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想到杨灵灵的力气竟然那么大!我抓住她手的时候险些被她挣脱开来,所幸我没有因为她是女的而掉以轻心!我勒住她的脖子,手上的动作有点重,我心里头那个声音一直在叫嚣着:“快!弄死她!快!让我见血!”我差点就控制不住要拗断杨灵灵的脖子了!

  还好我发热的脑袋还剩下一些理智,并没有因为那个声音的怂恿而下狠手。然而,我不下狠手不代表杨灵灵不下。我的手一时松懈,就被她抓住了机会,一拍白玉一般的牙齿,还有那我觉得特别可爱的虎牙,狠狠的镶嵌进了我的手臂上,疼的我登时哭了出来!

  我大惊失色,想要抽手已经来不及了!她的牙齿锋利异常,一口下去几乎要把我手臂上的肉给啃掉,我又没办法收回手来,我怀疑我要是硬生生将手拉扯回来,肯定是要不见一块皮肉的!“灵灵!松口!”我大叫着,她却不闻不问,好像我的手臂是什么喷香的东西一般。

  疼的估计我的脸都变形了,我赶紧伸手另一手,对着她后颈就一手刀下去,只是万万没想到——我学艺不精,这一手刀下去非但没有把人给敲晕了,还让自己的手臂上的肉成功的给啃了下来!我“嗷!”了一嗓子,条件反射一把就把杨灵灵给推开!

  酷R匠|=网b正、t版》}首9发

  杨灵灵被我这一推竟然直接瘫软在了地上,不知道从何处“骨碌碌”滚出来一盏泛着幽蓝光芒的灯来!我定睛一看,这不正是和杨灵灵融为一体的那盏断魂灯吗?!我也顾不得疼痛,伸手就要抓住那灯,谁曾想这灯突然光芒大作!刺瞎了我钛合金狗(单身狗)眼!

  我赶忙后退两步,费劲适应着灯光,等到灯光终于浅淡下去的时候,我只觉得我的手被什么冰冷的东西给缠绕住了!我立刻睁开了双眼,一个绝色冷艳美女竟然用舌头舔着我的伤口!什么时候跑出来的女人!

  我伸手一把推开了这女人,不是我不懂怜香惜玉,要知道我的心里只有我的女神灵灵一个,而且最大的原因是这个女人吐出来的舌头是分叉的!就跟蛇的舌头一毛一样!我推开她之后就立刻拉着杨灵灵还有佞晏后退,所幸我身上穷奇还附体,所以我不是那个拧不开矿泉水瓶子的李凋厮!

  和那个女人保持了一定的范围之后,我才去看那个女人,女人生的极其妖娆,头发是黑色的却泛着已经蓝盈盈的光芒,眼睛带着一种无机质的蓝色,嘴唇也是蓝色,上半身什么都没有穿,动弹一下的时候有一片亮蓝色反光,我估计那是鳞片之类的。

  底下既是一条长长的蛇尾巴,胸口往下肚脐网往上一些的地方,有一个亮蓝色的标志,我认得,那时就是曾经出现在杨灵灵身上的断魂灯的标志来着!这东西究竟是个什么?!摸不清对方的底的时候,我不敢轻举妄动,,就担心我顾得到自己顾不上他们。地上可是躺着三个人,我不能在这里倒下的。

  我喘了一口气,手臂上被杨灵灵活生生啃下一块肉的疼痛感几席卷了全身,我脑门上都疼的发汗了。那浑身发蓝的女人直勾勾的看着我,看的我浑身发冷,好像有什么东西要被从身体里面抽走一般,我不敢再看她的眼睛!

  我突然回想起来黄天明跟我说的,那断魂灯会在人睡梦之中潜入梦境,然后吃掉他人的魂魄,从此让人一睡不起,通俗点来说,就是变成脑死亡的人,好运一点的给你留下个一魄一魂,还能当个植物人。总之不是什么好东西。

  只是我没有听过这断魂灯里面还会出现女人的。要不是亲眼所见这女人从灯里面冒出来的,我还真是不敢相信灯里还有这东西。

  姑且叫她做灯妖,她好像知道我不理会她,竟然上前,我心中一惊,赶紧的阻止她,一手做刀狠狠的插入她的身体里面,只是我的手上感觉却好似一片水雾一般,她竟然消失了!我立刻回头找,她竟然好似雾气,可以消散开又可以聚拢起来!

  她手中突然幻化出来一枚长枪,朝着我胸口刺过来!我立刻躲闪到一边去,但是我速度不够快,被她幻化出来的锋利长枪一枪下来割开了手臂皮肉!什么鬼!我觉得世界都是黑暗的!这是个什么原理!我攻击她的时候她可以变成云雾消失不见,那她应该就是烟雾啊,烟雾怎么能伤害到我?!

  我心塞极了!

  然而对方一点心塞的时间都不给我,接连幻化出来无数把长枪,朝我铺天盖地就刺过来!我大惊失色,狼狈逃窜,掀起那棺材板,底下的金银珠宝“骨碌碌”滚的哪里都是,眼看有一颗白玉珠子朝着杨灵灵的脸颊过去,我也顾不得那么多了,丢了手上的那棺材板,朝着她防线扑过去!一把将杨灵灵往我这个方向扯过来,堪堪躲过了毒珠宝的一劫。

  我有时间去救人,就没有时间去躲避危险,我小腿被灯妖一把长枪刺穿,我支撑不住单膝跪了下来,疼的我骂娘!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对了!只要将断魂灯灯芯给抽出来!那一定能制止她继续伤害我们就!

  我这样一想脑袋就清明多了,也不躲闪,让自己身体里面充满了撕碎对方的念头!我的动作竟然快上了不少,收呈五爪金龙的状态,朝着灯妖的胸口一把抓下去!她又及时化作一缕青烟逃逸,变到我后面放冷箭!

  我没有那么厉害,所以接二连三的我都被她幻化出来的长枪给伤害到,如此这番,我身上伤口是越来越多,血流不止,我渐渐体力不支,头昏眼花,嘴唇发干。我知道这是脱水缺血的缘故。即便是头晕眼花,我也不能松懈,我借助穷奇的力量是越来越快,灯妖仿佛是觉察到了我的不对劲,登时想要逃跑!

  我怎么会如她所愿?我立刻上前堵住她的后路,一手抓过去,就抓住了她的胸口,手上突如其来的真实触感让我欣喜不已,我一把就将灯给拔了出来!“你完蛋了!”我大喝一声,两根手指夹住断魂灯灯芯拔了出来!那根灯芯十分长,还泛着一股阴冷的感觉,让我浑身发抖。

  我嘿嘿一笑,“这会你嘚瑟啊,你怎么嘚瑟了?”因为灯芯被我拔掉了,多以那灯妖也消失得无影无踪。我呼了一口气,踩着光彩版忍着一身疼痛将倒在棺材里面的黄天明给拉了出来,讲杨灵灵还有佞晏都丢一边去。我艰难的撕开佞晏的衣袖,给自己少了一块肉流血不止的手包扎止血。至于佞晏我也顺便帮着做了。

  我觉得今天该真特么刺激,先是掉进了那个鬼地方,现在又回来了,还跟一个灯妖拼命,简直没爱了。我吞了一口唾沫,将灯放在了一边去,灯芯我寻思着也不知道做什么,不过也挺好看的,或许我能让人给我做一条手绳,送给我女神,到时候女神一开心就会亲我一口……

  这样想想都觉得好带感!

  我暗搓搓的将灯芯放在衬衣李晨的口袋里面,正准备想办法叫醒黄天明还有敖贤龙,亦或者是佞晏,我感觉胸口一阵发冷,紧接着一片刺痛感从哪个发冷的地方漫谈开来!我低头看见一把冷冰冰的长枪?!

  这是怎么回事?难不成我没有完全将灯芯给拔掉吗?!“嘶——嘶——”蛇吐着蛇信子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我身上的那根长枪刺得更深了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