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吼。”

  御风灵狐低吼了一声,颇有几分凄凉的味道,一代王者夕日欲颓,与其在着困兽笼中受尽屈辱,天天被人类观赏,还不如去吞下那丹药,死去。

  莫剑心将手伸进牢笼里面,把丹药放在灵狐面前。

  这一刻,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要知道里面的可是御风灵狐啊!是大凶之物,莫剑心还敢如此!

  “莫师兄面对着远比他强大的后期修士萧克,都敢拔剑,更何况,这笼中兽。”有长青宗的弟子低语,看着莫剑心的目光充满了崇拜。

  灵狐再度凝视了莫剑心一眼,然后将头伸过来,将丹药轻轻地咬下,吞入腹中。这一刻,在场所有人的心都蹦了起来,他们都仿佛看见了,灵狐将莫剑心的手咬断的那一瞬间,可是没有......这时候,一道身影从场中走出,是那个紫色衣袍的少年,方才与长青宗顶撞的少年,他器宇不凡,隐隐间散发着上位者的气质。

  “你很胆大,我自诩不如,能告诉我为什么吗?”紫衣少年说道,他也背负长剑,可以看出他也是用剑之人。

  “在任何时候,都不要丧失了拔剑的勇气。”莫剑心目光如炬,看着紫衣少年,他总感觉这人似曾相识,在很小的时候。

  “多谢指教。”那紫衣少年深深的看了莫剑心一眼,有道:“你有资格知道我的名字,我叫紫绝,如果哪一天你有困难,可以来紫炎帝国寻我,我比助你一臂之力,告辞。

  “那就多谢了。”莫剑心点头,当下寻思:“紫炎帝国,紫绝,紫炎帝君!这与我身世又有什么关联呢?”

  紫绝转身离开,颜竹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喃喃自语:“紫炎帝国,一门双骄,一父一子,东洲双绝,紫绝已现,可萧绝又在何方,当年之事......”

  ......当下,御风灵狐已经服下丹药,在那丹药入腹的那一瞬间,丹药瞬间浓化,化为一股精纯的药力,流入灵狐周身经脉,周身血肉,那能量之豪荡好似要将灵狐撑爆,巨大的灵力境有些液体话,浓入血肉!

  正在灵狐大喜之刻!蕴含在丹药内的剑意迸发,那蕴含了莫剑心剑道的意志,仿佛是忍受了几万年的孤寂,狂傲,在这一瞬间爆发!那种锋利之感,一阵阵地穿刺着灵狐的每一寸血肉,那种与血肉相融之感,好似用剑峰在最敏感的血肉上慢慢地滑动,那股钻心的疼痛,无时不刻地在折磨灵狐。

  “嚎!”

  御风灵狐满地翻滚,总是忍受不住,一代王者竟落得如此凄惨!不过它看向莫剑心的眸中却充满了感激,它知道眼前这人类并无害它之意,反而对它有恩!若是成功了,它就有望冲击四级灵兽,度过雷劫,褪去凡躯,立仙躯之基!

  “这不是炼血丹吗?怎会如此?”有人看着场中灵狐凄惨模样,不寒而栗,一代,王者因为莫剑心是一粒丹药被折磨至此!

  “难道说,这是药力在强到了,灵狐承受不住?”又有人疑问。

  .......灵狐双目溢血,一声声凄厉的吼声,让众人,远远止步。即使困兽笼,是以灵铁,祭炼而成,也被灵狐以血肉之躯,撞的不成形状,那丹药带给它的疼痛,让它爆发了超出平时一倍的力量!

  此刻它已经精疲力尽了,趴在那里无力动弹,周身血迹惨不忍睹,可身体的疼痛还是让它不断抽搐!

  那是剑意,不属于它的剑意,在御风灵狐体内,横冲直撞,自然是难以驯服,不然剑意若是如此简单地就能扛过,那剑修何以立无敌之姿?

  灵狐眼中闪过一抹暗淡,灵石一族有传承记忆,它知道它体内的是剑意!是人类修士最无敌的剑意,这一劫它多不过,它黯然的闭上眼睛!即使是它祖先碰到剑修,也只能避其锋芒!它又能如何?

  剑修!这两个字多么沉重!眼前这个少年,不触及帝境,竟然摸到剑道领域!这丹药真的是这少年炼制的吗?灵狐闭上双眸,无力睁开,气绝!

  颜竹小嘴微张,有些吃惊,虽然有点意料之中,但是难免震撼,一日之间,这个少年给她的震撼太多了!

  竟然真的可以炼一枚七级丹药,让养神境高手都吸收不了,要知道,七级丹药本就对应养神境,更何况御风灵狐以灵兽之躯都承受不住!

  这位少年说,这丹药只有他可以承受的住,颜竹十分期待!这局比试很显然,是莫剑心赢了!

  “啪啪啪!”

  不知道是谁起的头,在场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

  ......“炼血丹,共四炉,我成功了两炉,炼制出了七枚丹药!”于洛的炼丹房传来于洛兴奋的大喊声!

  随着炼丹房门被打开,一道身影,从里面走出,那人自然是于洛,他一脸傲世,踱步而出,当来的门口发现,空空如也,无一人!他放眼望去,发现莫剑心的丹房门,早已打开,顿时像是猜到了什么,一脸颓废,刚才的自信一下子无影无踪!

  ......于洛,也算是品德端正,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当他寻到颜竹了解情况之后,便将朱雀鼎购来赠与莫剑心,也算是君子坦荡荡。可惜丹道一途,他虽有天赋,可终其一生也只能止步炼丹道人,天意如此,他又如何逆?

  ......“少主你这几天有没有什么发现?属下等人经过这些天都打听,那萧公子好似不在这一片区域!太久远了,所有线索都淡了,这样无异于大海捞阵!”

  一个在一个静室内,一个黑袍男子对着一个紫衣少年禀报道,那紫衣少年赫然是紫绝!

  “我也没有,但我倒是发现一个有趣的人!”紫绝一笑,他说的就是莫剑心。

  “哦,那人如何?”黑袍男子问道。

  “他若是能够走出这个小地方,在东洲大陆上横行,我相信他是个不错对手!”紫绝讲到,脸上一副赞赏之色!

  ......“莫公子,你可知道,刚才那位紫绝公子是何人?”在一个僻静之所,颜竹拉住莫剑心,讲到。

  “哦,他来头很大?”莫剑心问道。

  “你可成听说过一句话?东洲双绝,萧绝不出,紫绝横行!当年紫炎帝君,与萧锋大帝纵横整个大陆,罕有敌手,闯出了东洲双绝的名号!他们自小义结金兰,如今又一起站在巅峰,豪情无限!他们定了个承诺,他们都孩子无论男女,一个号紫绝,一个号萧绝,以继承他们东洲双绝的名号!可惜萧绝大帝,精彩绝艳,年岁不足百岁,便已至人间极境,但是意气风发,得罪了一个中洲的古老传承,被灭杀!当时紫绝帝君,就算再惊艳,才帝君之境,面对着数位大帝,如何保全好友?他选择了沉默,隐忍下来,这些年他在寻找好友遗子,萧绝,不负当年结义之情!”

  颜竹解释道。

  A(酷匠网3正E版首发O

  “那就是说,刚才那人是紫绝?紫炎帝君之子?”莫剑心震惊到!他的身世之谜,好像已经揭开了那层神秘的面纱!

  “是的,没想到你竟然得到了他的认可!他估计是他父亲派他出来寻找萧绝的!”颜竹说道。

  “紫炎帝君,邪叔叔,南风小院?”莫剑心念着念着,眸中微红,隐隐有泪光闪现,不过被他很快隐去:“原来,我不是一直一个人,我还有亲人一直再寻找我。”

  这些年莫剑心只有一个爷爷相依为命,如果爷爷去了,他又变回一个人,一个真正的孤儿!如今通过颜竹的口中知道,原来他还有亲人在世,不禁感到一丝欣慰。他的人生有了目标,要去寻找找紫炎帝君了解当年的真相,为父报仇!

  当日在山洞,那神秘老者要收他为徒,他拒绝,那时,他不觉得这天地间有谁,有资格能够担任他的师尊!

  而且,那老者太过强大,他也怕在那老者的羽翼下,他无法得到足够的成长!

  如今,他来到长青门,虽然南歌将他收为徒弟,但他一直不认为南歌有资格教导他,但是长青宗的规矩如此,等哪一个他的修为超过南歌,那就以师兄弟相称,也不亏。

  以前他的目标,局限于,长青门,如今他知道他还背负着血海深仇,身上的担子不禁重了!他要更强!未来面对的可是,人世间巅峰,大帝级人物!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