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这远远还不能满足,武者二层在杨家也算不了什么,别人只会以为杨天赐是走了****运了侥幸达到了二层罢了。这实在没什么好值得骄傲的,武者九层本来就是最底层的境界,那些强大的武者上天下地飞龙腾海无所不能,而自己离他们是何等之远。

  ……

  他来到院落中的一块大石前。

  石头大概有一米七八的样子,和天赐的身高差不多。

  天赐深吸了一口气,全身真元猛然散发,身体顿时摆出一个古怪的姿势,倒和那基本功站桩有些相似,随即他左脚猛的一蹬,嘴中发出一声大喝,双手握拳朝那大石砸去!

  “轰!”的一声那巨石竟然应声而碎!强烈的气场带着大量的碎片朝四周飞溅而去,竟在四周的墙壁上砸出一道道印坑。

  “蛮横如象,.力如蛮神,拳如怒海、身如飞燕……..”这蛮神九拳将力与速相结合,果然厉害非常,不过我现在才武者二层是在难以将它的威力全部发出..”天赐的目中充满了冰冷:“但这府中的下人,应该没人能欺负我了吧!”

  “咚~咚咚”门外忽然响起一阵敲门声,天赐连忙将自身气息收得无影无踪。“什么会来找我?”

  大门一开,一个看上去高高瘦瘦面如猴腮的青年正一脸傲然的站在门口:“杨少爷,杨府一年一度的弟子比武大会一个月后就开始了,长老特令我来传达一声”那人说完,吐了口吐沫落在天赐脚下又道:“不过,杨少爷,这貌似没您老什么事,嘿嘿”

  就在那青年准备去往下一出通报的时候,背后突然响起了一道阴冷的声音:“赵三,将你的吐沫给我擦干净”

  那青年显然被突然响起的话愣住了,但不是因为吓住了,而是往日里就算是吐口痰那废柴少爷也不会说什么啊?

  赵三转过身看着满脸阴沉的天赐忍不住打了个颤。心想自己怎么回事?自己好像也是一位一层的武者,难道还怕一个废柴吗?

  “天赐少爷,您如此刁难小的就没意思了吧?”赵三故作镇定的道。

  眼眸中闪过一丝电光,天赐没有说话,而是冷冷的注视着赵三,在那双眼睛之下,赵三顿时感觉自己像被一条毒蛇盯住一般,那赵三不禁后退了两步。

  “我数三声,一、二.”就在天赐要喊出第三声时,那赵三在阴晴变化下终于崩溃了。

  赵三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妥协,也不知道自己在怕什么,可是作为下人他是很有直觉的,他觉得如果自己今日不按他的说法做,将会有苦头吃!在最后一刻他低头了。

  他连忙跑到那口吐沫旁边,用自己的衣袖将之擦得干干净净,附带也将那台阶上的灰尘也擦了一遍。赵三有点后悔自己刚才的举动了。

  天赐见那赵三老实的听完了自己话,神色才恢复正常。他堂堂一位府主少爷竟然沦落到下人嚣张的程度,真是笑话!

  “滚吧!”天赐冷冷说出了两个字后,便转身关上了大门。

  赵三见此全身送了口气,擦了擦额头的冷汗,如赦大令。暗道这次杨天赐回来后像变了个人一样,自己以后一定要小心一点不能得罪他了……

  回到院落中后,天赐嘴上露出一枚笑容,从现在开始他会让所有敢在他面前嚣张的人诚服!

  “比武大会!”天赐微微沉吟了一下,随即眼中闪过一丝灵光“比武大会就是我杨天赐洗刷屈辱之时!”

  比武大会,天赐当然十分清楚,杨家所有年龄十八岁之下的武者都可以参与,除了杨家直系的少爷小姐,那些堂兄妹也会各地赶来参加。

  届时杨家的长老和那些亲戚都会赶来观战,比武大会是杨家一年中最大的盛事。

  哼,不过这倒是件好事,人越多越好,正是我扬名立万的大好时机,但此战中倒有几个颇为棘手的人物啊!

  “大伯杨林家的三兄妹,老大杨风在洛云宗倒是不可能回来,、二儿子杨天也是我的死对头武者四层,倒是他的小女儿资质不凡已经进入武者五层的境界。

  这大伯的还好一点,倒是那二伯父那两兄妹更为棘手啊!“大女杨雪云武者六层,老二杨恒武者七层这两人皆是家族的两名最耀眼的明星,只有击败这两个自己才能脱颖而出!

  至于其他堂兄堂妹的他倒不是很清楚,但想必不会比这杨恒的修为更高了。

  往年天赐连一层武者都未进入,所以从未参与过,这一次他就要证明给所有人看看。

  “可是只有一个月的时间了,一个月,我如何才能将修为提升到和武者七层的杨恒面对呢?

  “修炼、修炼、修炼”

  一滴滴汗水如雨流淌而下。

  直到天黑,他才停止修炼。尽管修炼之后他的身体可以通过天地灵气来代替食物给身体补充能量,但是他现在才二层,还做不到不吃东西的地步。

  “天赐?”门外一道声音传来,天赐微微一愣。不等他开口便看见大门被推开了,一个身材提拔,气势不凡,眉目间与天赐还有那么几分相似的中年走了进来。

  ●$酷$O匠网J@首~3发

  “老爹。”中年人正是杨家的家主杨青峰,也就是杨天赐的父亲。他现在已经承载了之前扬天赐的全部记忆,此刻也可以说身心都将眼前之人当做亲生父亲,这一声老爹也是叫的极为贴切。

  “天赐,你”杨青峰自从那日天赐回来后因为俗世缠身一直没有来看过天赐,但他一眼便感觉出天赐似乎和往日里有些不同了,和那个一看见自己的畏惧,懦弱的儿子完全变了两个模样。

  “父亲,怎么了?”天赐见杨青峰这副模样,心里还下意识的咯噔一下,难道自己刚才露出什么马脚了?

  杨青峰微微一笑,没有说什么。他是天赐的父亲,能够看到儿子振作起来是他心里最希望的,别人都看不起天赐,可是他从来没有过,只是有时候,他也会觉得累,来自家族的压力让他长长感到身心疲惫。

  “这是为父特意吩咐厨房为你做的,都是你最爱吃的。”说着杨青峰和天赐走进了屋内。

  见到杨父竟然特意为自己带东西吃,天赐心中一暖。

  “天赐,你这次回来还准备回洛云宗吗?”

  杨天赐微微沉吟,这事老爹倒是给他提了醒,这杨天赐本是从落云宗偷偷跑出来自杀的,而洛云宗和杨家现在都知道了他私自偷跑的事情。本来他作为一个没天赋的弟子在洛云宗也不受重视,那些落云宗的长老没一个看得起他,不过作为家父家主的儿子,他们自然还是要留意一下的,因为每年杨青峰没少给洛云宗送礼。

  虽然杨天赐没用,但是作为父亲他必须要尽全力给他最好的。倒是可惜了杨父的一番苦心,若是让他知道自己的这番尽心却换来了杨天赐的懦弱自杀,恐怕这位年近半百的中年汉子也未必经受得起这个打击吧!

  “老爹,洛云宗我还是要回去的,但是等过了一个月后再说吧!”天赐在心中想了一会后,决定了下来,洛云宗自己是肯定要再回去的,否则就浪费了杨父这么久的心血。

  而且洛云宗毕竟是一个宗门,其中的功法什么也比在杨府强,自己想要进步肯定不能留在府里。

  “一个月后?”杨父微微一愣,一个月后不是家族的比武大会吗?难道天赐想看完家族大会再回去?哎,由他自己吧,往年他从未参加过这次让他去看看也好。

  杨父只得如此想到,至于一个月后天赐会参加比武大会,他更是想都没想,早在很多年前他就知道自己的儿子也许一辈子也不可能站在那武台上获得那作为武者的至尊荣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