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老板自言自语道,“大神,你信的我就行,我一定言而有信。”

  后头紧跟的王老板拍了张老板一巴掌,“老张,是不是赢多了,成神经病了哈,别太兴奋晚上猝死哈!”

  正当一群赌徒嘻嘻哈哈的开车离开,我发现荷官正在打电话,我立刻问道,“你要干什么?”

  ‘B看,/正lL版章F.节◇上“酷匠\(网9

  “输钱输多了,我……我得请示一下我们老板。”这女人显然被我吓掉了魂,见我质问更加恐慌。

  “你要请示苑帅旗对吧,你打吧。”看到大鱼终于再次被钓中,我也做好了准备跟他来一次正面冲突。

  电话很快接通了,女荷官说道“喂……老板。”

  “奥,小丽啊,什么事。”那头好像是在酒吧里,音乐声非常吵闹。

  “老板,钱,钱输光了……”荷官支支吾吾,生怕被对方怪罪。

  “怎么,来高手了?我马上回去!”苑帅旗不愧是江湖老手,听到5000万本金在瞬间输光,居然并不懊恼,听那意思,是想回来。

  正好,就在他的老巢把他一网打尽!

  不过对于苑帅旗这人的性格,我倒是更加捉摸不透了,怎么下午刚刚被我施放的幽魂攻击,他晚上还有心思去花天酒地,甚至听说五千万输光了,也毫不怀疑,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姑且顾不了那么多,既然准备惩恶扬善,就要坚持到最后,我驱使着七具幽魂潜伏在门前,就等那苑帅旗上钩。

  我甚至计划好了行动过程,如果这货带着人,争取先拿下几个人,让他们内讧,趁乱再去恐吓他。

  可是,当苑帅旗一个人走上楼,我真的有些诧异不已,眼前这个一头黄毛浑身酒气的年轻人,怎么就这么大胆呢,还敢一个人回来。

  只见他嚣张无比的打开门,还没进门就吆喝道,“小丽,出什么事了!”

  那荷官早已被我放倒,这也是为了专心对付苑帅旗而采取得而下策,不过相对之前放倒男人时,我下手很轻,只是让她的灵魂微微受创而已。

  瞅准时机,我控制七具幽魂一起冲进苑帅旗的身体,正准备群殴他的灵魂时,突然听到他的背后传来一个雄浑的声音,“邪魔外道,也敢造次,给我灭!”

  只见一个黄袍道者腾空而现,看起来年纪不过四十多岁,一把浮尘轻轻一扫,苑帅旗舒服的呻吟一声,周身的七具幽魂顿时粉碎!

  好霸道的功力,我痛苦的捂着脑袋,从厕所中摔了出来,感觉浑身都无法动弹,陷入了莫大的混乱之中。

  所幸我得而意志还算稳定,大脑飞速的思考起来,这人是谁,怎么拥有如此霸道的实力,我还是快点开溜把,这苑帅旗果然不是好得罪的。

  还没等我爬起来,我突然看见一层虚无得而天网从天而降,落在我的身上,我瞬间不能动弹,而在一般人看来,我就像是瘫倒在地一般,根本看不见我身上那无形的大网。

  靠,难道这次直接被生擒了,我心如死灰,闭上眼睛,就等苑帅旗和那道人过来抓我。

  已经隐约听到远处匆匆的脚步声,好像是在搜寻我的下落。

  突然有一股大力落在我的身上,就像是烈火灼烧我一般,靠,这是要把我现场焚了嘛,我睁开眼睛却听到一个熟悉得而声音:“别动,你中邪了!”来人把一张青色的道符放在我的额头,我混乱的心脏才恢复了些许平静。

  “黄大师……”隐约中,我看到了风尘仆仆一身探险服的黄天明,他正把我抗在肩膀上飞奔。

  不知哪里来的疲倦感,在连续的颠簸中,我终于在黄天明的肩膀上沉沉的睡了过去。

  最后的意识海里传来了杨灵灵清爽的嗓音,“黄天明,要我跟你合作可以,但是不要伤害凋斯,这种事,我不希望看到下一次!”

  浑浑噩噩中,就像是在空调屋里睡了一下午一般,当我再次苏醒过来,感觉整个身体都已经失去了力量,软绵绵的,松垮无比。

  一张不软不硬的床上,我挣扎着爬了起来,望着窗外高悬的月,听着房间内滴答的钟表摆动声,突然意识到此刻竟是凌晨三点。

  难道还是在今夜?

  空旷的房间内,唯独只有我一个人,寂静的可怕。

  想起好像是黄天明救了我,我忍不住喊道:“黄师傅……”

  无人应答,我就好像被囚禁了一般,没人顾忌我的安危。

  想要找寻房间内的开关,可当我刚刚下床,却听到不远处传来吱呀一声门响,好似那扇略有年代的屋门被人悄悄推开了。

  我听不到来人的脚步声,却感觉到了他的呼吸,而我也随着来人的临近屏住了呼吸,心里上下乱窜,是谁来了,难道要在这里害死我?

  紧张的心情驱使我小腿肚子止不住的打战,我猫着腰躲在床下,突然听到来人“咦”了一声,似乎是对我的失踪有些诧异。

  我更加断定对方有害我的意图,摸索着旁边一个花瓶便朝对方砸去。

  “啊……”一个女声传来,由于气力跟不上的缘故,我还没甩出花瓶,瘫软的手掌一松,花瓶跌落在地。

  而这个时候,又有人闯入,打开了灯,耀眼的灯光下,我终于看清了来者竟是杨灵灵与黄天明。

  “你干什么呢,凋斯!”杨灵灵一脸怒气,显然是因为我的怪异行为有些恼火。

  “灵灵,你不是跑了吗?”我不明所以,在偌大的京城,我身上也没有定位跟踪器,杨灵灵是怎么找到我的,况且黄天明也在,他俩怎么冰释前嫌了。

  似乎看出了我的疑问,黄天明走上前,指指床,“凋斯,你还是先躺会吧,这次你遇到了高手,差一点就小命不保,你也真敢,区区会点驭魂术就敢去招惹全真教的道人,幸好那取魂网没有尸毒,不然你现在就死翘翘了。”

  我有些不解,“那你是怎么知道我在那的,还有灵灵和你又是怎么碰头的?”

  杨灵灵用略带疼惜的眼神盯着我,“凋斯,你真傻。”

  看到杨灵灵那迷倒众倾的眼睛,我心中最为柔软的部分被再次触动,也不忍心再质问之前的种种,嘴里含糊不清的说道:“灵灵,你没事就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