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剑心眸中剑光闪烁,剑意在沸腾,被一直被压抑着,他运指如风,控制着灵力燃起火焰,尽情地宣泄被压抑的剑意,那沸腾的火花似剑一般凌厉,灼烧着丹炉。

  在颜竹面前,莫剑心极力控制着,自己地剑道意境宣泄,但是那焚烧丹炉的灵火,却成了演绎剑道的样品,看的颜竹眼花缭乱,暗道莫剑心天才,竟然可以把丹道以剑道的形式演绎!

  这一次,他不再是练习,而是真正意义上的炼丹,将自己全部的丹道知识,对丹道和剑道的理解,没有丝毫保留的宣泄出来,彻彻底底的施展出来。

  这一刻的他,仿佛忘记了所有,甚至浑然忘记了身边的一切,沉浸在炼丹之中,在只里面他看到了剑道的影子!

  他仿佛看到了一颗丹药的凝练,药力沸腾,却将所有的精华裹藏,包都裹在一颗丹丸上,那帮的朴实无华,这一刻他悟了,他明白了用剑之时,并不一定要剑意冲霄,也许可以尝试剑意内敛,剑由心生,剑随心走。

  他此刻通过丹道,对剑意的理解又上来一个台阶!可是他此刻却浑然不知,他仿若痴迷一般地沉浸在炼丹之中!将要炼制他丹道修行的第一丹!

  这是修行有顿悟,因为丹道,他对剑的理解也一样悟,这种悟,无论是对丹的理解还是对剑的理解都上了一台阶。

  顿悟,莫剑心此刻顿悟了,多少修炼之人求之不得的顿悟,让莫剑心此刻给进入了,有些人就是一辈子也进入不了一次顿悟。

  顿悟可长可短,有一些人一朝顿悟,几十年后才得以清醒,一朝得道!

  在顿悟状态下,他的手法越来越快,火候掌握地也越来越精妙,这一切好似水到渠成一般,那般自然,看得颜竹目眩神迷。只是炼丹炼着炼着,莫剑心感觉自己的思绪越飘越远。

  莫剑心此刻觉得自己神志有迷迷糊糊之感,可是思维又十分清晰。

  他迷迷糊糊之中,眼前仿佛出现了一副景象,是一位女子依靠在阁楼之上,是那位之前在梦中出现的那位女子,她就这样看着窗外,眼神很悲伤。她喃喃自语:“问谁是英雄,将红尘看破,能有几多愁?一池水浊,举目望长空!风高夜朣眬,人单满月弓,眸黑如墨。翠微湖畔知你眉眼相送;伊人轻奏一曲洞箫独钟;万般无赖只取一杯浅酌;昔日案前为伊描眉妆红;回看归路又隔青山几重;一盏青灯燃尽半夜倾诉;剑试天下无人左右;与共婵娟照谁抚平谁的伤痛;一夜春心如烟云散花落;一段回忆藏梦里缄默;飞蛾渡寒夜烛光坠阁楼;浮屠一梦如烟聚散成空;聚散成空!昔日你也曾风华绝代,叱咤于天地之间,可如今终为土灰!”

  莫剑心不懂她为何会如此悲伤,没由来的心一痛,正要询问,顿时耳边传来一个声音:“莫剑心丹药都练好了,你哭什么?”

  颜竹的声音在莫剑心耳边响起,打破了莫剑心的这一次顿悟。莫剑心奇怪,明明是顿悟,顿悟着,怎么顿悟到了那女子身上去了,难道是,自己的身世与她也有什么关联?

  “喂,叫你呢,你一个大男人,哭什么?”颜竹这时候又叫一声。

  莫剑心一愣,摸摸自己的脸颊,发现脸上真的挂满了泪水,不知为何!

  “我这是激动泪水,第一次炼丹成功了。”莫剑心看着已经炼好了丹药,牵强地解释道。

  不过此刻,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莫剑心眼中还弥留着少许悲伤,那种情绪控制不住,像是被那女子同化了一般,与她同悲,见梦境又去,心里又难免有些失落。

  只不过这情绪,被颜竹给捕捉道了,嘴上一撇,心到:这家伙心里可以有故事,不然炼个丹怎么会这么激动。

  v酷W$匠Kf网9(首发$B

  莫剑心不知道的是,他在颜竹面前,装了一回深沉。

  他右手抬起,在丹炉上一按,立刻此丹炉震动,十几枚红色的丹药,瞬间飞出,在这丹疑出的刹那,一股剑意横生,在这丹药表面弥漫。

  这丹药,给颜竹的感觉是,这不是丹药,是剑,不过看这丹丸,外表圆润,光泽饱和,丹香四逸,一看就知道这丹的品质绝对是上等!

  “一炉药材,能炼出十几枚丹药,这绝对大师手笔!莫公子,你真的是第一次炼丹吗?平常人一炉子三四个就差不多了!”

  颜竹看着莫剑心有些无语,怪胎,他绝对是怪胎!

  本来因为,他在门口挥剑斩曾书,那惊艳的一剑,已经让她震撼!她说要比丹,他应了,那时她对他,充满了信心,可是炼丹开始,连炸两次炉,一次焦!她已经对莫剑心不抱希望,认为莫剑心虽然天才,但也不过是狂妄自大之辈!不过此时看来......那丹药,在开盖的那一刹那,剑意横生,不过很快就结束了,因为剑意被莫剑心炼进了丹里,不过还是,一闪而过!

  那一刻,一股凌厉在虚空绽放,如烟花一刹即逝,颜竹微微皱眉,她感受到,有那么一把剑,来了又走,无影无踪!

  ......丹香弥漫,从莫剑心的密室飘出。

  “这莫剑心终于成功了一炉,可以他还真的是七级丹师”有人说道“不过那有如何?一炉丹药也就三四颗能有成丹,如何能够,与于洛师兄相比呢?”人群中北河宗的人道。

  “不过,莫剑心的炼丹速度,好像有点快,于洛第二炉,刚刚失败,现在应该才开始第三炉的炼制!”

  有人疑问,是呀,莫剑心炼丹速度怎么会怎么看,四炉子丹药全部完成之时,于洛刚刚到第三炉的炼制!

  ......“莫公子,这十三枚丹药,无论是从品质还是色泽来看都是上上品!几乎不亚于一下丹道大师的手笔,可否拿一枚出来让我试试效果如何?如果可以,我原因代表大行商会,已一颗一千灵石向你购买!”颜竹看着眼前,丹香四溢的丹药,感受着什么恐怖的药力波动,她断定,这是‘炼血丹’中的极品,很少人能将此丹炼到这种程度,除非丹道大师!

  “我这‘炼血丹’药力太猛,只能是,我自己服用,换做其他人,无异于,自杀!”开玩笑,这丹药,每一颗,都蕴含着,莫剑心剑意的结晶,都蕴含着大量的剑意!就是换做褪凡三境的人吞下,都难逃一死,莫剑心不相信眼前之人,能厉害的过褪凡三境的修士!

  “既然如此,那就换一个三级灵兽试试吧。随我来。”颜竹看着莫剑心认真的眼神,她在一次地选择信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不染说:

一首诗,没办法一行一行,分开,只能用标点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