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我相信这是我这辈子最男人的一次,也使出了吃奶的力气,可那木板在砸中小孩耸拉的脑袋时,像是碰触在岩浆中一般,颓然化成一团蒸汽。

  由于力道过猛,我一个跟头栽倒,再起身的时候,小鬼孩的脸已经跟我的脸不过一寸距离。

  要死了,这么多年还是个处男,真不甘心啊,可怜了杨灵灵这么美的姑娘,还跟着我受罪,悲催,下辈子再遇到这种漂亮妹子,一定当晚拿下,做出这辈子最后的意淫,我缓缓闭上了眼睛。

  “呔!妖孽去死!”一道金光突然泛起,温暖的照射在我的脸上,让我感觉浑身陡然一轻,放松了许多,再次睁开眼睛,我看到眼前的小鬼孩脸上已经被贴了一张画满奇异图案的道符,似乎是惊摄于道符的力量,它不断发出痛苦的呻吟声。

  这个时候,环顾四周,我才发现杨灵灵早已晕倒在地,先前打不开的院子大门已经被砸开,一个熟悉的人正站在院落中央,一脸鹤骨仙风的模样,能够在这种时刻装逼救人的,除了黄大仙黄天明还能有谁?

  “你可是来了。”处于高度紧张中的我早已忘记黄天明暗中跟踪我们的事,眼下他终于出手,让我瞬间有种九死而生的感觉。

  黄天明冲我点点头,扶扶自己的宽边眼睛,怒视着眼前痛苦不堪的小鬼童,厉声道:“妖孽,还不放弃抵抗?”

  那小鬼似乎无比畏惧黄天明,竟然跪倒在地,任凭脑袋上的灵符内的咒文爬上自己的身体,不一会儿那小鬼全身都爬满了诡异的咒文。

  黄天明轻叱,“灭!”那小鬼的身体瞬间膨胀,三秒钟后爆炸,四散飞溅的碎肉更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空气吞没,转眼间,就跟从未出现过一样,消失的无影无踪。

  此刻,我对黄天明佩服的五体投地,“大师,你真的是考古学家吗?怎么这般厉害?”

  黄天明深吸口气,红润的脸上略过一抹苍白,直到几个呼吸后,他才回答,“快走,马蹄囤今晚将有血光之灾,这里的人很多都已经半魔化了!”

  联想到罗记银饰那小孩,我不敢耽搁,也不知哪来的力气,抱起杨灵灵就往外跑去。

  天色渐晚,屯里的街巷子没有灯光,今晚的雾水来的又格外早,当我奔跑到拖拉机旁边的时候,能见度已经只有二三十米了。

  宋忠呢,我记得我们去罗记银饰的时候他自己在抽旱烟,眼下半个下午过去了,怎么反而没人了。

  勉强把杨灵灵放在拖拉机斗子里,那黄天明也不知所踪,我试探着发动拖拉机的引擎,却怎么都打不着火。

  情急之中,我看到拖拉机上有根铁锹,把它死死抓在手里,恐惧的心理才稍稍得到缓解。

  这一天庞大的信息量压得我几乎喘不过气来,毕竟我也不是身怀天赋异秉的人物,只是一个普通的凡人而已,与这种超自然的势力做斗争,嘴上吹个牛还可以,但是真刀真枪的干,我还需要一个适应过程。

  就在这种险象环生的环境中,杨灵灵竟是醒了过来,“刚才发生什么了?”她好像刚睡醒一般。

  实在不忍心让杨灵灵重新回忆刚才那恐怖的场景,我强笑着打哈哈,“刚才好像是迷魂灯作乱,咱俩都被迷倒了,幸亏黄天明大师出手,我们才安全。”

  听到黄天明再次出现,杨灵灵眼神陡然一变,“他来干什么?难道他也在打迷魂灯的主意?”

  看到隐瞒不下去,我一五一十把黄天明一路跟踪的事和盘托出,原以为杨灵灵可以谅解,没想到杨灵灵沉默好一会儿才说道,“凋斯,你被骗了!”

  “什么?你说黄天明骗我?他一个考古学者骗我作甚?”我非常不理解杨灵灵所说的,甚至感觉她对那个自己并没有见过面的黄天明极为避讳。

  “有些事你慢慢就知道了,但是我肯定他现在在骗你,至少我敢肯定一个考古学者不可能单单对四大冥灯这么感兴趣!”杨灵灵一针见血的说道,让我听起来浑身慢慢起了鸡皮疙瘩。

  联想到刚才黄天明那鬼斧神工的实力,我越想越不对劲,一个考古学者怎么会有一些道家的本事,那张消灭小鬼的灵符看起来更是霸道无比,绝对不是电影里看到的打火机就可以轻易烧毁的。

  酷匠网0永久免J费#g看小zw说

  “对了,摄魂灯还在他手里,你别说他还真有可能是为了迷魂灯而来。”刚刚反应过来的我终于回过神来,说什么保护我的安全都是假的,合着人家是为了迷魂灯而来。

  不过,脑海中马上闪现出一个疑点,既然那黄天明这么厉害,为什么又让我在前面探路呢,凭他的本事,直接找出幕后真凶,把它干掉取得迷魂灯不就可以了。

  杨灵灵适时的为我做出解答,“这就是命格问题,有的人不管再厉害再强悍一辈子也不可能当皇帝,而有的人不起眼,但是没有他的辅助,皇帝也只是个庶民!”

  现在我明白了自己的价值,因为摄魂灯一事,我引起黄天明的注意,虽然是稀里糊涂解了摄魂灯的危机,但是无形间我成为了他的一颗极有价值的筹码,若是能顺利拆除迷魂灯的灯芯让它失去威胁,那我的价值必然水涨船高,更会让他刮目相看。

  突然想起事情的初始,是杨灵灵先找到的我,我的脑海闪过一丝疑问,难道杨灵灵也知道我的命格惊人,所以才找我帮忙想要拿下那四大冥灯!

  雾气愈发浓重,我已经没法分心去安慰气愤中的杨灵灵,我始终感觉到周边潜伏着一种莫可名状的危险。

  “喂……”寂静的空气里冷不防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但是却让高度紧张的我猛然回头舞动手中的武器,险些砸到对方。

  “我靠,你神经过敏了!我是宋忠!”来人惊险的避过我的狂攻,一脸惊愕,我定睛一看,看清楚是宋忠之后才擦了把汗,“额,大哥,你怎么才回来。”

  宋忠摇摇头,“咳,别提了,这不等急了,我去找朋友打牌,输了三十多块钱,真晦气!”

  看到宋忠回来,我忙不迭指指拖拉机喊道,“大哥,时间不早了,事情都办完了,咱这就回去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