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之间,父亲和那青霜都来找过自己,父亲只是来看望一下他,并且给他带了一些灵材食物,看着父亲那慈祥的面容天赐暗暗发誓自己一定会出人头地,让父亲扬眉吐气一番。

  而青霜小丫头则是找他过来聊聊天,谈谈比武大会上各家的出色的子弟。

  从小丫头的嘴里他得知,前两天二伯父的儿子杨恒和杨雪云已经被“玄上宗”收入了精英弟子,比武大会之后就会前往宗门!

  听说此事让那二伯高兴得差点喜极而亡呢!天赐听到后也是够无语的了,有必要这么高兴吗?真的想笑死??

  另外还得到一个十分重要的信息这次参加比武大会的共有四十人。最少的武者三层,最高的是武者七层,而且听说武者七层共有三人,不过除了杨恒以外其余两人他从未见过,应该是旁系的天才吧!

  “以我现在的实力,面对七层绝对必败无疑,看来只能冒险一试了,如今我的四层境已经完全巩固!”

  他拿出了一个小瓶,从中取了一颗珍珠般的珠子。

  若想明日在比武大会上扬眉吐气一番就必须冒此风险,不管如何,拼了!

  只有再突破一个境界他才有和七层一战之力!距离上次突破已过去了十几天相对于前几次几天突破三个境界来说这次他做了充分的准备。

  天地灵力与月之光华这两种力量源源不断的转化为真元进入他的身体。

  有了前几次的突破还有上次差点爆体的经验,他的对突破也掌握的越来越深湛。

  这一次和突破第四层完全不一样,吞下聚灵丹他迅速的将灵力汇入经脉冲击,并没有想象中的剧痛发生。

  当灵力成为将经脉再次扩张大的时候,他浑身都是汗珠,一种虚弱感传来,在突破的过程中,大量的真元在冲击扩张筋脉消耗殆尽。

  “轰!”

  他的身体猛的发出一声,闷响。

  修为达到了武者五层境,灵魂中的月形物体也比之前亮了一份,范围也增大了一丝。

  筋脉也是之前的几倍之大,可以吸收容纳更多的真元了。

  “这次的突破竟然比之前容易了许多,难道说是因为身体的强度增加了?”天赐心中一动,料想起之前的突破身体的痛处这次竟然下降了不少。且在突破中身体对于突破所带来的改变也更加的适应了。

  “如今以我武者五层的力量应该勉强可以和七层一战,有月之守护和断剑额外为我增添了不少实力。”他之前问过青霜,比武大会的规矩便是不能下死手,而至于其他则任由比武者自由发挥。

  不过,如果让别的武者知道天赐这时的修炼速度,一定会被气得吐血而亡的!

  五层,他们很多都花了五年七年八的时间不等,就连那杨恒十岁开始修炼,也花了一年半的时间才修炼成功。

  而在这一个月的时间里便将修炼到武者五层的,方眼整个大陆,不能说没有,那也是凤毛麟角般的存在,听说那洛云宗的历代天才中倒有这几个这么逆天的……

  而现在,这世间又多了一个杨天赐!

  “以我现在的实力不知全力之下可以发挥到什么样的力量!”

  顾不上身上汗味,他离开了房间。

  最近为了修炼,他将院落中大大小小的石头都破坏的差不多了,幸好府中之人除了父亲以外没人会光顾他这里,而父亲每次也是晚上才过来,基本上是来去匆匆根本没注意到院子中少了些什么。

  看着所剩无几的石块,他只得苦笑一声,若不是明天就是比武大会了,反正也会露出实力他还真不想在院子中继续搞破坏了“就你了!”

  天赐在一块比自己还高大的石头前停下,测试自己的力量。

  双腿微微弯曲,双拳紧握,一股强烈的真元猛然爆发,如同一坐蛮神屹立在大海之中。

  踩踏着特定的步伐,双手不断打出拳风,力量越来越强。

  “蛮神九拳,第九拳,怒海移山!”

  “嘭!”

  石块上,顿时化为两边分开,一条笔直的缝隙出现在中间。

  这拳看上去似乎还没有之前的威力大,但事实上却是他力量运用上的进步。

  将力气以气浪化为一道直线行走的力量,像刀子一般将石块整齐切开!

  如果这一招用到人的身上,可想而知,那那么,那人的下场可想而知,将会被整齐的从中间分割而开,变成两边!

  “这些日子月之守护也将身体淬炼的十分强硬,力量也随之进步了几个台阶,现在我完全能发挥出近六千斤的力量!可与七层一战了!”

  普通的五层,借助武技最多能发挥到三千多斤的力量!

  他刚刚突破便能发挥到六千几的力量,已经非常不错了,随着修炼的加深,力量也会越来越大。

  正准备再修炼一下月之守护,一阵脚步声传入了他的耳里,进入武者五层,武官的敏锐度再次提升,百米之内的任何风吹草动都尽收耳中。

  他立即收敛气息,飞速的回到了房间中。

  很快,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了他的视线中。“老爹。”

  男人微微点头。今日看父亲的神色似乎和往日不太一样啊!天赐在心中暗暗想到。

  杨父这次自然也为他带了些吃的,将东西放好后,他望着天赐,神色间似乎有复杂,迷离,矛盾还有不舍!

  感受父亲的思绪,天赐十分的安静的坐到父亲的对面,一点声音也没发出。

  半响之后,杨青峰才从哪中状态中出来,眼眸中闪过一缕柔情。

  这是他第一次在父亲的身上感受到“柔情”二字,与往日在家族中顶天立地威武严肃的父亲判若两人。

  “老爹。”

  杨府看向天赐。

  “老爹,您今日?”天赐感觉父亲似乎有什么话对他说,他有种预感接下父亲要对他的说的将对他很重要。

  “明日就是比武大会,大会一完你也要走了。这一别不知何年何月才能相见,为父不图你风光无限但求你平平安安便好。”

  “不,老爹,孩儿一定会创下一番成绩为您扬眉吐气给您脸上天光!”简单的言语中透露出一种坚毅。

  杨青峰微微一笑,倒不是他不信天赐,而是为他能够振作起来感到高兴,即使不能做武者,但同样可以在别的领域取得成就。

  “想必你很想知道自己的母亲的情况吧?”父亲的天赐双眸一凝。

  天赐心中一惊,老爹这次竟然亲自向他谈到他的母亲?他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在天赐的记忆中得知,他从小没少问过父亲关于母亲的下落。可是每次父亲都是闭口无言神色冷漠,几次之后,天赐也不在询问了。

  今日父亲怎么自己提起了?他有些想不透。看着天赐的样子杨父苦涩一笑,也是,以往他都一直拒绝回答这个问题的。

  “也许,明天过后我就不是家主了!所以,我现在是时候告诉你一些事情了。”杨父的声音中带着一丝疲惫和庄重。

  V酷匠网=永X^久U免费看小说

  “父亲!你…”天赐闻言大吃一惊,难道是大伯二伯和家族长老他们?

  杨父摇了摇头,乌黑的眼珠中一枚精光闪过“你以为父亲会怕了他们吗?是我自己感觉累了,不想参与家族中的琐事了!”说话家一股凌厉的气息猛然从他身上爆发出来,天赐顿时感觉自己如同身处大海之中,心中不禁有些惊骇。

  父亲的修为高出他太多,他根本无法判断他的修为。

  好在这只是气息而已,而且转瞬即逝。“其实你母亲还活着!”简答的一句话,让天赐心头一震,母亲还活着?那么她去哪了?难道也是和前世的父亲一般?抛下他一个人走了?

  “她并不是我天水城之人,她有着很强的背景和身份,为父当年年轻之时游历大陆正好遇上你娘,你不知道,你娘的容貌那可是风华绝代,绝代无双,我和她一见钟情,之后一同修炼……

  听完父亲的讲述,天赐心头如江海一般剧烈的翻滚起来。

  他深深的体会到了父亲是多么的爱着母亲,也体会到母亲离开父亲时的无奈。看着父亲讲着和母亲的那些事,他柔和的目光就好像是回到了二十几岁的时候,与母亲相遇的时候。

  谁说世间没有真情在?

  父亲与母亲便是最好的证明!只是,为何!他们要生生拆散一对有情人?为何要将我抛给父亲,一家人永不能相见?

  “不!”这一刻,他在心里发誓!没有人可以拆散他们一家,没有人可以!

  “父亲要告诉你这些,也是因为我退出家族之位后也许会去很远的地方,我不想你以后一直不知道你娘亲的事情。”

  “父亲,你要去找娘亲?”

  杨父微微沉吟,点了点头。如今儿子已经长大,未来如何他也无能为力了。

  两人陷入了短暂的沉默:“父亲可以告诉我母亲究竟在何处吗?”

  杨青峰成熟稳重的脸庞上微微一顿“神月国都城。”

  “您说母亲大人就在都城?”天赐心中大感意外,母亲竟然就在神月国的都城!因为他现在所在的天水城也不过是神月国无数城池中的一个而已。听所神月都城——神月城卧虎藏龙武步天下,是神月国最强大的力量,即使是宗门也无法和神月城相比!听说在神月城,就连武师也是如同蝼蚁般的存在。

  “父亲真的决定好了吗?退出族长之位?”他盯着父亲的眼睛,如果父亲的退位是因为他,那么他一定会证明给父亲看的。

  看着那坚定的眼神和执拗的面容,杨父心中不知为何,似乎感觉到儿子在这一颗真的长大了,再不是那个懦弱无能的杨天赐!下一刻,他神色闪现出一丝异样,抓着天赐的肩膀惊愕的说道“你成为武者了!”

  天赐握了握拳头,点了点头,此刻,他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了!如果自己还是那个普通人就算再振作起来,恐怕也是无用吧!在这个世界上,唯一能让人信服的就是实力。

  “哈哈哈哈……”杨父猛然大笑起来,那声音中仿佛带着一种解脱,一丝狂傲,一份希望。“好,好!不愧是我杨青峰的儿子!!”

  “为父已经决定好了,这位子我早就不稀罕了,以前是因为有你在,但现在你长大了,有了自己的命运,为父也该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