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我到酒店的时候,刘水已经开好房了,她把房卡递给我,让我上去,我有些发愣,问她不跟我上去?

  刘水冲我抛了个媚眼,骂我小不要脸的,说她还急着回家见刘雯雯呢,可没时间陪我。我听了之后既失望又妒忌,那感觉就跟你去嫖娼,裤子都脱了结果发现对方是男人一样,别提多憋屈了。

  拿着房卡找到房间,我立刻洗了个澡,出来以后就把额头上的伤口给处理了一下,等我出卫生间的时候,门外传来敲门声,我透过猫眼一看,竟然看到刘水姐站在外面。

  (酷K匠☆网。o唯一U7正=4版,|其他$都是!盗9☆版%☆

  我忙将门打开,刘水姐笑着晃了晃手里的东西,有热腾腾的饭菜,还有碘伏啥的。她说知道我肯定没吃晚饭,就去给我买了饭,还让我过去,她好给我伤口上擦点东西。

  看着她气喘吁吁的样子,我心里一阵感动,直接抱住了她,她的身体又软又香,跟两年前的味道一模一样,我心里顿时有了一股子冲动。

  刘水感觉到了我的变化,顿时推开我,用手指点了点我的头说:“臭小子,姐姐就那么有魅力吗?你这开关咋老想打开呢。”说完,又摸了一下我的胸肌,说:“哎呀,不过你的身材可真好。”

  我被她说的红了脸,说还不是她太美了,让我没法控制住自己。她说我要再这样,她可就走了,我忙说别,我一定老老实实的。

  刘水白了我一眼,说这还差不多,然后就让我吃饭,我打开饭盒,发现都是我爱吃的菜,没想到刘水依然记得我的口味,这是不是说明她心里一直都有我?

  我一边吃,刘水一边给我伤口涂东西,这期间她总是摸着我的伤口,心疼的说我爸下手也忒重了,这得多大仇啊。

  她的手指很细很滑,而且就跟打火机似的,摸我哪里,我感觉哪里就着了火。不过,可能因为她提起了我爸,我啥旖旎的心情都没有了,说反正我爸又娶了一个,打死了我,大不了再生一个。

  刘水笑眯眯的说:“他俩不可能生孩子的。”

  我一愣,问她怎么知道,她半眯起眼睛,神秘兮兮的说她就是知道,但就不告诉我原因,说完,她拍了拍我的肩膀,说时间不早了,她真要回去了。

  我赶紧拉住她的手,说:“刘水姐,你别走,我害怕。”

  刘水咯咯笑着,甩开我的手,骂我小坏蛋,说我想用这种方法骗她留下来,也忒没有新意了。

  谎话被揭穿了,我有点不好意思,刘水这时突然捏了一下我,说要不然给我找个小姐陪陪我,我被她捏的又疼又爽,伸手拍了下她屁股,说我才不要找小姐呢,我心里只有她。

  刘水说我嘴巴还是这么甜,以前她就是被我这张嘴巴给迷惑了,差点走错了路。听这话我有点伤心,寻思她是在后悔跟我那段往事吗?

  她这时要走,我忙让她把手机号给我,她跟我要了手机,给我输了个号码,然后把手机还给我,踮起脚尖,凑近我耳朵说:“这号码是我专门为你开的,雯雯不知道,所以你千万要保密哦。”

  我心里一阵悸动,点头说好,她亲了亲我的脸颊,说那她走了,我说我去送她,然后飞快穿了衣服,就同她一起下楼了。

  把她送上车,我暗下决心,一定要尽快让她成为我的女人,这样我们就不用偷偷摸摸的,我也不用忍受她天天跟别的女人干那事儿。

  刘水姐开着车走了一会,突然又把车倒了回来,她按下车窗,把一个东西丢给我,我低头一看,竟然是她的裤子,她笑眯眯的说:“害怕的话,就搂着它睡吧。”说完就开车走了。

  我攥着她的裤子,想着她搔首弄姿的样子,心里就燥的不行,心说她可真是个勾人的狐狸精啊。

  第二天,我退房去了学校,临走前我把刘水的裤子揣兜里,省的丢了。

  因为起的有点晚了,我到学校时,已经开始上早读了,等我进了班里,发现所有人看我的眼神都不大对劲。我回到座位,李虎走过来拍拍我的肩膀,跟我说中午学校后操场见,看来这是准备给他的恒哥报仇呀。

  虽然真不是我打的张恒,但我知道就是我解释了也没人信,何况我跟张恒的关系本来就不好,所以我干脆不解释,而是点了点头说好,李虎说了句我还挺有种的,就回到了座位上。

  早读课下了以后,班里同学都去吃饭了,李燕妮磨磨唧唧的走过来,说:“你身上怎么又添新伤了?”

  我说没事,习惯了。她撇撇嘴,问我昨天到底咋回事儿,怎么会把张恒打了的,我说我是被诬陷的,我压根不知道张恒被打的事儿,李燕妮没说话,我说不信就算了,我没指望任何人相信我。

  李燕妮眨巴眨巴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说:“我相信你。”

  我有些意外的看着她,问她为啥会相信我,她说因为我没理由骗她啊,然后就问我那事儿怎么处理的,说全校都在传我进局子里了,还说我要蹲监狱。

  我说现在已经没事了,就是憋屈,觉得自己吃了个哑巴亏,明明我啥都没干,却要给别人背黑锅,还挨了顿打,我真咽不下这口气。

  李燕妮突然说她昨天在街上看到陈建了,我说看见就看见了呗,在路上遇到个同学不是很正常的么。李燕妮说才不正常呢,她看到陈建跟我穿着同样的衣服,差点以为是我呢,还说陈建当时鬼鬼祟祟的,手上还拿着块砖头。

  我顿时起了疑心,问她:“陈建有没有看到你?”

  李燕妮摇摇头,说:“本来我以为他是你,准备跟他打招呼的,但是他看起来很慌张,不等我打招呼就跑没影了。”

  听她这么一说,我感觉陈建真的特别可疑,他好端端的穿跟我一样的衣服干嘛?难道是为了装成我的样子?这么一想,我顿时想到自己被诬陷的事,难道……是他装成我的样子打的张恒?

  正琢磨着,李燕妮又给了我一个劲爆消息,她说:“还有,昨天警察来,还把陈建给叫出去了,他好像是给警察提供了什么证据,用来证明是你打的张恒。”

  还有这事儿?我说八成就是陈建嫁祸给我的,这傻逼,如果被我找出证据来,看我不弄死他。

  我说我会去查这件事的,然后望着李燕妮那张白净好看的脸,问她:“不过,你为啥愿意跟我说话啊,班里同学不都排斥我呢么?你跟我走的太近,就不怕被他们排斥?”

  李燕妮说:“也不是排斥吧,只是你不跟大家说话,她们觉得你不好相处,也就不理你了。我是通过昨天的事儿,觉得你这人也没想象中的那么难相处,所以才肯理你的。我说,你要不要改改啊,主动跟别人说说话,他们自然也就愿意跟你说话了。”说完,捧着自己的脸颊,自恋的说:“何况我这么可爱,谁愿意排斥我呀。”

  我真是败给她了,我笑了笑说我试试,李燕妮让我加油,这时,她突然朝窗外看了一眼,脸色一变,说她还有事,然后就急匆匆的跑出去了。

  我好奇的朝教室外看,发现有个高大帅气的男生正站在我们班外面看我呢,我记得他好像是我们高二的扛把子,叫刘鑫,他怎么会在这?

  正想着,李燕妮已经来到了刘鑫面前,她的脸蛋红扑扑的,看起来很害羞。难道他俩是情侣?

  没一会儿,李燕妮就跟着刘鑫走了。她走以后,我就在想她说的那些话,决定趁陈建落单的时候,把他抓起来问问。

  除了这事儿,我今天还得去租房子,我决定了,就租刘水姐住的那片小区,虽然那里贵,但只要能靠近刘水姐,我愿意花这笔钱。

  一想到以后天天都能见到刘水姐,我心里就激动的不行,乐呵的一上午都没咋听课。很快熬到了放学,我正准备去小区找找房子,李虎就走过来拦住我说:“想跑啊。”

  我这才想起来他跟我约架的事儿,说:“没,走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