尝试着将手触摸向它,果然在我俩之间出现了一道看不到的透明波纹,阻挡了我继续出手。

  “结界这玩意都出现了!”我感觉自己完全陷入玄幻世界当中,可怜我一个普通人,也没有什么异能,凭借自己这命格横冲直撞,希望不要挂在这里。

  “铁蛋,听我说,也许你不能接受,但是我说的都是实话,我们现在正在开封,而你的肉身早在西安便出车祸死了!”强忍着内心的悲痛,我说出了实情。

  李铁蛋当然不会相信,他以为我在开玩笑,“凋斯哥,大晚上你说这么多邪乎事干嘛,不是说好了带我打工吗,你是不是嫌弃我了!我能吃苦,出大力啥都行!”说着,李铁蛋伸出胳膊,想要露出自己的肌肉,却奇怪的发现,自己的身体根本无法凝聚力量,就像是个充气后的人一般。

  “咦,我这是怎么了。”李铁蛋轻轻一跳,竟然轻飘飘的浮着飞向一旁,他吓坏了,向我求救,“屌丝哥,我是不是中邪了,快救我!”

  我不想看到李铁蛋残存的魂魄也在遭受折磨,怒斥道,“李铁蛋,你听我说,你是真的死了!我不骗你!我们真的在老家呢!”

  看到我一脸严肃的模样,李铁蛋突然好奇的看着自己的胳膊,微微用力,整个胳膊竟是变成了麻花,“啊!”他被自己的行为吓到,连退几步,却发现自己根本感觉不到痛楚。

  我看出了端倪,鬼魂是感觉不到肉体那种痛苦的,要想让它们恐慌只能用道家的手段进行精神镇压和灵魂烧灼,“铁蛋,是不是感觉不到痛楚,因为现在的你,是具鬼魂。”

  虽然不想说,但我还是说出口,我能看到李铁蛋眼中满满的失望,他突然仰天长啸,竟然发出了诡异的哀嚎,让我如临大敌,猛然后退。

  杨灵灵也脸色大变,花容失色,“凋斯,快跑,我感觉你朋友要暴走,惨死的冤魂怨气越重就越会嗜杀成性!”

  脑海中突然想起黄天明的话,白虎嗜杀,难道李铁蛋是故意被迷魂灯诱骗在此,想借他的手杀了我!

  想到这里,我反而不怕了,呵呵,一直被看不见的势力玩弄于鼓掌,现在连我跟李铁蛋的感情都想玩弄,真把我李凋斯当病猫?

  停住脚步,我回头大吼一声,朝着突破结界,俨然进入暴走状态的李铁蛋冲去,“李铁蛋,你给我冷静,我是你哥!”

  伴随着我正气凛然的一声大吼,已经幻化成幽灵形状半漂浮的他还真的停了下来,一双无神的眼睛怔怔的看着我,不明所以。

  看到李铁蛋稳了下来,我又走进几步,伸出手,喊道,“铁蛋,你忘了我们小时候吹的牛逼么,长大了一起奋斗一起赢取白富美,当上ceo,走上人生巅峰!”

  李铁蛋僵硬的脸上浮现了古怪的表情,我知道他是在笑,他是在努力的用自己的方式笑出来,只可惜现在有些身不由己,所以他的那迷茫的眼神中分明挤出几分晶莹,似乎在暗示我快点离开。

  我向来是一个不肯轻易放弃的人,想当初,两天更新八万字冲量稿,现如今面对自己的朋友,我想要用感情度化他!

  “还记得咱俩八岁的时候一起抓泥鳅吗?”我静静的说着,李铁蛋就像是个孩子,安静的悬浮在空中,它在聆听。

  看到有戏超度这具冤魂,我继续说道,“那时候因为泥鳅像蛇,你吓得蹲倒在泥坑里不敢出来,还是我把你爹找来把你抱回家的,然后你在咱囤子出名了。”

  像是回忆起往事,李铁蛋的嘴中发出呜呜的声音,如泣如诉,虽然是我听不懂的语言,但是我感觉他被触动了。

  再向前走了几步,我的手几乎要触摸到他悬浮的下半身,突然间,狂风大作,砂石飞滚,天地仿佛扭转,李铁蛋竟然发出了耄耋老者才会发出的声音,“我不甘心,我不甘心啊。”

  转瞬间,他竟然真的像电视剧中常常出现的情形一般,化成一道青烟,直冲云霄,仿佛是投胎转世去了。

  我长吁口气,“铁蛋,保重了!”心中刚刚默默祝福,我突然感觉肩膀有人重重一推,踉跄中我摔倒在地,顿时竟是动弹不得。

  下意识的,我反应过来,鬼推人鬼压身双管齐下啊,我自己搭在这里还没什么,灵灵这么善良的姑娘可千万不能有事。

  “小子,阳魂挺硬哈,我今天就灭了你的肉身,再慢慢灭你阳魂。”背后的声音听起来倒是熟悉,用眼角的余光我看到了一双破旧的布鞋,靠,那不是宋忠的鞋子吗,难道这家伙也中邪了!

  虽然鬼魂伤害不了我,但眼前这东西似乎是魔化后的人类,他竟是一把把我提了起来,我能够看到他那猩红的眼睛满含贪婪,似乎想把我连骨头一并吞掉。

  不知哪来的勇气,我竟然笑了起来,“我不管你是什么东西,这是人类的世界,你们这种东西不该存在,给我滚开!”

  我的刚阳之火似乎吓到眼前的怪物,他眼神中竟是闪现了几丝恐惧,居然真的把我丢在地上,然后快速后退,消失在了无尽的黑暗里。

  经过刚才连番的折腾,我的精力仿佛被抽尽,我看不到杨灵灵的踪影,浑身也失去了力量,只能躺在地上,若是再来一波侵袭,我恐怕真的会被交代在这里。

  酷AK匠m*网正$k版jK首发n

  自嘲的笑笑,我突然感到一阵释然,没想到我李凋斯也会男人一把,至少超度了朋友,喝退了邪物,唯一的遗憾是我连迷魂灯的影子都没有见到。

  正当我闭上眼睛想要放弃的时候,耳畔居然传来杨灵灵的声音,“屌丝,这个冥界土我粘在你的眼睛上,能让你抵挡迷魂灯的招魂五分钟,如果它一会儿出现,能想办法灭了它最好,若是灭不了,那就跑吧!”

  我睁开眼睛,哪里还有杨灵灵的踪影,倒是我真的感觉自己的眼皮以及眼睛周边多了一些湿润的土壤,就像是浆糊一般。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