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我立刻就懵逼了,所以黄天明不跟我去是因为时间没有到吗?我的脸瞬间就烧了起来,刚刚我还那么大声的跟那黄天呛声,还说人没有感情……娘的这是在是太丢人了!我收回了脚步,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脑袋,然后不安的看了一眼黄天明。黄天明除了刚刚瞥了我一眼之外就再也没有看过来。

  他一直在吃着糕点,头发也擦着。年老的黄天明就留着一条辫子。现在这辫子也在变成小孩的黄天明的头上。不是很长的百岁辫,他人长得特别好,四肢修长,基本上能用唇红齿白这个词来形容。见过老的黄天明,见过嫩的黄天明,我不禁感叹:岁月是把杀猪刀啊,看看把一枚美少年都摧残成什么样子了?

  “那什么,黄大仙,对不住了啊刚刚这样说你。”我想了想,还是上前去道歉。黄天明撩了一下眼皮,“没事,习惯了。”我总觉得这次是把人给得罪了,立刻乖乖的坐在了黄天明对面,一句话都不说。黄天明吃光了糕点之后,倒是开口问了我一些问题。

  “你和那丫头是什么时候认识的?”

  我一愣,,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我有些狐疑的看了黄天明一眼,然后没有回答。“黄大仙你问这个是做什么?”黄天明冷笑了一声,“你的警惕性还是挺高的,就是有一点不太好,冲动。”我被他噎了一下,憋了一口气。“回答我的问题,我想知道。”

  我想了一下,告诉他好像也没有什么不行,反正就是个时间而已。不过说真的什么时候认识的我还真的要想想看。“你等等,我先捋一捋清楚了。”黄天明点点头,继续去擦头发。我思来想去,想起了好像是刚热乎的那阵子,貌似是——“四月四号,好像。我自己也不太确定了。”

  黄天明擦头发的手一顿,然后好像在想一些什么,接着点点头,“啊,这样啊?”什么反应啊这是……感觉一点都不震惊,对了好像也没有什么好震惊的。

  “你知道她是什么人吗?”黄天明抛出他第二个问题。我皱着眉头想了想,“是个很漂亮的很有气质的很前凸后翘的好像是C杯……”嗷,,糟糕,一不小心就把话给说出来了。黄天明又冷笑了一声,我觉得我都要被他冷笑的心都发寒了。“成了不问你其他的了。你有什么想问我的?一来一往,正好抵消了。”

  “这个基地是你的?”我赶忙问了出来,不然他哪里来的裤子换?看看还那么合身!

  “算是,不过那虚妄之眼不是我的,是我后来捡到的。”黄天明扫了一眼四周,嘴角微微弯起。“那怎么会在在那么靠近荒村?”那敖贤龙的车子就是再快,也不可能开出去八百里吧?我们逃亡,黄天明叫来徒弟,来到这个基地里面,着一些都是巧合吗?

  “我早些年就来荒村探查过了。那时候荒村还有人住,不是不毛之地。”黄天明把毛巾放在了旁边,然后烤着椅子舒舒服服的躺着。“你来是为了摄魂灯?”我皱着眉头问。“可以这样说,不过那时候,关于冥灯的事情,我不是那么懂的。我来这里是考察的,因为听说有古墓群。”

  黄天明回忆起了之前的事情,脸上的笑也越来越浅谈,“我之前跟你说过了,我以前是一名考古人员。那时候荒村出了一些瓷器,十分精美,国家知道这里一定有不同,于是派了一支队伍来,就是为了探查情况的。但是,不幸的事情就是从这里开始的。”

  !,更7新L最快上酷B,匠$网q

  我一听这必须是在说故事啊,赶紧的坐直了身子,仔细的听着。“您说,您说,我听着呢。”黄天明点点头,继续说道:“那时候我们刚来到荒村,荒村也不叫荒村,叫做韦家村,韦家村里面很少有外地人,而且这里林业丰富,他们都是自给自足。”

  看的出来,荒村边缘处也有很多旅店什么的,大约是之前也做旅游业吧?

  “因为是国家安排过来的,所以这里的村民对我们十分友好。先前部队包括我就来了五个人。我们五个人身负勘探的任务,因为只有瓷器还不确定是不是古墓群。如果是小墓,不用派来那么多的人力物力。我们花了三天的时间做勘探,一无所获。问了村民那些瓷器是在哪里来的,村民们也说不出个所以然,,只知道这些东西是村尾的一个叫做韦瘸子的男人带过来的。我们当时就来了兴趣,赶集朝着那村尾过去。”

  黄天明的眼神有些飘忽,他看了我一眼,“我们到的时候那个叫做韦瘸子的已经死了两三天了,就在家里,趴在地上,表情十分惊恐。我也不知道他究竟看见了什么,当时村里很震惊,立刻通知了村长来处理,我们几个就被晾一边儿去了。我们想着等过几天平复这件事之后,就继续勘察,但是没想到这个节骨眼上,我们队里有一个人失踪了,怎么也找不着,接着村里不断有人生病,那种就好像是瘟疫一样。韦家村被隔离了。我们也在其中。”

  黄天明叹了一口气,“村民们认为这是我们几个考古的触碰了神明,要把我们打死,我们当然不可能妥协,立刻就跑,跑到深山里面,后来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失散了,我们队里有五个人,失踪了一个和我一样年纪的,两个大学生,也是当时我们的助手,还有一个也是比较年轻的教授,最后我自己一个人从深山出来。也不知道他们是死是活。”

  “那当时你怎么不算一下他们哪里去了?”我赶紧的又问,黄天明那么厉害,肯定也能算出来才对。“我但是还没那么厉害呢。”

  ……我操,那那时候是什么年代?“距离现在多少年了?”我赶紧的问。

  “啊,大概有十几年了吧?”

  我:……

  竟然已经是那么长远的事情了?

  “后来呢?后来怎么样了?”我兴致勃勃的问,要不是没有瓜子我都要嗑上了!“九年前,我再次回到了荒村,荒村已经没有了人,死的死,逃的逃,总之就变成了一片空城。考古的项目也被搁浅了下来。因为失踪了,我们几个人都被政府给除名了。”

  这真是人间惨剧。我在心底默默的给黄天明暗暗默哀了三分钟。“然后呢然后呢?”黄天明喝了一口水,“然后?我越想越觉得蹊跷,就找到了韦瘸子的房子,已经烂的没个房子样了。我回想起那时候韦瘸子躺着的地方,还有狰狞的表情,于是凭着记忆去看,发现他家竟然有个地下室。我就撬开了地下室下去,一个洞,很大的洞,通向深深的地下,还有一把结实的软梯。我有些犹豫,不过还是爬了下去。”

  “下边是古墓群?”我差不多猜到了。

  “不是古墓群。”黄天明摇摇头,我感觉瞬间被人扇了一巴掌,这样的剧情我竟然都猜错了,是不是我没有想象力?!

  “那是什么?隔壁韦寡妇的厕所?”我撇撇嘴。“所以说你这个人思想就是龌蹉。”黄天明一副你没救了的眼神看着我,“下边就是个地下室。”

  “有病啊地下室还有地下室?”这韦瘸子是鼹鼠吗?

  “另一个地下室有个小门,进去之后就是墓道。”

  我大惊,“那还不是古墓群?!”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阿木说:

  最近忙着别的事情,目前是两更,等过一段时间会加更的,希望各种兄弟姐妹可以体谅,不要因此弃书……

  话说我们去打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