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没多说,两位已经就坐,一个看起来像酒侍的先生从上衣口袋里取出一幅崭新的扑克牌,扑克牌盒是完全密封的,盒子上印着一个黑色王冠和一个侧脸骷髅头,光看外观就知道这是一副名牌,但是至于是什么牌子的,我就不得而知了。

  O9酷匠网√z永z久a免F费Ep看5"小"n说

  酒侍的手法十分利落,几乎就用两根指头就把扑克牌拆开了,“唰”的一下把整副牌齐齐的平铺在桌面上,扑克是黑色的,每张牌刚好只露出花色,展示了一下,又用小拇指一勾,整副牌又全部被翻了个面,背面都印着王冠和侧脸骷髅头。他们检查完毕后,酒侍又迅速的把牌洗了两三遍,放在桌子上的正中央,并拿出两个骰子。

  丁凯阳把骰子往莫毅跟前一推,做了个“请”的动作,莫毅接过骰子,放手一掷,一个三点,一个四点,丁凯阳笑了笑拿过骰子,掷出了一个一点,一个六点。“怎么样,我的点数大。”莫毅很得意。

  “好吧,那就由我发牌。”丁凯阳笑笑说。

  丁凯阳发牌的动作很慢,但是很稳,给莫毅扔出去的每张牌都稳稳的落在莫毅的手边,此时的莫毅一直盯着丁凯阳,想看出他有没有什么小动作。

  “停停停,得了得了。”莫毅叫道,“呵呵,你那手法不错啊,‘发二张’是吧?”

  所谓“发二张”就是发牌人看起来和平常一样从一副牌顶端发牌,而实际上,发牌人将另一张牌滑到顶牌的下面,并发出这张牌,而把顶牌留在手中,这样丁凯阳可以完全的把握住每一张好牌。

  “不错。。。。”丁凯阳冒了点汉出来,他不相信自己苦练两三年的手法这么轻易被看出来,但是,在旁边观战的我和宫无绥可是完全没有看出任何异样。

  “陆哥,要不你来发牌?”莫毅要求道。

  “诶?我根本不会什么梭哈,根本不知道规则。”我实话实说了。

  最后还是让酒侍发的牌。

  每人一张底牌,放到旁边,第二张牌倒手后,莫毅面无表情,而丁凯阳却是看起来比较兴奋。“怎么样下注吗?”丁凯阳问道,顺手扔下一个筹码,莫毅稍微犹豫了一下,跟了一个筹码。

  四张牌到手,莫毅的脸上终于看到意思笑容,一口气下了四个筹码,这样,他手上只剩一个筹码了,丁凯阳见状,笑了笑,把所有的筹码都下了注,“怎样?开?”丁凯阳问道。

  “行。”莫毅回答完,把自己的牌展示了出来,加上底牌,刚好是一个“葫芦”,“葫芦”是三张同一点数的牌,加一对其他点数的牌,这算得上不错的牌了。

  “哈哈。”丁凯阳笑了两声,“我以为你有什么大牌呢,唉,真是。”莫毅听完这句话脸上十分惊讶。

  “莫非是。。。”

  “看好了!”丁凯阳把牌一开,竟然是个“同花顺”!“同花顺”是同一花色,同一顺序的牌,真的是了不得的牌,算得上超级大牌!

  “这。。。不可能的!绝对不可能!如此打乱的扑克牌,能抽到‘同花顺’的几率少之又少,根本不可能的!”莫毅一下乱了阵脚。

  “可是,这就是事实。”丁凯阳笑着,把桌子上的所有筹码都拿了过来,现在他手上有十一个筹码了,而莫毅手上只剩下一个筹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