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眼已经是周五了,大清早的往学校走的路上,我突然想起点什么,我来这所学校的目的是什么。以整蛊别人为乐趣?但是现在我我,好像“成熟”了许多,觉得我有这种想法真是十分可笑,我不知道我究竟是怎么了。

  刚进班,宫无绥立即跑到我身边问昨天的情况,我便一五一十的给他讲了,我知道,宫无绥这家伙明白道理。

  “喂!喂!喂!”瞧这不是刘玺吗,“各位渣滓们,早上好啊!”

  “我们是渣滓,你是个什么玩意?”下面有人喊到。

  Ck最新◇@章节*上H酷@p匠rX网)

  我再看那人,人高马大,胳膊上的肌肉比我大腿还粗,那家伙貌似是管体育的,也就是体育委员吧,听说目前为止还没有人敢跟他叫板呢。刘玺看了一眼,也感觉这家伙不好惹,也就没在啃声,不久代课老师就来上早读了。

  英语早读,代课的叫什么陈慕佼,应该是个新老师,教书教的真是垃圾垃圾真垃圾。我实在没有办法煎熬下去,打算玩会手机,拿出手机才发现有条短信,来信的是莫毅。

  莫毅那家伙,周一被打了直到周五还不来,估计在外面玩嗨了。我看看短信内容:陆哥,出事了,下午速来,兴荣巷168号。哎呦我去,哥们,咱们见面总时间加起来还不到一天好吧,就开始称兄道弟了呵?反正周五下午的课我也不想上,干脆出去浪浪就浪浪。

  中午放学,我叫上宫无绥。“无绥啊,下午浪走。”宫无绥看了我一眼,很平静,“走起。”呃。。。我以为他是好学生的表范呢,没想到。。。。算了,不管了。

  “莫毅那家伙给我来了个短信,说是出事了,不知道是我出事了还是他出事了,或者是谁出事了。”

  “嗯?”

  “兴荣巷168号,好像是这个地方,几点也不知道,总之就是让过去一下。”

  “那我们就共同前往。”

  “但我不知道兴荣巷是个什么地方。”这是我最大的问题。

  “在下知道,跟好在下即可。”宫无绥给了我一个坚定的眼神。

  跟着宫无绥走着,他说到了。我一看,这不就是昨天刘玺被打的那个巷子吗,我这时候应该说什么?好巧?果然,那熟悉的身影,还是两个熟悉的身影,没错,一个是刘玺,另一个就是莫毅。

  我们走近,发现莫毅浑身是伤,无疑是小混混们干的。

  “呦呵?又被人打了?元气大伤呢?又伤了?”这是我独特的对他的见面打招呼方式。

  莫毅看了看是我,“唉,惹了点事,出于无奈,还是想到你们来帮我摆平一下。”

  “莫兄,咱们先走,慢慢说。”宫无绥去扶起莫毅,想转身离开。

  “走?猪仔们想往哪走?无视本大爷?”刘玺叼了根烟,吼道,并伸手抓住了宫无绥的肩膀,看起来劲挺大。

  “放开,我不想说第二声。”宫无绥的脸一下阴沉了下去。

  刘玺没有动静,时间好像就这样禁止了了三秒。突然,说时迟那时快,宫无绥转身一掌,没错!是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已经贴近了刘玺的腹部,只是贴近,没有挨上。刘玺被吓了一大跳,因为宫无绥的动作实在是太快了,他刚想松开抓住他肩膀的那只手,可惜已经晚了,刘玺被震飞了出去!足足有三四米远!

  我?去?这是个什么情况?波动拳?哦不,波动掌?把我吓坏了,宫无绥还有这一手?我的天?牛顿得哭晕在厕所吧?这怎么解释?

  刘玺被打飞了,他也是一脸懵逼,完全搞不懂情况,突然肚子一疼就飞了,彻彻底底的一脸懵逼。刘玺飞出去后,从巷子里角落传出来一声“卧槽?”原来巷子里还有其他人。

  “陆兄,咱们撤,寡不敌众。”宫无绥对我说道。

  我一看,果然,巷子里少说有十来人,估计是哪个小混混的帮派吧,要是打起来真是太吃亏了,况且还有个伤员。

  我和宫无绥把莫毅一台,拔腿就跑,小混混一看不妙,赶紧追了出来。我一开始心想,我的速度不是盖的,宫无绥那家伙不知道能不能跟上我的速度,现在才知道,是我多虑了,现在的情况是,我根本跟不上他的速度啊!

  小混混一看我两背个人还跑这么快,趁早就放弃了,追了几步就不追了,他们也不想引起附近警察的注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