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机立断,我马上离开,但是在这破胡同内,跑不了几步就是死胡同,就算开了手机地图,我这破塞班系统,根本就无法精准定位,让我饶了大半天愣是没有绕出去。

  正有些懊恼的时候,我的电话突然响起,竟然是杨灵灵打来的,“凋斯,第一次来北京各种不熟悉吧,在这儿我有朋友,我们过去接你一起行动吧。”

  这个时候的杨灵灵就像是菩萨显灵,我把之前火车站上的不愉快一扫而空,朝着电话喊道,“我给你发个微信定位吧,我手机不行,在个胡同里绕不出去了。”

  杨灵灵笑了几声挂掉电话,似乎还是那样不愠不恼,只不过我分明听出了几分隔阂,好像自从与冥灯的事正式扯上关系后,她再也不像最初我认识那般单纯,相反,我感觉这是一个极为聪明的女孩。

  站在原地等了一阵子,我看到一个胡同口缓缓驶入一辆轿车,好家伙,当我看清车标后倒抽一口冷气,这车竟然是保时捷帕拉米莉!

  一款超级酷毙的商务高端车就在眼前,让我心中有些惴惴不安,杨灵灵会在上面吗。

  当我看到副驾驶下来一双精巧的高跟,其上正是杨灵灵那曼妙的身姿时,我有些呆愣在原地,只见杨灵灵换了一身黑色的晚礼服,雪白的脖颈裸露在外,高耸的乳峰若隐若现,让我忍不住吞咽了一口。

  当车的主人从驾驶室内下来,我仔细一看,更是差点惊呼出声,这简直就是一个翻版的宋仲基啊,还穿着美国大兵的迷彩裤,瞬间,在这帅哥美女的盯视下,重重的自卑感冲上心头,我有些不敢正视他们。

  “嗨,凋斯,这是我北京的好朋友,你可以叫他梅西。”杨灵灵热情的介绍。

  梅西,靠,这不是巴塞罗那的球魂吗,阿根廷与西班牙双重国籍,一个超级会踢球的球星,据说身价也就C罗能与其媲美。

  仔细看看梅西这货,韩国人的面孔,健美教练的身材,脚上居然还真的穿了一双阿迪达斯运动鞋,跟我比起来,单单看自己那双红星美凯龙,就掉价不少。

  我尴尬的招招手,“你好,我叫李凋斯。”

  梅西好爽的伸出手,握住我的手面带笑意,“久仰大名,原来你就是传说中的凋斯兄弟,你的事灵灵都告诉我了,放心吧,在北京,只要用的上我的地方,一定给你们摆平!”

  看这人开的车以及霸气的说话态度,我断定应该是北京某个贵公子,但是咱毕竟不是这个层次的人,也不敢妄加猜测,既然杨灵灵认识的人来头不小,那就索性入乡随俗,一切听从安排。

  至少,我突然感觉有些安心,那些幕后跟踪我的人总不会招惹来头不小的京城坐地户吧,真要拼起来,还不知道谁更厉害呢。

  与此同时,一处不知名的山涧里,轰隆一声炸响,明显是人为的爆破声响过后,一道幽泉从山涧中窜出,飞流直下,不远处山包上围观的十数人面色欣喜,但是却没有一人表现出手舞足蹈的模样。

  隐隐约约可以看见被炸开的山涧内有条通道,似乎是人为修葺过的,一行人收拾好行囊,鱼贯而入,着统一服装,背后隐隐约约可以看见一头麒麟古兽的刺绣……

  不过一壶茶功夫,我已经跟随梅西来到了北京饭店,看到那奢华气派的饭店,当我走入金碧辉煌的大厅内时,一种卑微感油然而生,为什么咱就混不到这种程度,看杨灵灵跟梅西谈笑风生极其般配得到样子,我突然感觉内心有种怒火被点燃。

  我李凋斯哪辈子也能混到这种程度,不愁钱,不愁车,不愁女人,就靠现在码那点字赚个生活费,根本不现实啊!

  冥灯!唐太宗的宝藏,如果我集合了四盏冥灯,到时候拿一件保本卖掉,应该可以换个几百万把,几百万也足以让我过上富足得而生活!

  我正在胡思乱想,梅西已经引我们走入一个包厢,刚刚进屋入座,香气扑鼻,一桌丰盛的饭菜让我口水直流,光看那烤的流油的烤鸡,我已经食欲大开。

  明显看出我饿了,梅西摇晃着手中的红酒,给我倒了一杯,又倒满两杯后,热情的说道:“俗话说,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灵灵,我们好久不见了,今天好好叙叙旧,干了这一杯!”

  杨灵灵看看我,心情本来就有些郁闷的我端起红酒杯一口喝掉,他俩人对视一眼后纷纷喝了一小口,一派上流社会的作风。

  酒过半巡,我有些头晕,上个厕所回来后,却发现酒桌空无一人,等了一会儿,梅西走了进来,扔给我一张房卡,“累了就去休息吧,灵灵我刚送走。”

  没想到房间费都省了,想到要入住如此高级得酒店,我有些兴奋,虽然头晕不已,但是还是摸索着找到了房间。

  刚刚进入房间,我插上房卡的时候,屋子里居然没有灯亮,正当我准备找服务员的时候,后脑勺传来一声闷响,“砰”的一声,我感觉浑身一阵酥麻,竟是被人暗算砸倒在地。

  不知过了多久,隐隐约约中我听到杨灵灵怒斥一声,“你背叛我!”似乎想要上前夺回房卡,却被梅西狠狠推倒。

  “呵呵,春宵一刻值千金,玩的愉快奥!”梅西狠狠带死房间门,让我与杨灵灵完全陷入了密室当中。

  我在晕晕沉沉中醒来,看到杨灵灵眼神迷离的坐在床边,突然感觉一阵口渴,身体也有些发热,勉强起身,想要开门离开,却发现门被反锁,而屋内的室内电话也消失不见。

  正当我想用手机求救的时候,更发现手机也没了,联想这里是十七楼,开窗逃生绝对不可能,我突然明白对方这是处心积虑的一次陷害。

  陷害的目标并不是我,而是同样处在混乱状态当中的杨灵灵。

  “我们被下药了,凋斯……”杨灵灵说话有气无力,听在我耳中,格外诱惑。

  我试着挪动身体,却发现自己的小腹猛然窜上一股热气,瞬间就有些血脉喷张的感觉。

  这个时候,我终于意识到,我跟杨灵灵一定是被下了春药。

  在明亮的灯光下,杨灵灵的晚礼服更显妖娆,那白皙的脸上浮上红晕,让我越来越把持不住。

  酷=#匠!网首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