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上的钱并不多,在消费力极强的京城,容得下我的地方只有网吧。

  依然是车水马龙的街道,在一处二胡同小学旁边的里弄里,我找到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网吧,进去后找了个包间,开始上机。

  短暂的清净让我终于缓解了精神上产生的疲劳,凝心盘坐在包间的沙发上,我的大脑再次像雷达一般,地毯式的搜索起四周。

  我看到了整个网吧的概貌,足足有二百台机器,目前的上机人数足有一百三,其中不少小学生旷课上网,玩着当下风靡的lol。

  我无奈的摇摇头,从小就沉迷网络游戏,未来又会怎样,可当我看看如今的自己时,也禁不住叹气,像我这样,按部就班的上学,做个老实人,可最终还不是混的这个死样?

  生活究竟是什么,我想不明白,难道我人生中唯一改变命运的机会就是找到唐太宗的宝藏吗?

  仔细想想也是,冥灯照鬼图就像是我人生的一次巨大转折,杨灵灵的出现就像是让我在漫无目的的生活找寻到了一个方向,只要完成了杨灵灵的心愿,我也便能够成功逆袭。

  一切真的会按照我想象那样发展吗?我不敢去想象,未知的事物最难捉摸,可我别无选择,如今的我已经被赋予了超脱凡人的能力,只能加以利用它。

  我并没有因为自己可以窥探局部世界的秘密感到欣喜若狂,反而,莫名的压力让我愈发感觉自己跟整个世界的距离。

  我该怎么办,心智有些迷乱,我的身体开始发烫,我感觉有些控制不住自己,脑海中那密密麻麻的点跟线缠绕在一起,愈发紊乱起来。

  一个雷霆般的声音突然在我心里炸响,“胡思乱想什么,李家人就从来没有过孬种!”

  在自己的心中突然想起这样陌生的声音,我居然没有害怕,而是懒懒的问道:“凭什么非要说李家,而不是王家赵家,甚至张家?”

  那个雷鸣般的声音就像是炸雷一样在我心中开了花,训斥愈发猛烈,“你当你是救世主,给你点阳光就灿烂,以你现在的能力,做点有用的事不行么,非要一下子当大英雄,对不起,你不是那块料!”

  我听进去了,突然为自己感到一阵悲哀,不管我心中的声音从何而来,但他说的一针见血,完全惊醒了我,我为什么总幻想着做大英雄一步登天呢,何不脚踏实地,一步步来。

  从心底向那神秘的声音道谢,我再次打坐凝神,意识海中发现了网吧内一个鬼鬼祟祟游荡的身影,我觉得这是上苍给我一次试手的机会。

  因为我发现那个人的手脚并不干净,他专找网吧椅子上挂着衣服的人下手,不时趁人不备将手伸入靠背衣服内的口袋里,摸索一番,偷个十块八块,偶尔看见拿到一块手机,更可气的是,有的人明明看到他的行为,却是无人胆敢制止。

  将那男子龌龊行为尽收眼底的我忍不住摇摇头,现在这世道,都是敢怒不敢言啊,明着干怕被报复,暗着干又没能耐,真正的大哥肯定不会来这小地方,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人实在太多了。

  如果换做是曾经的我,看到这一幕肯定也不会去管,万一因为多管闲事被捅了呢,小命一条,好死不如赖活着,是每个人都懂的道理。

  '最‘F新章x节上`‘酷IK匠pz网

  不过,我现在的本事,恰好可以不出面就惩恶扬善,这是最让我满意的一点。

  很快的从网吧厕所中找到了一个婴孩的亡魂,我安抚之后,让它顺利的为我所驭,再次故伎重演,将那人形幽魂揉搓成凝练好的圆球之后,我把那至阴幽魂轰入了那个小偷的丹田里。

  正在把罪恶之手伸向下一个受害者的小偷浑身一颤,愣在原地,像是失智一般,在别人眼中,就像是犯了羊癫疯一样,全身开始轻微的抖动。

  我不给他任何机会,直接让那冰冷的幽魂掺入他的灵魂当中,让他狠狠打了几个喷嚏后,整个人虚汗连连。

  这个时候,我才操纵幽魂说话,“兄弟,我是你的良心,你这么做不知道会遭天谴吗?”

  那人木讷的点点头,显然被吓得不轻,哆哆嗦嗦的说道:“我这不也是被逼的吗,是我大哥苑帅旗逼我这么干的!”

  果然有人指示啊,在京城这种大地方,小偷小摸胆敢这么嚣张,后头肯定有人,既然他自己招了幕后大哥叫苑帅旗,我觉得自己有必要治疗他!

  刚才这招我起了一个酷毙的名字,叫做灵魂拷问,梅西与这个小偷都很轻松就说了实话,看来我要是拿来去打听点银行卡密码都能轻松得,不过幸亏咱是有良知的人,不会做这种事。

  “告诉我你大哥的位置,我让我兄弟去收拾他!”我再度拷问。

  却没想到那小偷犹豫片刻后说道:“我大哥苑帅旗是个赌徒,也有点心理变态,我估计他已经没有良心了,那人倔的很,很难被治疗!”

  我有些好奇,我就不信灵魂拷问还能遇到不服的人,就算那苑帅旗是神灵转世,我也得让他乖乖跪下,像这种人,祸害人间,留住他一条小命就很不错了。

  “你非要去找我大哥也行,但是我提醒你,我大哥的师傅很厉害,是个算命的,据说会抓鬼,我从小就信这玩意,到时候你小心点。”这年纪不大的小偷心眼还算可以,居然又告诉了我一个秘密。

  虽然感觉这次遇到的对手比较棘手,但是我向来都是个知难而上的人,况且,如今的社会污浊不堪,再让这帮恶人逍遥法外,恐怕对社会的长久治安会形成莫大的阻力,作为一个有思想的好市民,我决定管上一管。

  通过这个扒手小偷获得了苑帅旗的位置后,我粗略估算了一下距离,我现在在三环,而苑帅旗那货居然在昌平,就是坐地铁过去也得花个俩小时,凭借我现在的精神扫描实力,恐怕还不能如此远距离的教育他。

  好吧,我还是过去会会他吧,反正现在断魂灯的下落不明,在这京城王气无比富裕的地方,量那操纵断魂灯的人也不敢轻易造次,我先好好练手即可,说不定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