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儿回来了?”一道声音从房子里面传了出来,紧接着一个身影背着光,缓步走出,我定睛一看,是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太太,穿着粗布衣服,脸上挂着和蔼可亲的笑容。不知道为什么,瞧见这种笑容我总是能很快就放松下来,大约是因为老人家有这样的气定神闲的资本吧?

  “娘,我回来了。”雪儿小跑着上前,借着昏黄的灯光我能看到她的脸红了一片。她羞怯的指着我说:“这位是李相公,好像是外边儿来的。”老太太一听我是外边来的,就“诶哟”了一声,连连鞠躬道歉,“李公子实在是对不住了,咱们这里简陋,没什么好东西招待,赶紧进屋去吧,外边儿凉。”

  我被盛情接待进了房子之中,这房子跟我想象中得到差不多,不过更温馨一些。里面的厅堂正中央放着一张八仙桌,八仙桌边上坐着一个老头,老头抽着旱烟,“吧嗒吧嗒”的响。听见了我们这里的声音,他抬起头来,“哟,这是哪位啊?”

  “爹!”雪儿害羞的咬了一下嘴唇,一句爹之后就没了下文。

  女孩子容易害羞我是知道的,不过这害羞的时间也太长了一些吧?这看我一眼也害羞,跟家里人说起我来也害羞,总之就是各种各样的害羞。让我现在都有些无语了。不过想想看她害羞也跟我没什么太大关系吧?我还是先问清楚,他们这边有没有黄天明杨灵灵在,也好去找他们。

  “你好,老人家,我姓李,不小心误闯了这里。随行而来的还有我的同伴,我现在找不到他们了,不知道村里面今天来了外人吗?”我看了一眼应该是当家的老头,老头的手一顿,将那旱烟杆子放下来,他的眉毛很浓很长,基本上遮住了眼睛,感觉跟我看的七龙珠里面的那好色仙人眼睛一毛一样。

  “哟,外人啊?今儿个还真是没听到过有。”老人的回答让我一阵心慌,难不成是我自己一个人被传送到这里来了?不对啊,这棺材破了之后我明明拉住了黄天明的手,掉下来的时候也是跟黄天明一块掉下来的,怎么可能没来外人?难不成这湖有问题?

  “爹爹,兴许是有呢,被别家招待去了。”雪儿莲步轻移到老人家的身边,羞答答的开口。老人家也跟着点头,“毕竟你们来这儿的时候天色已晚了,兴许是被别家招呼去了。先别忙,吃点东西,好还歇息一晚,明儿个我给你去打听打听?”“也只能是这样了,谢谢你们。”我点点头。

  晚饭十分丰盛,可是我什么都吃不下,总觉得有些反胃想吐,看着白花花的米饭,小鸡炖蘑菇,红烧肉,酱爆野兔,总之应该是让人看了食指大动的菜色,但是我今天是注定无福消受的。我的筷子只要伸向那饭菜上,肚子就好像装上了钻头一般,拧的我疼痛难忍,最后不得不将筷子放下来。

  “怎么了?李相公,这饭菜不和你胃口么?”雪儿担忧的问。我呼撸了一把脸上疼出来的汗水,扯出来一个笑:“不是饭菜不合胃口,只是我肚子疼的厉害,不想吃,你们吃吧,”“不吃一点怎么成呢?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要是不吃的话会疼的更厉害的。”老太太说着伸手夹了一块肉给我。

  那红烧肉上是粘稠的汤汁,渗进米饭里面,将白胖胖的米饭染了一片,一颗颗晶莹剔透,光是看着肚子都饿了。可是今天这肚子好像跟我杠上了,连水都不给我吃,我知道肚子肯定是疼的慌,算了,能看不能吃简直是人生最悲哀的事情了。“我实在有点不舒服,能让我休息一会吗?”

  c酷"匠?,网首Ci发

  “雪儿,扶李公子去房里。”老头子放下筷子,笑着看着我,“不舒服就休息一会,明儿个带你去寻你的朋友们。”我点点头,谢了老头的好意,在雪儿的搀扶下,我跟着进了房子去。这房间是很朴素的,没有过多的装饰,只有一张床,还有桌子。“小地方简陋,李相公你可别要介意。”

  “没事没事。”我摇摇头,想当年刚出来做工的时候,是去的修理厂,那时候一下雨,我就担心我们的宿舍会坍塌。外面下大雨,里面下小雨,总之就是十分悲催。后来我实在是受不了低工资又累人的工作,辞职了。回去没两个月就听那宿舍还真是倒塌了。

  “没事,很好。”我笑着对雪儿说。因为房间有些黑,我看不清她的脸,估计现在又是红着的。她扶着我进来的,本来我不想让她碰到我的手,可是她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我一时心软,就默认了。放开我的手的时候,我感觉她好像捏了一下我的手腕……

  错觉吗?可能是因为太黑太暗了,所以她看不清楚吧?我晃了晃脑袋,目送雪儿出门,把门关上之后,我才摸索着上了床铺去。也不知道是不是这床铺很久没用过的,所以有一股若有如如的腐朽的味道,我闻着不太习惯,只躺在床沿边上,十分疲惫,我就闭上了双眼,慢慢睡过去。

  睡的迷迷糊糊的时候,我感觉我的身体突然一沉,被什么东西压着一样,我立刻睁开了眼睛。房间昏黑,只有外边透进来星星点点的月光,勉强能看清楚眼前的人。“雪儿?”我震惊的看着骑在我身上的女孩子,她面色潮红,衣衫半解,露出鲜红的肚兜来,眼神迷离的看着我,一双微凉的手已经探进我的衣服里。

  “李相公。”她声音娇媚上扬,带着一种无限风情,凑近过来扑面而来一阵香风,我闻着也是晕沉沉的,霎时间脑袋就混沌了。我吞了一口唾沫,浑身上下的力气竟然都用不上,雪儿的手放肆的在我的身上轻轻抚摸,我猛然想起那破房子里面的毒寡妇,也就是那霞姐,心中登时警铃大作!

  我想要伸手狠狠的把人推开,但是浑身上下竟然一点力气都用不上,我震惊的看着雪儿。“李相公,不要怕我,我今天第一眼就对你倾慕了,我能成为你的女人吗?”她可怜你的看着我,身体贴的很近,越是温香软玉在怀,我越是害怕的不行。

  “不行!”我怒吼一声,可是身体上却是一点力气都没有,撑着床板的手也用不上力气了,被雪儿一把推了下来,雪儿也就势伏在我的身上,手使劲的乱摸。“李相公为什么要拒绝我呢?莫不是李相公已经有了心上人吗?”心上人?我的脑海中闪过很多的画面,最后竟然没有一个是停留的,心上人?

  “若是没有,为什么要拒绝我呢?”雪儿的声音透着哀怨,可怜巴巴的。好吧,是哥哥我一点都不喜欢豆芽菜,你发育太差了,不要来勾引哥哥,哥哥担心侵犯未成年人,被判死刑。如果佞晏在边上一定读懂我说什么了,只可惜这几只一个都不在!

  “喜欢是不能强求的,再说了我们认识都没有几个小时,你赶紧的起来,乖乖回去睡觉,你爹娘看见了怎么办?这样会毁掉你一个女孩子的清誉的。”我苦口婆心的劝慰道。没想到的是竟然适得其反,这小姑娘根本就不听,手都伸到我的裤子上去了,“不,我认定了李相公!”

  歪?但是哥哥不喜欢豆芽菜啊!我立刻就要爬起来,可惜手上一点力气都没有,我喘了一口粗气,想办法想对策。然而脑袋都是乱糟糟的一团,根本就想不出来了所以然。但是这小姑娘的手已经在解开我的皮带了,妈的,难不成古代也有皮带这玩意儿吗?不然这女孩子业务怎么能那么熟练!操!

  我在心里骂了一句粗口,正想着要说什么大义凛然的话来让雪儿知难而退,雪儿的手突然就停了下来,“李相公是当真不喜欢我码?”看来女孩子都很执着嘛。我要保住自己的童贞就必须要撂狠话了。“不喜欢。这种事情是要和喜欢的人做的,你不要这样,我会讨厌你的。”

  令我万万没想到的是,这厮竟然一点都没有被吓着,而且轻笑出声来:“你会喜欢上我的,今晚看过后,你就别想下床了。”……我操,这画风变得有点快啊!我心中一惊,在她亲过来的时候别开自己的脸,别说是童贞,就连嘴唇都不能碰!我这些都是要留给我的未来老婆的!

  这脸一别过去,我猛然瞥见月光透进来照到雪儿身上投下的影子,这影子竟然是一个妖怪模样的东西,长了好多的尾巴,我心中大惊,直觉告诉我再不采取行动,一定会有危险的!可是我现在浑身上下都没办法动弹!一脸力气都用不上!不对,我还有能用的地方!

  我一口咬舌尖上,这下是真的下狠手了,血珠泛着一股子铁锈味蔓延口腔,疼痛感令我立刻马上就清醒过来,我身体上的那种无力感也迅速的被消退。我感觉手上来了动作,趁着雪儿没有防备,狠狠一下就将人给推开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