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吼!”

  一声悲凉的虎啸声,在丛林里惊现,那是一代王者的落幕。

  是一个少年,猎杀了一直老虎,那张充满青涩的脸上一喜,他来到方才身亡的老虎身旁,取下老虎身上的箭羽,擦拭着箭羽上面的血迹,又从新收拾起来,放进他的箭筒。

  他看着老虎,一只手伸出抚摸它的脑袋。自言自语说到:“丛林里面的其它生灵是你的猎物,而你却是我的猎物,这是上天的安排,安息吧!”

  一只御风追风犬,不知什么时候现在他的身边,好似,听懂了他的话,附和着“汪汪”叫了两声,表示赞同!

  那御风犬毛发旺盛,目光凶狠,它身上有几道伤疤,很明显,是在战斗中留下的,一看就知道是个捕猎的好手。

  少年,从怀中取出了一把匕首,刀锋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格外锋利,寒光四射,一下子刨开了老虎的腹部。

  刀锋锋利异常,转眼间腹部已经刨开了大部分!

  “咔嚓!”

  匕首好像碰到了什么东西,被阻碍住了,少年见状,一皱眉,将匕首抽出,用手伸进老虎的腹中,寻找片刻,便捞出一样东西。

  那是一张纸,少年将纸摊开,在阳光下这张纸显得有些古朴,像极了某种上古卷轴,上面的花纹仿佛在诉说着,它的年代久远!

  这卷轴在老虎的腹中,应该有一段时间了,因为上面沾满了肉渣,显然这是老虎勿食的。

  不过,这类似卷轴的东西在它腹中这么久,还完好无损。甚至莫剑心用匕首划了下,也划不破,这卷轴肯定有什么奇特之处!

  少年在心中默默这样断定,可能这张纸里面蕴含着,某种天大的秘密!于是他研究了片刻,研究不出什么来,便将纸收了起来。

  随后他将老虎肢解,分出一部分给他的那只爱犬!

  “来,疾风,只腿赏给你的。”少年冲他的爱犬叫到。

  显然,那只御风犬名为疾风,那只御风犬一听到主人的呼唤,便欢呼雀跃的跑过来,将老虎的其中一只大腿,拖走在一旁食用。

  而他自己在旁边架起了一堆火堆,取出一只虎腿,就这样架在火上烤,就这样,好似悠然自在地呆看天空,才发现天,已近黄昏。

  夕阳余晖洒落,一位少年和一只御风犬在食用着战利品,背影被拉得老长,在这样的环境下显得十分惬意。

  “疾风,我累了,今天我们就不回村吧!”少年抚摸着心爱的御风犬,说道。

  他闭上眼眸,脸颊滑落一滴泪珠,脑海里回忆着过去的点点滴滴:他是孤儿,被他爷爷养大,自他懂事起就知道他爷爷对他很好,他们村子以打猎为生,而他爷爷胳膊却断了一只,所以只能做些陷阱捕捉小一些的猎物,所以他家里的生活一直很拮据!

  至于他的名字,因为他被爷爷捡到时候,发现他身上有一块刻着“莫”字的玉佩,那可能是他解开身世的钥匙,所以他就姓莫!

  然后他,的胸口处,有一个剑形胎记,所以爷爷给他取名,莫剑心!

  从小他在村里,性格孤僻,没什么朋友,有一次他惹了村里孩子王,孩子王结合其他孩子来欺负他,可是谁知道他天生神力,一群人根本就架不住他,还把孩子王的腿打断。从此以后他便成了村里的怪胎。

  他力大无穷,可搏斗公牛,搏杀老虎,只身行走狼群之中,都可毫发无损。可是村子人可能是出于嫉妒,说他是怪胎,预示着不详,而且捡到他的那年,雨整整下了三年,这难道是巧合?于是村里人下意识地与他拉开距离。

  而就在几天前,他爷爷上山被老虎咬死了,留下的只有一具不完整的骸骨,和一滩血迹,他伤心欲绝,村里人,表面上安慰他节哀顺变,背地里,他却听到了这样的声音:“瞧,这个流浪儿克死了,一手养大他的周老头。大家以后都离他远点”

  他觉得自己很孤单,很多时候总是一个人,现在爷爷走了,他就更孤单了,不过村里却是有一位女孩儿和他甚是投缘,小时候,还总是说长大以后要嫁给他,也没没有因为他是怪胎而疏远他。

  a酷匠V“网%永久免¤1费}看小u{说{

  那位女孩儿叫,苏墨研。

  在莫剑心中,苏墨研就是他亲妹妹一般,现在爷爷去了,全世界也只有一个苏墨研是他的亲人。

  ......夜幕来临,天空繁星点点,莫剑心依靠在一颗树下,拿着酒壶一饮而尽,方才他本已睡去,却再次梦见爷爷死时的惨状,他今夜注定无眠。

  莫剑心痴痴地望着月亮,回想起,这些年的点点滴滴,眼泪不自觉的流下,滑落在地,他心里苦!

  今日刚好是月圆之夜,团圆佳节,他拿起自己的那枚玉佩,端详了片刻,上面除了莫字什么也没有,可是莫剑心就这样盯着,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片刻,乌云渐散,天上的月亮完整了,月光刚好洒落在那枚玉佩上面,这时候异样突发,玉佩上布满密密麻麻的古朴纹络,似乎与白天那张纸上面的纹络一模一样!

  于是,莫剑心便取出那一张纸!

  此刻,却见那张纸也玉佩徒然腾空而起,两物相互环绕旋转着。

  莫剑心见到此景,暗暗吃惊,他根本没料到会出现这种情况,不知所措,只能呆呆望着空中的那两件东西。

  此时,那两物发出耀眼的寒光,寒光照亮数十里地,片刻,寒光消失,那张纸却消失不见,只剩下玉佩从空中落下,然后莫剑心便失去了知觉,双眼一黑,昏睡了过去。

  .在梦里。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一道宏大的声音回荡在这边漆黑的空间,在这道声音的气势下,莫剑心仿若一叶扁舟在大海中飘忽不定,他好似灵魂出窍,被一片墨色微光引导着,飘向遥远无尽的意识空间。那是人类的大脑,是最为神秘莫测的部位。

  在这一片空间里面,仿佛有莫大的威压在压迫着莫剑心,使他连睁开眼都极为费力,在模糊的视线下,只见,远方飘来一道白色的身影,其面庞隐隐有几分与自己相似。可是当他试图看清之时,便眼前一黑,没了知觉。

  莫剑心度醒来时,他揉揉双眼,有些困惑,对于昨天晚上的梦境忘了一干二尽。不过,他此时发现脑海里多了点东西,好像是一本武功秘籍,书名《剑心决》。

  再看看手中玉佩,值得惊讶的是玉佩的模样发生了变化,上面古朴纹络密布,之前刻着“莫”字的地方却化作一把剑的模样。

  “昨天发生什么事了?”莫剑心看着已经站在旁边的疾风,自言自语道,又好似在询问疾风。

  “汪汪!”

  疾风似懂非懂的跟着叫了两声。

  莫剑心沉思,这玉佩,听爷爷是是捡到他时,他身上有的,很明显,昨天那疑似上古卷轴的东西和他的玉佩有关系。

  看来,这两样东西与他的身世之谜有直接的挂钩,包括他脑海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剑心决》都与他身世有关。

  他的身世,可能与村里人口中的武林世家有关,至于那些神秘的修仙世家那是不可能的,那些人是站在世界金字塔的巅峰,那是真正的强者。

  不过莫剑心此刻不知道,发生在他身上的这种机遇,武林人士不可能做到。甚至让功法直接出现在他的脑海里的手段,是属于修炼的手段。

  而且掌握此手段的修炼者等阶不低,那是高级修炼者的标志。

  然而,这一切都显得那般神秘......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