看,只见上面写着:那一巴掌真对不起,我刚看到那一幕,实在是太激动了,现在想想,你喜欢穿女士内裤是你的自由,我不该打你的。

  我忍不住笑出声,什么啊,这丫头以为那内裤是我穿的啊,真是单纯。不过还是不告诉她真相好了,不然她肯定再也不理我了,现在想想,我在学校难得有个能说话的人,要是就这么不理我了,那多无聊呀。

  我把纸条撕了,等到放晚自习的时候,我飞快的冲出教室,在路过她的时候,往她桌子上扔了一张纸条,纸条上写着我的手机号,还有一句话,那就是:“我原谅你了,还有,谢谢你替我保密。”

  一路飞奔出学校,我并没有急着离开,而是躲在暗处,我要跟踪陈建,看看这家伙到底搞什么鬼。

  等人走的差不多了,我也没看到陈建,寻思他该不是已经走了,我没看见吧。正准备离开,就见陈建出了学校,而且还是一个人出去的,出来的时候,他就跟贼似的四处张望,直到确定没人了,他才急匆匆的走了,我撒开脚丫子就去追他。

  我的速度很快,初中时还获得过校运动会短跑两百米冠军,加上陈建并没发现我,所以我很快就追上他了。

  追上他以后,我直接勒住他的脖子把他拖进了小巷子,他有些惊慌的问是谁,我说是我,他愣了一下,说:“王阳,你……你想干嘛?”

  把他拖进巷子里之后,我直接一脚把他踹在了地上,然后骑在他身上,狠狠卡住他的脖子,说:“听说你昨天穿了跟我一样的一套衣服?”

  陈建脸色一变,问我怎么知道的,然后支支吾吾的说穿了又怎么了,他就不能跟我穿同款啊,我说那他手上咋拿着板砖,他脸白了白,说他愿意拿啥就拿啥,我管得着么。

  这小子嘴挺硬的,我冷笑着,扇了他几巴掌,说:“你跟我说实话,你是不是穿着我的衣服,装成是我,然后跑去偷袭张恒了?”

  陈建明显慌了,结结巴巴的说没有,还说我胡说八道,我直接朝他脸上轰了好几拳,让他老实交代,还说如果他不肯说的话,我就打的他下不来床。

  刚说完,陈建裤袋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我掏出手机,惊讶的看到来电显示上写着“雯雯老师”四个字,心里“咯噔”一声,寻思刘雯雯怎么会打电话给陈建呢?

  我按下了接听键,就听刘雯雯说:“陈建,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这个星期之内,我要看到王阳打架斗殴的视频。”

  我愣住了,刘雯雯问陈建怎么不说话,我瞪了陈建一眼,示意他说话,他说:“老师,视频的事儿倒是不难,但你确定这方法真的能把王阳送局子里吗?我都那么诬陷他了,他不还是和没事人一样出来了。”

  刘雯雯冷笑着说:“没事,我早就料到会这样了,但我就不信他每次都这么幸运,游戏才刚刚开始而已。”

  说完她就挂断了电话,我攥着拳头,满肚子怒火无处发泄。真没想到,陷害我的人竟然是刘雯雯,我也真是蠢,怎么就没想到她呢?要知道,她是唯一一个,和我、张恒都有仇的人,打伤张恒陷害我,对她而言简直就是一石二鸟之计呀!

  而且听她那意思,之前那事儿只是一个开胃小菜而已,真不知道这个疯女人接下来会做出啥事,又想把我整到多惨。我问陈建到底是怎么做的,他估计是怕我像搞臭张恒那样搞臭他,不敢有一点隐瞒,一五一十的把事情说了出来。

  原来,那天陈建换上一身跟我一模一样的衣服,趁着张恒落单,一板砖把他的后脑勺给敲破了,刘雯雯躲在暗处拍了张照,因为没有露脸,加上我跟张恒的关系恶劣,所以看到照片的所有人,都理所当然的认为是我揍的张恒。

  我从陈建身上下来,冷冷的说:“陈建,行啊你,没想到短短几天时间,你就成了刘雯雯的狗腿子,我说,你俩咋‘勾搭’上的?”

  陈建忙摆着手说:“阳哥,你听我说,我其实不想帮英语老师的,可她抓住了我一个把柄,如果不帮她,我一定会被退学的。”说到这,他可怜兮兮的说他家穷,他又住在偏远的乡下,好不容易考到县城来上学,他不想前途尽毁。

  我好奇的问他到底被抓了啥把柄,他说他不能说,我直接给了他一巴掌,说:“我看你压根就没啥把柄搁她手上,你只是想拍马屁,献殷勤而已。陈建,你知道你长啥样吗?狗腿子长啥样,你就长啥样!”

  陈建红着脸不说话,我叉着腰在那想主意,我觉得自己必须采取行动,先蒋雯雯一步,让她没脸,把她赶出学校。左思右想之下,我做了个决定,那就是将计就计!

  这一次,我要刘雯雯彻底毫无翻身的余地,要让她也感受一下名声尽毁,走到哪都被人用异样的眼光看着的日子!

  我说:“陈建,知道我为啥能在‘犯事儿’之后平平安安的走处警局,还没受到学校的处分吗?”

  陈建摇摇头,我说那是因为我背景深啊,只是我一直以来都很低调而已,还忽悠他说,如果我想让他从学校滚蛋,那也是一句话的事儿。

  酷5;匠网)3首10发

  大概是我装逼的技术太强横了,陈建竟然毫不怀疑我的话,求我不要搞他,我说:“要我放过你也行,你得帮我办件事。”

  陈建忙点了点头,我让他把耳朵伸过来,告诉他要做什么,他点头应下,我拍拍他的肩膀说:“好好干。”说完我就开心的走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