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座山下,莫剑心眼前的万丈高山,正是那长青门的立派之所,在山脚下可以遥遥看到山上云雾环绕,一派仙家之气,随着那一群修士带领,莫剑心三人顺着山路,到了半山腰之时,在莫剑心的前方出现了一条索桥,此桥摇摇晃晃,显得极为不扎实,似乎是做险桥。

  那座桥蔓延到云层之中,通往何妨?以莫剑心的目力也未可知,也许尽头处,便是那仙门之地。

  随着三人战战兢兢地踏上这座桥,尽管摇晃,但它似乎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不结实,行走至一半路程,一座云雾缭绕的山峰出现在莫剑心眼前!

  “果然是修仙大派!”

  莫剑心一阵惊叹!

  过桥,穿过一片朦朦胧胧的迷雾,好大一片天地,到处是郁郁青青,鸟语花香,数座高达千丈的巨峰,出现在莫剑心眼前,一切是那般梦幻!

  “这里就是我们长青门,我修炼者的天堂,师妹在这里修行,也不算辱没你的天资!”

  领队的一位师兄说道,嘴角带着淡淡的傲气,也有意接近苏墨研。

  苏墨研一脸清丽,十四岁年纪的她俨然是一个美人胚子,而且又是拥有下品中级灵根,若是能俘虏她的芳心,那......由此可以预见,进入门派之后,苏墨研绝对会成为门内众多弟子追求的对象,到时候莫剑心的压力可想而知!

  黄虎扫了这位师兄一眼,暗暗的记下,这人当着自己的面接近苏墨研,不能忍的,以后绝对是情敌!考虑着眼下自己还不是对方对手,还是忍了!以后要他好看!

  莫剑心也打量着那个人,轻蔑了笑了一下,那人名为周山,不过才凝气境初期修为,不值一提,对于莫剑心来说眼下他要熟悉这个门派,到时候不管对方是谁敢惹到他头上通通踩在脚下!

  ......“拜见掌门!”

  莫剑心三人被带到一个大堂处,堂上坐在几位仙风道骨的老人,一脸笑眯眯之色,看起来十分慈祥!

  “言墨,你们几个这次立了大功!惊然为我们门派带回来了两个种子天才!可以说等于提前为我们门派预定了两大高手!可喜可贺!乃我门派之大幸呐!”

  坐在中间的一位老人一脸愉悦之色看着苏墨研和黄虎二人,其目光吓人,仿佛两人就是那绝世罕见的珍宝!

  “言墨,将另外一个弟子带下去吧,安排到外面去,剩下这两个天才我和几位长老讨论一下怎么安排!”

  那位老人看了看莫剑心,又道。

  “是,掌门!”

  那位言师兄听到掌门的发话,欲将莫剑心带下去。

  ;y酷$-匠)网正+版。首》发

  “等等掌门爷爷,我有话要说。”

  一旁苏墨研弱弱的声音传来,阻止了言墨。

  “哦,你叫苏墨研是吧?那我就叫你墨研吧,你有什么话要说的?”

  掌门一脸笑容,打量着苏墨研,看看这位小女孩有什么话要说。

  “我自幼与剑心哥青梅竹马,我不忍心让剑心哥去外门,听说外门残酷,很多人老死在外门,郁郁终生!所以我希望,掌门爷爷你能不能给剑心哥个特例!”

  苏墨研恳求道,通过这几天与几位师兄相处,她了解到外门的环境,听说那里的弟子能进入内门者都是万中无一!最重要的是外门弟子一生受苦受累!

  苏墨研虽然知道莫剑心的底子,但是她还是担心!仙门规定要达到化血境中期才能有资格进入内门!苏墨研觉得即使莫剑心惊才绝艳,短期内也不可能进入内门,还得受一段苦,而且她也不愿意与莫剑心分开!

  “不可,长青门千百年的规矩不能坏,他只是普通灵根,只有下品灵根才有资格直接进入内门,如果因为他一人坏了规矩,那怎么服众?”

  掌门面色一正严肃地说道。

  “那我愿意陪剑心哥一起去外门,我不愿意和他分开。”

  苏墨研两眼泪汪汪,不舍的让莫剑心一人到外门受苦!

  “墨研,不要胡闹!”

  莫剑心见状呵斥道,面前的都是高阶修炼者,莫剑心都看不透,墨研万一触怒了他们,那该如何是好!

  “这位墨研师妹真是不知好歹!不过也幸好她是下品级灵根!”

  旁边言师兄等人看了此情此景,也是一阵皱眉!想不到看似文文弱弱的一个女生会如此胆大!

  “掌门,莫剑心与我也是生死之交,我希望和他同去外门,同甘苦共患难!”

  黄虎这个时候也开口了,他看见掌门脸色有些难看,怕他迁怒墨研,而且这些天他听周围的师兄说他们两个是百年难求的天才,想必不会有事!

  莫剑心意外的看了一眼黄虎,他立刻明白黄虎为什么举动反常,说到底都是为了苏墨研,黄虎对苏墨研的一片真心,莫剑心还是知道的!

  那掌门年色铁青,没想到这些新来的天才倒是给他了个下马威!正当他欲开口否决苏墨研之时,旁边一位长老便在他耳边底言了两句,他脸色一阵变化,终于发话。

  “既然如此那就破例一下吧,莫剑心,我给你三个月时间,让你突破化血境,给你三年时间的安全期,三年一过就必须接受外门弟子的挑战,以上条件如果有一项完不成,还是得回外门,怎么样?”

  掌门下达了这样一个条件!

  三个月!要突破化血境何其艰难!言师兄等人倒吸一口冷气,其中感应灵力就要花上一两个月时间了,更何况还要突破化血境!结局可想而知!

  不过,突破化血境,对于大势力的天才弟子来讲只是一朝一夕的事情,他们都长辈可以用通天之能助他们感悟灵力,直接引导气流突破化血境也未尝不可!像这样修成化血境的,如莫剑心那般一夜功成,也是大有人在!

  如果是凭借自己努力,在具有天赋的天才,也不可能如莫剑心那般变态!也都得需要一年时间,修炼一途,本就不易!

  掌门如此,就有意不让莫剑心进入内门,或者说掌门故意出难题刁难莫剑心,不然的话长青门千百年来的规矩,难道真的为莫剑心有人破例?那是不可能的!

  掌门不可能放任长青门的规矩于不顾,去成全苏墨研,但是他提出的要求如果莫剑心能达到,那坏了规矩又如何?相信其他弟子也不会有异议!

  三个月突破到化血境,莫剑心还是一个没有任何背景的小子,这个条件之难,所有人都已经可以预见结果了。

  ......方才那位长老在掌门耳边说道:“眼前两人都是天才,不出意外的话,都是未来我们长青门的顶梁柱,如果顺了他们的意,那未免有点儿戏,有失我们的威严!但是如果逆了他们,就怕他们对我们心生怨恨,以后不利于本门,所以......”

  ......“谢掌门,我没有任何异议!”

  莫剑心目光闪烁,回答道。初入修炼界,他不明白三个月踏入化血境是什么概率,但是他看周围人的脸色就知道,这个条件估计很难达标,不过这又如何,反正他已经是一位化血境修炼者了,可以高枕无忧!

  “这个女孩儿我带走了,诸位没意见吧!”

  坐在台上的一位中年女子开口道,她从一进来就一直注意苏墨研,现在又欲收徒。

  “彩蝶,你确定你能教导好她?”

  旁边一位老者开口道,毕竟苏墨研修炼天赋出众,几位自然成了香馍馍,想让她继承衣锅!

  “不要忘记我和她都是女修,白河长老莫不是忘了,那条规矩?这个女娃修炼一途还未入门!”

  彩蝶一声轻笑,提醒着那位白河长老那条修炼界潜在的规矩,修炼前期,男女不能为收徒,除非道侣。

  其它几位一听彩蝶这话,心中大恨!好好的一个苗子,就在眼前,却被生生抢去!若是,苏墨研是一位化血境修炼者多好啊!

  “诸位谢谢了,有空去我三峰喝茶!”

  彩蝶嫣然一笑,虽然是中年模样,但是也是别有一番风味,一阵香风起,她带着苏墨研消失在殿堂之中。

  随着苏墨研被选走,几位长老都将眼光看向黄虎,那眼神像极了一个个色中饿鬼,几十年未见过女人,此刻突然一个美女剥光了裸露在他们眼前!

  “我白河这下子要定了,他很适合修行我的功法,一看就是修行掌法的料!”

  “胡说,你那掌法霸烈至极,一不小心那就是心脉具断的危险!还是修炼我的剑法好,飘逸自然,而且自古有剑修者同阶无敌之说!”

  “呵,自古剑修者战力无双,同阶无敌!但是那仅限于祖师爷残留下的典籍提到过,要我说剑修者同阶无敌的神话,我们这种层次还是不要妄想了!没有领悟剑意的剑客也叫剑修?可笑!同阶无敌那也只是想想!”

  台上为了争夺黄虎,长老们在进行激烈的辩论。

  莫剑心听了剑修者无敌之说,不禁握紧了拳头,激动着,他就是修剑!心中暗暗亢奋!不过当听到剑意的层次,连台上的几位长老都无法接触,那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