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忠没吱声,一屁股做到架势座上,喊道:“好咧,坐稳了,咱这就打道回府。”

  这地方我是一刻也不想多呆,当下坐在后斗,与杨灵灵并排,感觉刚才发生的一切仿佛是一场梦。

  当拖拉机的马达轰鸣声响起,听到了真实世界机械传来的摩擦声,我惶恐的心理终于得到平静,在拖拉机的颠簸之下,竟然有些昏昏欲睡。

  眼看着驶离了马蹄囤,我终于放下心来,只要一会儿回了养马囤,就安全了,我这样安慰自己。

  不知过了多久,一阵冷风让我忽然清醒过来,我发现拖拉机竟然还在行驶,而眼前的路绝非我们来时那狭长的土路。

  我分明记得四周都是一望无际的旷野,现在竟是被不少小树取代,似乎宋忠架势着拖拉机走入了一处空旷的树林,明显走错了路。

  “宋哥,我们走错了吧。”我吆喝道。

  没有应答,我回头一看,拖拉机的驾驶座哪里还有人,现在分明就是开启了无人驾驶模式!

  脑袋翁的一声炸响,我连忙推醒已经睡着的杨灵灵,上气不接下气,“灵灵,我们又撞邪了!”

  杨灵灵反应极快,拽住我,瞬间跳车,在地上打个滚后,四下环顾后失望的说道:“糟了,我们被算计了。”

  拖拉机愈发走远,我颤颤巍巍的喊道:“忠哥……”什么回音也没有,唯独只有我自己的声音在狂风中被撕裂扭曲。

  看到周围张牙舞爪的林木,杨灵灵的脸色突然变了,俏丽的脸上明显浮现恐怖神色,“凋斯,我们不是被献祭了吧!”

  “献祭什么?难道是迷魂灯?”我脑袋反应极快,这类词汇我也经常用到自己的小说当中,在这伸手不见五指的小森林里,保不准真的是迷魂灯诱杀人类的老巢。

  杨灵灵突然从口袋掏出了一个圆形的电子器械,按动按钮后,竟是发出了急促的滴滴响声,她瞬间瘫坐在地上,有些绝望,“屌丝,我们这次可能真的完了,这里的冥气指数,已经破百了!”

  “什么意思,难道你这设备能感受阴气?”毕竟写书无数,我根本不需要杨灵灵过多解释已经明白她话里的意思。

  “冥气指数超过10的地方一般是坟地,超过50那是古宅阴宅,超过80那是火葬场停尸房,超过100的话就真的成了冥界!”杨灵灵惺惺的说道。

  我的大脑像是高速计算机一般飞速的运转,也就是说,我跟杨灵灵此刻已经不在正常的世界,如果两个本来没死的人出现了本来死人才该出现的地方,那么意味着什么,难道我俩的阳魂即将被抽离出去!

  虽然心里恐惧,不过为了杨灵灵,我还是努力的安慰,“灵灵,你怕什么啊,就算这里是冥界,我估摸也是那迷魂灯临时制造出来的,咱俩这么年轻,根本没到死的时候,慌什么,稳住!”

  可当我说完这些话,突然听到了一阵锁链摩擦地面的声音,紧接着不远处的密林中飘出了两个高瘦的身影,一个黑衣黑帽子,一个白衣白帽,俩人面色铁青毫无血色,那双死鱼目般的眼睛死死盯着我,突然间,他俩那僵硬的脸忽地笑了,一米多长的红舌头瞬间垂了下来。

  “啊……”我抱住头,精神再度崩溃,这可比恐怖片吓人多了!

  "酷匠网~?首发:

  杨灵灵惨笑一声,“呵呵,黑白无常都来了,看来我们真的逃不掉了。”

  我依然在做着最后的思想斗争,要我死,我不甘心,既然摄魂灯制造的幻觉我都能破了,那这迷魂灯不就是迷惑人吗,我偏不信邪!

  就算是死,我也得拼上一拼,这样想着,我也不知哪来的胆子,从地上抓了两把土便朝着黑白无常抛了过去。

  “咳咳……下三滥的人类……”那俩无常被我抓的土扬了一嘴巴后居然发出了老头子般的声音,听在耳朵里格外瘆人。

  不过,借着这个机会,我猛然抱起杨灵灵,飞速的朝着密林深处跑去,打不过还跑不过嘛,我就不信那俩行动磨蹭的家伙还能卫星定位!

  “别跑……”我健步如飞,完全不顾身后那俩无常的鬼哭狼嚎,傻子才停下来呢。

  可当我跑了好久之后,竟是因为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不得不停下脚步,“李铁蛋,你怎么在这里!”

  我明明记得梦中他已经因为车祸死在去火车站的路上,当然,凶手是那摄魂灯所为,可现在他为什么会怔怔的站在那里,就像是在等我一样。

  “铁蛋……”我试探着问了一句,对方居然听到,看到我后,错愕几分,笑了出来,“凋斯,我就知道你一定不会不管我,我迷路了,你是来救我的吗?”

  明明知道李铁蛋已经死了,但是此刻看到他,我倒是没有害怕,毕竟他在我视野中,还是以一个完完整整的人类身躯呈现。

  “铁蛋,你怎么在这里?”我试探着问,想要看看这个李铁蛋是不是假的。

  李铁蛋回过头,想要过来,却像是被一股无名的力量阻挡一般,根本无法近身,他的脸上浮现出痛苦的表情,“凋斯,我记得去西安找你,在你家睡了一觉后,就来这儿了,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虽然知道李铁蛋死了是不争的事实,但我还是不想打击他,因为我觉得李铁蛋分明没意识到自己已经死了。

  “铁蛋,你别怕,最近邪门的事比较多,我这就过去救你!”人生最大的悲哀就是,明明知道亲密的人已经死了,却要强装镇定。

  杨灵灵突然抓住我的胳膊,轻轻朝我摇头,那眼神中分明在说,不要去。

  我轻轻拿下杨灵灵的手,轻声道:“灵灵,他是我兄弟,不会伤害我的,等我。”

  说完,我径直向前走去,自己都觉得有些悲壮,不过看到李铁蛋那孤独的身影,我突然感觉浑身充满了力量,就算他已经死了,我也要让他安心轮回。

  不过十来米的路程,我走的极为缓慢,生怕脚底下出现电影中常常出现的镜头,一个骷髅手或者出现陷阱什么。

  万幸的是,直到我来到李铁蛋面前,也没有任何诡异的现象发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