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一章 生死擂

  “快看,那人就是莫剑心,刚才他在外边战败了萧克!”

  莫剑心站在第二层通道处,这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刚才一些观战的弟子近乎都是外门弟子,此刻都聚集在这第一层。

  “他想干什么,难道想进入第二层?”

  有人惊呼,这也太不自量力了吧,以化血境初期就想进入第二层,无异于痴人说梦!

  莫剑心动了,他一踏入楼梯口就感受到一股莫大的压力,那个威压只有凝气境弟子才能抗住,当然在化血境功参造化的天才也可以抗住。

  在众人的认知中,莫剑心才化血境初期远远没有那个资格!

  莫剑心感受着那股威压,以他现在的三百头牛之力,抵抗这股压力自然不难,,可是他现在暴露的实力是化血境初期,他感受着周围的目光,微微一屈膝,假装被压力所致,不过他立马掏出一枚令牌,那是早上他来时沈冰颖给他的令牌。

  令牌一掏出,令牌身上便发着淡淡的青光,形成一道光幕将莫剑心包裹在其中,莫剑心感到顿时身上压力一轻,那种压迫高瞬间消失!

  “那个令牌!据说养神境的高手可以将自己的力量,印刻在某件物体中,莫剑心手中那个令牌估计就是沈冰颖赐下的,用来为莫剑心抵抗威压用。”

  人群之中眼尖的人,立马就发现了莫剑心手中令牌的异样!

  “他好运气,拜了个好师尊。”

  有人羡慕,看着莫剑心进入楼梯越走越高,那些人目光苦涩,为什么这些事情不落在他身上。

  ......这天中午,烈日横空,生死擂周围早已外门弟子遍布,其中也掺杂着少许内门弟子,前来观战。

  !*酷$匠网永f:久免L费!看d小)、说qC

  莫剑心自从进入九峰以来就一直很神秘,有人说他是运气使然,他靠着苏墨研,靠着自己巧合的一句话,进入内门,也有人说他是天才,毕竟化血境初期十三条牛之力,放眼整个门派,并没有几人,更有人说他是绝世剑客,三天前的那一剑的风采,有些人此刻还是历历在目!

  “今日,我们估计就要见证一个天下陨落了,要怪就怪他自己年少轻狂!”

  这些弟子多数人认为萧克会赢,毕竟萧克踏入化血境后期多年,更有一柄灵器,战力可直追化血境巅峰,所以莫剑心毫无胜算!

  “那不见得。”

  还有极个别一小部分弟子,对莫剑心还是抱有一线希望的。因为莫剑心进入内门以来,发生在他身上一共就三件事,而着三件事,每一件都足以在门派引起一番风浪,所以有些人认为他不是侥幸!

  第一件事,他一语道破剑意玄机,令南歌触摸到剑意;第二他突破化血境初期,拥有十三牛之力;第三,剑塔外,他剑败萧克!如果是明眼人可以看出,那时候萧克不曾用尽全力,而他亦不曾!

  莫剑心望着高台上面的那个人,他是萧克,今日的主角之一,不过在莫剑心眼里他已经是死人了,因为生死擂二者只能活其一!

  “莫剑心,明年的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萧克眼神冰冷,对于莫剑心他是恨之入骨!那一剑太过阴毒,竟然让他直接成了阴人,今生复原怕是无望!三日来他日日磨剑,只为今朝一搏,能够将这个对手终结在擂台上!

  面对生死擂,萧克不敢大意,自古多少英才陨落在此,阴沟里翻船不止一次地发生在这擂台之上!这擂台早已千疮百孔,上面剑痕刀痕密布,甚至还有血块残留!

  “哼,笑话!今日拿你祭剑!”

  莫剑心刚踏入擂台,一股浓厚的血腥味扑鼻而来,再看着上面的痕迹,这都是前人打斗留下的,他心有所感,踏上修道一途,萧克将成为他的第一个剑下亡魂,也注定不是最后一个!

  ......当日莫剑心选了几本武技,便回到住所便静心修炼,将那几本武技硬是生生推向了一个巅峰!

  当沈冰颖得知他剑败萧克之时,也是一阵惊骇,这是何等战力?简直惊世骇俗!可是他三日后将决战萧克于生死擂的消息再度传来,沈冰颖便沉默了!

  莫剑心虽然是她的弟子,但是经过两个月的相处,她早已将莫剑心视如己出!而且她一听到莫剑心要与萧克决战与生死擂,她的心神的全部神经一下子紧绷,她才发现自己对莫剑心的情感,恐怕不仅仅是师徒之情!

  “你为什么要应战,你为何不退一步?暂时的隐忍也总比丢了性命强!你可知道那萧克可力战化血境巅峰!”

  沈冰颖满怀关切,她曾经以为她不会对任何男人起波澜,而且以她天纵之资,整个长青门她没有一个看得上眼的!不曾想就在莫剑心来的两个月时间内,她的芳心不知不觉被莫剑心俘虏,是的,被一个化血境初期的修士俘虏!

  两个月孤男寡女同住一个屋檐下两个月之久,更何况沈冰颖年方十六,正是少女怀春的年纪,而且莫剑心一身神秘,对这种花季少女有着致命的吸引力,而且他长相也是极为英俊,虽然年少尚小,但他深沉。

  “我辈修士,从不惧战!”

  莫剑心知道沈冰颖担心他的安危,而莫剑心出来都不是怕事之人,若不是为了隐藏实力,像萧克这种货色他也能一剑了之!更何况萧克都欺负到他家门口来了!

  沈冰颖看着莫剑心沉默了,久久她才开口:“这几日我和你对练,如若你达不到我的要求,三日后,我不会让你踏入那擂台半步!”

  “为什么?”

  莫剑心望着苏墨研,感受到她的目光,有着说不出的熟悉感!是的,那梦中百年,苏墨研临终前看的的目光也是如此,不舍!强烈的不舍,冰颖的目光中还带有一种浓浓的担忧!尽管被掩饰的很好,但是瞒不过莫剑心。

  “因为我是你师父!”

  冰颖开口,强忍着泪水在眸中打转,很快她背过身去,回到属于她的房间内!

  ......“咻”

  一道剑光破空而至,引起一阵气爆之音,射向莫剑心咽喉处,直欲去莫剑心性命,萧克赤目圆睁!前面可是他的生死大敌,他此刻在与莫剑心约战,生死之战!他发现在此刻莫剑心竟敢分神!这是对他赤裸裸的藐视!他大吼,他不甘!三天前的那一剑,他回去一遍遍的回忆,结果他发现,那成了他难忘的心魔!

  “你竟敢在此刻分神,如此羞辱我!”萧克气急!

  空中那道剑光声势浩大,带着一股凌厉的劲气卷席而来,萧克本是化血境后期修为,在加上他手中的那柄下品灵器‘玄灵剑’的加持,在这一击绝对达到了化血境巅峰之境的威力!以‘玄灵剑’之锋利,怕是巅峰之境的修士也不敢硬接!

  “莫剑心这下子死定了,那一剑绝对跨越到了化血境巅峰之境的威力!可以他也是天纵之资,若是假以时日,给他时间成长,那达到冰颖师姐那层次也不是不可能!”

  台下方群众感受着这一剑的威力,都觉得莫剑心在劫难逃,都不禁为这新晋个天才感到惋惜!

  “哼,跳梁小丑!”

  苏墨研也隐匿在人群之中,她一脸寒气,有人竟敢打莫剑心的主意!不过她知道莫剑心的实力,像萧克这种货色来几个,杀几个,绕是如此,她还是很生气!

  “加油!”

  沈冰颖在心中默默地祈祷莫剑心躲过这一剑,这几日她对莫剑心所展露出来的实力有大致的了解,不然她也不会让莫剑心踏足擂台,在她的认知中莫剑心有着稍微周转化血境巅峰存在的能力,这让沈冰颖惊叹不已!

  不过沈冰颖对莫剑心还是并不放心,沈冰颖已经暗暗打定主意,若是莫剑心真的到了山穷水尽的时刻,就是拼着违反门规,她也要将莫剑心救下!

  “嘿嘿,这下看你还不死!以化血境初期就敢力搏后期修士?这不是找死是什么,更何况”

  “嗯。”

  莫剑心看着破空而来的剑光,眸中才荡起一丝波澜,他微微一移步,身子一偏,与那道剑光险险擦身而过!

  一丝发丝,被纵横肆意的剑气斩落在地,一身袍被撞击引起的气浪,吹得鼓鼓!

  那道达到化血境巅峰威力的剑击,斩在擂台之中的地板上,仅仅只是荡起点点火花,并未留下什么痕迹,不难看出擂台之坚固,不是化血境可以撼动的!

  那么留在什么的刀剑痕迹,绝对远远超出了化血境的层次!

  “呼!”

  “竟然让他躲过了!好险,若是我恐怕早已成为他的剑下亡魂了!”

  有人惊呼,有人感叹,都在那自己与擂台上的莫剑心做比较,放到他莫剑心面前,自己什么也不是。

  “竟然让你避开了一剑,不过接下来,你就没那么好运了。”

  萧克紧盯着莫剑心,看他一脸风轻云淡的样子,心中隐隐感到有些不妙,莫剑心闪躲的时候并没有任何狼狈之色!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1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