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迅速的穿过各种小巷,转身来到了一所茶楼。这所茶楼环境确实优美,门口栽的有许多竹子。我看宫无绥的样子好像是想要进去,可我就不明白了,为什么要去茶楼?

  茶楼上的大牌匾十分霸气,印有四个大字,“翠竹清苑”,外观看上去特别高雅,虽然应该只有三层,但确实不失雅兴。

  “诶?诶?慢着!”我放慢脚步,问宫无绥,“怎么跑到茶楼来了?要是想搓一把的话还是三缺一呢。”关于茶楼这种地方,实际上都是打着茶楼的旗号的棋牌室,说白了,这个时代,能有谁是真真切切去茶楼喝茶品味人生的呢?

  “跟着在下就行,进去详谈。”宫无绥说着,把莫毅撩给了我,一个箭步先进了茶楼,我随后背着莫毅跟了进去。

  这所茶楼内部也是十分高雅,墙面和地板都是用竹子做了装饰,摆了几张桌子,有人在吃饭,吧台上坐着一个女人,身穿旗袍,谜一般的笑容显得十分不可捉摸。

  宫无绥好像十分了解这的情况一样,什么都没管,转身往楼梯上走去,我还搀扶着莫毅站在原地,我看到宫无绥已经上了楼,我只好跟了上去,老板娘一直看着我,我就尴尬的笑了笑转身上楼。

  我看见宫无绥上了三楼,打开了一个房间,等我进来又把门关上了。我把莫毅放到旁边的位置上,自己也坐了下来,稍微喘了口气。

  “说吧,怎么回事。”我问到,“不不不,宫无绥,你先说这茶楼的事,不然我待着不安心。”

  宫无绥起身沏了壶茶,手法是如此的娴熟。“这所茶楼是在下家里开的,正如你所见,楼下老板娘是在下亲姐,因为父母走的早,所以她初中辍学,一手经营着这所茶楼,所以此地十分安全。”宫无绥淡淡的说道。

  “啊。无意间提到了你的伤心事,真是十分抱歉。”我根本不知道宫无绥父母双亡,还有他姐的事,身为朋友,我却什么都不知道。

  b酷o!匠@网*&唯-《一)正%版/6,其I(他)L都是盗1版。

  “这倒不碍事,现在首要的的是问问莫毅到底惹上什么事了。”宫无绥把视线转向莫毅。

  莫毅那家伙现在看起来根本没有什么大碍,还活蹦乱跳的,一会喝茶一会吃花生米的,看起来根本跟他没关系一样。

  莫毅发现我们在问他,支支吾吾说了半天,可我们什么都没听清。

  “把你嘴里的东西吃完再说话。”

  “我说,葫芦七兄弟真是一群坏怂,要不是我打不过他们,他们早就跪下给我舔鞋了。”

  “我去?葫芦七兄弟?那是什么东西?”我心想,不会这么巧吧,我瞎扯的小混混一共七个,这都让我猜中了。

  “嗯,没错,就是那帮小混混,一共七个头目,等级阶级分明,应该是呈金字塔结构,手下的人也还不少.........”莫毅扯了一大堆。

  “说重点,你惹上什么事了。”宫无绥也听不下去了。

  “啊!你问这个啊。我还以为呢。”

  我擦?我们一直再问这个,你给我们瞎扯半天还搞不清楚问题的关键?

  “嗯。。。。这还得从我被历史老师打伤那天说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