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头的小兄弟,出来喝杯酒!”一个不容反驳的声音从远方传来,似乎那人是针对我而来。

  我有些慌乱,这个人的气场太强,已经严重压迫到我。

  黄天明没有做声,倒是杨灵灵轻松的跟我说到:“你去吧,放心好,他要敢伤害你,我打爆他的头。”

  说完了,杨灵灵扬起手中更为精致的军用弹弓,似乎是暗示我一定会在背后保护我。

  我勉强站了起来,走到黄天明身边,“黄师傅,这人什么意思啊?你有把握对付他吗?”

  刚才还霸气无比的黄天明竟然说道,“这次这个人我没把握,因为他们是两个一模一样的人。”

  这话说的神神叨叨,让我不明所以,但是当我看见两个一模一样的人走出来的时候,我瞬间明白,原来最后的两个对手居然是双胞胎。

  他们不仅仅是双胞胎,而且看起来年纪不大,一米多点,给人感觉也就十二三岁的小孩子。

  麒麟组织什么时候还雇佣童工了,虽然我心里闪过这个想法,但是心中那种被压迫的感觉依然没有退缩,总之,我感觉出现在自己眼前的人十分危险。

  只见那俩双胞胎站在我跟黄天明面前十几米处,一人手中擎拿着两坛子老白干白酒,丢过来两坛。

  我稳稳的接住,面带难色的看向黄天明。

  黄天明并没有看我,说道,“你不喝,现在就会死。”

  我问道,“那我喝了呢?”

  黄天明继续说道,“你喝了,一会也要死。”

  横竖都是个死,我有些不服气,“凭什么啊,被人玩弄一番,还要等死,这买卖太不合适,黄师傅你就不能把那俩人干掉吗?”

  黄天明苦笑一下,并没有搭话,居然仰着脖子把老白干喝了下去,压根不管有没有毒。

  我诧异无比,但是看到黄天明都已经照做,那我也索性一不做二不休,仰脸把酒喝了下去。

  一坛酒小四五斤,我感觉嗓子与胃部火辣辣的疼,有种作呕的感觉。

  加上心中的压迫感,终于让我忍不住狂吐一番。

  对面那双胞胎也把酒喝掉,饶有兴致的欣赏着我的狼狈相,似乎非常有成就感。

  我心中骂了无数句问候他们父母的话,但是顿时觉得浑身轻松了不少,好像这酒缓解了自己精神上的压力。

  只见对面俩人异口同声道,“酒也喝了,那就上黄泉吧。我知道你俩怕我们,所以给你们喝点烈酒压压惊,我们想杀死最强状态的你们。”

  这话从俩孩童嘴里传出,让人真的不可思议,但是却是真实的发生在我的眼前,虽然我并不服气,但是看到二人接下来的举动,我突然明白,这两个孩子比之前的任何一个都更为恐怖。

  “他们是阴阳童子,很难对付,你要小心了!”黄天明终于说出了一句忠告,也不知道说给我听,还是自己听,看他那意思,这俩怪胎非常难对付。

  阴阳童子眼中带着兴奋的神采,面容突然变得狰狞无比,好像面孔上蓦然长出了奇怪的皱纹,俩人瞬间变得苍老无比。

  阴阳童子,在我写盗墓小说的过程中倒还真从野史中见过,传说他是元始天尊的两颗鼻屎变成的妖孽。

  随着时间的沉淀,阴阳童子往往被神秘组织收入帐下,即使早早已被姜子牙消灭,但是他们的恶念仍然在人间泛滥。

  阴阳本是一体,分开后邪念更盛,阴阳童子的养成条件极为苛刻。

  首先必须是双胞胎体质,其次必须是弃婴,再次是要被恶人从小圈养,并不得破童子身,到达十岁的年纪时,为了遏制其生长,必须打逆生长激素,让他们的面貌与声音始终保持在至多十几岁。

  这样的人即使变老,也不会让人看出来,而据我估计,眼前这阴阳童子,恐怕岁数得小五十了。

  他们已经不能称之为是真正的人类,用猛兽来形容也并不为过。

  但是对于眼前这俩阴阳童子的攻击方式,我一概不知,看个头体格不像能打的,手里也没武器,无非是气场强大让人感觉非常危险。

  两个皮肤骤然变老的畸形人一步一步朝我俩走了过来,举手投足间霸气侧漏,似乎根本不把我们放在眼里。

  s酷匠¤网正`版首}B发P

  而且,黄天明刚才的实力他俩应该尽收眼底,此时此刻居然没有一点瞧得起的样子。

  看来这阴阳童子对自己的实力非常有自信,单纯凭靠黄天明刚才的发挥,还远远不入它们的眼。

  “我们怎么办?”我有些紧张,也在思量是不是要使出腾空术逃跑。

  这节骨眼隔空取物毫无作用,而意念搏杀这招一天只能用三次,今天还要去荒村,现在就用光怎么也感觉不值。

  不如再试试灵魂鞭挞之类,弄晕了他们说不定,也方便黄天明下手啊。

  想到黄天明一击就能把练家子老头给干掉,而且强悍无比的肌肉外国佬也被他轻松扭断了脖子,如果把阴阳童子短暂禁锢,我们一定有机会赢!

  这样想着,我的注意力集中起来,再次陷入了神游状态,在附近的密林当中,果然隐匿着不少孤魂。

  像孤魂野鬼这种东西,相当于阴曹地府没有户口本的黑户,基本都被驱逐流放在外,不能去极乐世界,所以整日游荡。

  再就是有些刚死不久人的灵魂,还没来及被黑白无常收去,也可以称之为是孤魂。

  总之,我的基本能力就是能够控制这些没人管的灵魂,这一次,我只操纵了两具孤魂,因为有了上一次的经验,我知道了一点,兵不在多而在精。

  当那双胞胎距离我俩不过五米的时候,我没跟黄天明打招呼,便把已经凝练好的冰冷幽魂释放出来。

  我估计他们也看不到这种虚无的东西,准备直接让冰冷幽魂窜入他们的体内,直捣灵魂。

  我就不信这俩怪胎再厉害,灵魂难道还能跟常人有所不同?

  据我调查,无论一个人生前多么强悍,一旦死去,他的灵魂就像是刚刚出生的婴孩一样,都是平等的,也就说传说中战斗力只有1的生命。

  可是,实践告诉我,这一次,我又错了,而且大错特错。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