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眼前这个伊人,此刻地她从青涩,变为了成熟,身材变得更加地凹凸有致,而自己也是二十上下!

  一旁不断有人交谈着,喝彩着,祝贺着,莫剑心还看到了他爷爷!他知道这很可能是假的,但是这里太温暖了,他不愿意醒!

  “好,好,墨研新婚快乐!”

  一旁有人祝贺道,那是苏墨研的闺蜜,米可。

  “莫剑心你要好好照顾墨研!不然我和你没完!”

  黄虎看着苏墨研和莫剑心拉着手,走进婚礼的殿堂,极为不甘,握着拳头道!

  “哈哈,孩子,你终于长大了,还把我们村最漂亮的村花去回来,爷爷我甚是欣慰!”

  莫剑心的爷爷脸上的皱纹又添了几道,头发更白了,不过确实一脸喜庆!

  “莫剑心,你们大小青梅竹马,现在墨研嫁给你了,往后要好好待她!”

  苏墨研的母亲满脸泪光,对着莫剑心说道。

  “一拜天地......”

  ......虽然莫剑心知道这都是假的,但是假的又如何?最重要的是他爷爷活着,苏墨研也在,一切都是那么地美好!

  三年后。

  “爸爸!”

  这是他们爱情的结晶,第一个小孩,叫小孩,莫剑心抱着妻子,摸着妻子逐渐膨胀的小腹,笑着,而妻子抱着儿子,一家人其乐融融!

  渐渐地,莫剑心迷失了,他总感觉失去了什么,那是一道白衣如雪的身影,时辰在莫剑心梦中出现,梦里,她用凄迷的眼神看着莫剑心!

  “你负了我,妄我等待一生!终是梦,太缥缈!”

  看%6正版%章节}●上Y酷!匠●\网*7

  那位神秘的白衣女子,常常会在梦里这样对他说。那个白衣女子面部模糊,看不清她的脸!

  但是可以确定,迷雾的背后绝对藏着一张绝世的容颜!那种美,不适应人间!隐隐于苏墨研有些相像,但却又觉得这是两个人!

  ......时间一晃,转眼间五十年过去了,沧海桑田,岁月变迁,曾经的少年人,此刻白发苍苍,早已儿孙满堂。

  “你这辈子爱过我吗?”

  曾经貌美无双的苏墨研,也抵挡不住岁月的侵蚀,此刻早已白发苍苍,她躺在床上,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真是岁月不饶人!

  “我,你怎么会这么问?”

  莫剑心双眼浑浊,脸上的皱纹在诉说着他的沧桑岁月,对于这个突然其来的问题,他为之一愣!

  “那年,爷爷死了,跪在那个坟头上,你喝了个大醉,你说出了一句话,是这么多年来,你我一直都知道的一件事。”

  苏墨研眼神暗淡无光,声音断断续续,仿佛随时都会离去一般。

  “什么事?”

  莫剑心笑了,笑里面却透露着无法言喻的凄凉,以莫剑心的聪明才智自然是猜到,不过他想听她说完。

  “你还是老样子,即使老了,脑子还这么好使。”

  苏墨研也不急的说出答案,她的目光是那么的安详,静静地注视着他,想最后再记一下他的容貌。

  “那年在那坟头上,你说’我知道这是梦,在墨研的梦里,可是我不愿醒,不是为了墨研,而是为了那梦里的影子,我对不起墨研,爷爷’那时你已经醉的不省人事,无意识的说出来的。”

  苏墨研说道,仿佛在说一件非常平常的事情。

  “这辈子,你爱过我吗?”

  苏墨研继续问到,她痴情,也无助,和年轻时候一样,她已经知道结果,可是她还要问,即使是在临走前的一刹那,她还是问了出来。

  看着苏墨研渐渐变冷的身体,和那睁得大大的眼睛,莫剑心强颜欢笑,笑声里透露着极尽凄凉,在这一刻仿佛温度都降低了,时间也停止了。

  “墨研,是我不好,我用一辈子去爱你,最后发现我爱的人,不是你。对不起墨研。”

  莫剑心残笑到,说完,他也拿起刀子,一刀朝自己咽喉下去,结束了自己的一生。

  ......“一辈子就这么短,匆匆百年过,温柔乡,终究离合。”

  莫剑心一叹,看着苏墨研有些愧疚,她用了一生爱他,而自己最后才发现自己爱的不是她,是那个梦中人。

  “锵。”

  一声剑意,长剑在长鞘颤动着,似乎要冲出剑鞘,无形之中,空气里面散发着一种剑势威亚,虚空中剑气纵横,显然,那肯定是长剑发出的!

  “剑意欲成,这是命中注定,真的天纵奇才,百万年不出其一,嘿嘿。”

  万长青看着此情此景,双眼静然无波,好像这一切都是应该发生的的一样,他喃喃自语。

  “剑意,这就是剑心哥所说的剑意么?在梦里,他爱的那人是谁,我用一辈子去挽回,也不够么?还好这只是梦。”

  苏墨研泪花在眸中打转,回想着在梦中她们百年夫妻,他还是无法爱上自己,幸好这只是梦境,即是如此,苏墨研也被伤得肝肠尽断,只不过她并不知道,那个梦真实存在的人,有她,有他!

  “剑者,一剑在手,所向披靡!剑随意动,意随心,剑意方成!哎,只差半步,不过即是如果,我也领悟了半步剑意!”

  莫剑心有些惋惜地说道,梦中百年时光,如果感到十分无奈,明明不爱,却只能选择去欺骗,一来怕伤她的心,二来,又是因为那梦中的影子,他觉得那梦中的影子是他这辈子都真爱,至于为什么他也不知道,这一切很奇怪。这和他的身世一般,是个迷。

  “好啊!半步剑意,突破也是唾手可及,那万古天才榜也当有小友一席之地呀!”

  万长青惊叹,目光呆滞,仿佛陷入了回忆。

  “万古天才榜?那是什么?”

  莫剑心疑问,他表示不解,听这名字应该是一个很高级的榜单。

  “那个层次太遥远,你以后就会明白的!你可知道这《剑心决》的创始人?”

  万长青的语气十分沉重,里面隐隐地散发这一股悲哀之气,好似那人与他有着很大的关联。

  “不知道,不过那人的天资绝对凌驾在我之上,毕竟我在修炼的是他的法决。”

  莫剑心谦虚道,他听了万长青的语气,觉得这《剑心决》好像很不简单,特别是那创始人,也不一般。

  “你心高气傲,这话讲的言不由心,不过那人的天资与你可以说是在伯仲之间,假以时日,你也会成为他一般都存在,甚至超越他!”

  讲到这里,万长青目光暗淡,语气里隐隐有些哽咽,只不过,莫剑心没有听出,他只觉得他被笼罩在一股极度悲伤的气场,眼泪不知何时滑落,毫无疑问,这绝对是眼前的老人造成的。

  “他,一人一剑,败尽天下英雄!杀得天地无言!万古天才榜,他排名第一,就是那位无敌人物也只能屈居第二!他是神界第一天才,陨落于十万年前,至今十二星域仍寸草不生!我希望你能将他的法决修炼到极致,让整个天地因此法而动荡!”

  万长青周边弥漫的悲哀之意更浓了,他手臂不断地颤抖,衣袍鼓鼓,无风自起。

  “前辈,你与那人恐怕关系不浅吧?”

  莫剑心眼神惊疑不定地看着眼前这位老人,心神被老人的一番话狠狠的震撼了一番,一人一剑,败尽天下英雄,那是何等的豪情!好男儿就该如此!

  只是莫剑心隐隐觉得,这位老人恐怕不止是万长青那么简单,虽然村里长辈传言中的万长青一直被神话,但是没有到这么夸张的程度。

  “这你都别问了,我说话算数,收那女孩儿为徒,我已毕生绝学封印在她脑海中,条件达到了自然可修行,只不过,她不能修行《剑心决》。”

  老人说道,他的语气中带着不可忤逆的威严。

  “为什么?”

  莫剑心感到不解。

  “《剑心决》不是谁都可以修行,我保证那女娃要是强行修炼,我保证她一辈子也别无所成!不仅仅是那女娃,你将此法决拿出去,我敢说,大千世界,无一人有这个资格能够修炼!”

  万长青告诫道,语气里有着说不出的傲气。

  “晚辈,受教。”

  莫剑心听了这话,心中震撼,他隐隐有些明白他能够修行此法决,是是有多少逆天了!不过转念一想,万长青又怎么知道自己修炼的法决呢?自己都没有说,难道就是因为那半步剑意?不管怎么说,这万长青绝对深不可测!

  “那女娃又是我的徒弟,那这枚令牌拿着,百年选举之期到了,她凭借着此牌可直接成为门内核心弟子。”

  说完,万长青将令牌递给苏墨研。

  “弟子谢过师尊。”

  苏墨研欲行跪拜之礼,却被万长青拦住。

  “我不喜欢那么多礼节,也别师尊师尊的叫,听着别扭,以后叫我老万就好,还有一月之期已到,你们感快叫醒那个和你们一起来的小子回去竞选吧!”

  万长青的身影和眼前的场景一阵模糊,一下子他们两人就出现在了狼崖之上。

  这一切是那么的真实,可是很梦幻,黄虎就躺在不远处,似醉了般,嘴里喊着“墨研,墨研。”

  “剑心哥刚才在洞内,我做了一个梦,梦里,你我做了一辈子夫妻,最后发现你爱的不是我,这梦很真实,真实到让我害怕。”

  苏墨研忧心忡忡,她害怕,有十分无力。

  “不会的。”

  莫剑心抱住苏墨研,他选择了欺骗,欺骗自己,欺骗苏墨研!梦中苏墨研的痴情,让他不忍用残忍的心,再去伤害一个善良的女孩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