眯了一小觉后,我听到了列车员报站的声音,“尊敬的格外旅客,北京站到了,请下车……”

  没有什么行李的我挤在最前方,趁着人群拥挤的时候飞速的冲下火车,用自己最快的速度奔向扶梯,快速跑入地下通道,在密密麻麻的人群中穿梭了五分钟后,终于杀出了站口。

  回头望望,我看见并没有人行色匆匆的跟上来,稍微放心,恰好有个电动三轮车吆喝,“小哥,坐车吗?”

  酷"匠》网首e、发x

  估计这小哥也不能坑我,再贵还能贵过出租吗?我毫不犹豫的上车,说道,给我找个便宜的旅店,越便宜越好。

  对方有些鄙视的看看我,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转变,“好,那你坐好了。”一踩油门,竟然出现了推背感!

  我有些惊惧,“大哥你慢点,我怕……”

  小哥是个阴阳头,看起来也是个小混混模样,他点燃一根烟喊道:“这快么,才100迈而已,乡下人就是没见识。”

  我不再吭声,想到强龙不压地头蛇,更何况咱现在个外地人根本得罪不起这里的坐地户,就算这货也是打工仔,看这架势也不是好惹的主,并且我觉得自己既然甩开了跟踪者,就是黄天明估计也需要再联络之后才能碰头,现在自己一个人还是老实为妙。

  也不知道这小哥拐了多少弯,大概也就十分钟,他喊道:“到了。”

  我问道,“师傅,多少钱啊。”

  他连表都没打喊道,“三百块!”

  我顿时一阵头大,“不会吧,你这才走了十分钟啊,怎么这么多钱,坑得吗,出租也不可能这个价!”

  小哥悠然的抽着烟,一脸鄙夷相,“出租车能带你来这小巷子么,它根本进不来,这旅店50块钱一天,很便宜,你在北京随便去个宾馆也得四五百,我给你省了好吧,而且哥这可是比德文最新款,你个乡巴佬我没嫌弃你就不错了!”

  第一次打车见这么嚣张的,看到对方身材跟我差不多,我也不惧,愣是不肯挨宰,“就跟你20,多了没有!十块就不少!”

  “呵呵,威胁我是吧,你小子不要命了?”对方不急不慢的说道,似乎根本不担心我不给钱。

  “现在可是法制社会,你还能打我不小哥竟然摸出了一款6Sp喊道:“哥是有素质的人,但是不干有素质的事,你等着。”

  说着,他好像进入了微信群,喊了一句,“七里香胡同38号,兄弟我被客宰了,sos。”

  靠,我没想到这货竟然敢叫人,而且还装无辜,我气不打一处来上前就拽他,“你至于吗,霸王硬上弓要钱,我这就走,一分也不给你!”

  这小哥竟然毫不反抗,根本没有跟我动手的意思,只是我在腰部明显感到有个硬物抵住了,低头一看,竟然是枪!

  “嘿嘿,要不要试试真假,这可不是仿真枪那几百块钱的玩意奥,一般我也不用,今天被你逼到份上,我可是开膛了奥,反正你个外地人,死在这儿也没人知道。”阴阳头小哥笑里藏刀,让我瞬间感觉腿肚子有些打哆嗦。

  毕竟意识已经明显强于他人,我能感觉到没有撒谎,这把枪的确是真枪,而且还是实弹,这次遇上硬茬了,难道真的要被他宰吗?

  摸摸自己空瘪的口袋,想想这一趟出行不过带了两千块钱而已,这一下子要被讹诈七分之一,我就有种想哭的感觉。

  我顿时松了手,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想要下车走,却怕这货开枪,想要掏钱又不甘心。

  就这样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小巷子口一会儿竟然窜进了七八辆同款小车,车停后,竟然下来了一群杀马特,要么红毛要么狮子头,要么全身上下破破烂烂,反正没有一个正常打扮的人。

  枪抵着我的阴阳头瞬间把枪藏了起来,推开车门大喊,“兄弟们,就是这货,欺负咱河南帮,说咱偷井盖!”

  一听到说河南人偷井盖这个话题,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尤其第一个光头汉子,上前就拉开车门,把我一把拽了下去,“你小子找死啊!瞧不起我们河南帮!”

  想到形势逼人强,我顿时软了下来,说道,“大哥,我这才下火车,300块钱太多了啊。”

  “三百?才三百!靠,拿1000!不然别想走!”这光头竟然更狠,明显就是敲诈的意思。

  我急中生智,“大哥我是进城打工的,没那么多钱啊!”

  光头呵呵一笑,居然从背的工具包里掏出了一个无线pose机,“有卡就行,我不信你没信用卡,别跟我耍心眼,你要说没信用卡我就找人查你银行征信,上面可是一目了然!”

  像我这种穷屌丝,刷信用卡自然是家常便饭,心想这次算是碰到职业碰瓷人,我咬咬牙,准备认怂。

  正当我想要从书包掏钱包的时候,突然发现钱包居然没了,瞬间我的脸都绿了,难道被偷了!

  “大哥,我钱包被偷了……”我有些为难的说道,并把口袋掏空证明清白。

  “你小子挺牛逼啊!敢坐霸王车,我卸了你!”光头一听火冒三丈,抡起拳头就要抽我。

  完蛋了,被群殴是难免的了,真没想到甩掉一头狮子,又来了一群狼,希望别把我打残啊!

  “砰!”一声枪响莫名其妙的传来,光要打我的光头愣在原地,有些诧异的看着自己已经握紧的却是消失不见的拳头,突然发出了惨绝人寰的嚎叫!

  他的手正在喷血,明显是被刚才那一枪轰了个粉碎!

  我能够看出来这绝对是狙击枪才会具备的威力,难道说我根本没有甩掉跟踪者,对方这一次用实弹攻击,是不是在向我示威!

  能够如此残暴的伤害别人,就能更为残暴的蹂躏我,对方这是在向我秀肌肉!

  不管怎么说,这一枪让这群河南帮瞬间脸上变了颜色,霎时间跑了个精光,根本没人再敢跟我提钱的事。

  看到地上的一滩血迹,还有远处被拖上车送医院那光头不绝如缕的惨叫,我有些后怕,这儿是绝对不能呆了,估计一会儿就有警察前来,我没有任何理由把这件事说明白,说不定再扣押我几天,那样就把寻找断魂灯的事情完全耽搁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