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3章:招惹了小鬼

  小心翼翼的走进内门后,一个大约七八岁的小孩正在用小锤篆刻什么,敲敲打打格外专心,甚至我走到身旁都没有反应。

  “那个……”我刚要开口,小孩突然转过头来说道,“轻点声,小心招惹小鬼,小鬼脾气不好,得罪他的话今晚让你拉肚子。”

  仔细看小孩手中的东西,我不禁倒抽一口冷气,他的手中竟然操持着一根细小的骨头,看起来是小孩的手臂,凌乱的桌子上放满了各种坠子小锤头什么的,似乎正在仔细的雕刻什么。

  我感觉头皮有些发麻,壮着胆子问道,“小朋友,你家大人呢。”

  :看t正eb版章节上/D酷H^匠j网

  小孩依然专心致志,跟没事人似的随口说道,“前几天死了啊。”

  “怎么死的?”这次不等我问,杨灵灵已经发问。

  “靠,死了就死了,问那么仔细干嘛。”小孩子脾气还很大,毫无悲伤的意思,就好像死的那人不是他爹。

  我忍不住拿出之前的戒指,放在小孩眼前,说道:“你难道不想替你家大人查出事情真相吗?我们这是在帮你,麻烦你配合一下,这戒指的金主认识吗?”

  小孩看到那戒指后,明显顿了顿,停下了手中的活儿,第一次认真的抬起头,一本正经的端详着我,又看看杨灵灵,这才轻声说道:“我认识这戒指,这是我爹生前接的最后一次活。”

  我冲杨灵灵点点头,看来那个要求打戒指的人身上果然有问题,“你能告诉叔叔阿姨事情得而详细经过吗?”

  小孩挠挠头,似乎有些犹豫,看到我跟杨灵灵正气凛然得而样子,似乎打算相信我们,终于告诉我们那天发生的事。

  那是一个周前的一个晚上,按道理,老罗到了打烊的时间,可是一个包着红头巾得而女子突然出现,年纪不大,好像是前几年被拐卖到囤里的一个媳妇,这媳妇嫁来几年后,丈夫暴毙身亡,家里老的也撒手人寰。

  之后,村里的人都说这女人命邪,平日里彻底与她断了来往,很少有人跟她交流,那天她要求打冥戒的时候,跟老罗说的是为死去的亲人补一枚,以敬孝道。

  说到这里,小罗做出个奇怪的表情,“我娘死的早,平时我都跟我爹一起干活,可是那天那个女的不知道跟我爹说了什么后,我爹把我赶回家,之后我在门口偷听,好像听见他俩在屋子里粗喘啥的,之后我爹回家说看她可怜,在她软磨硬泡之下愣是收了个成本价,给打了戒指。”

  听到这里,已经是成人的我与杨灵灵面色不太好看,是个人都明白,大晚上孤男寡女在一间空房子里能发生什么,但是为了照顾小罗我俩始终没点破。

  我继续问道,“那你爹之后是怎么死的?”

  小罗低下头,打完戒指后几天,我爹开始咳嗽,然后呼吸困难,那天我起床后发现我爹倒在地上,叫了邻居大伯过来一瞅,说是半夜憋死的。

  说到这里,小孩终于忍不住嚎啕大哭起来,毕竟是个孩子,这么小还干这种活,不由惹得杨灵灵母性大开,她轻轻地抱住他,我能够看到杨灵灵眼中闪烁着晶莹的泪花。

  打听到那个女子的住所后,我念叨几句,“灵灵,我估计那女人身上肯定有邪煞气息,不然怎么跟老罗发生性关系后能克死他,而且跟我小叔相个亲都能让人得病,一会儿见她,我们得小心行事,千万不能栽在这里。”

  杨灵灵沉吟片刻,说道,“我估计那女子本是邪煞命,这种命格的女人时间久了的确会连累身旁的人,但现在她竟然在短时间内就会把人阳魂克没,应该跟迷魂灯脱不了干系!”

  我猛拍大腿,“对啊,肯定是有人盯上了她那邪门的命格,故意用迷魂灯驱使她去干这些邪事。”

  来到马蹄囤一处偏僻的民房,时间已经到了傍晚,村里的天黑的格外早,我已经能够看见屋子里隐约闪烁的烛光,看来这家条件的确不行,连个电都没通。

  本来还抱有一丝同情心,但是一想到这户那个邪煞命格的女子连番作恶,我提神凝气,一把推开门冲了进去,心中只有一个念想,“绝对不能让肇事者逍遥法外!”

  可当我刚刚冲进门的时候,却被眼前的一幕惊呆,只见一个身穿红衣裳的女子吊死在屋梁上,舌头都吐了出来,两个眼睛瞪的极大,瞬间我便因为惊吓过度一屁股跌倒在地。

  身后的杨灵灵也惊吓过度,“啊……”的一声,格外凄惨。

  正当我俩哆哆嗦嗦想要退出这里时,院子外那扇通往外界的木门“砰”的一声闭合,毫无预兆,就像闹鬼一样!

  “撞邪了!”我大喊一声,拼命拉起杨灵灵的手,向外冲去,不料身后突然传来诡异的奸笑声,让我整个身体仿佛被定住,再也动弹不得。

  咬着牙回过头,我感觉自己的魂魄仿佛丢了一半,在那女尸下方竟然站着一个半大小孩,看那模样,岂不正是方才在罗记银饰看到的那个小孩!

  我感觉自己的精神几乎要崩溃了,脑海泛起很多事情,自己在西安旱涝保收,也饿不死,怎么就淌了这浑水下不来了呢。

  但是看到杨灵灵已经吓得魂不著体,我强行定神,愣是不顾全身已经被冷汗浸透,牙齿边打战边挡在杨灵灵身前,“灵灵……别怕,我……保护你!”

  “嘻嘻……嘎嘎,吃……”对面那小孩分明跟诈尸一样,根本不出正经人模样,一脸死灰样,更可怕的是,他的脑袋竟然随着身体的前倾刷拉一下子掉了下来,在脖子前无力的垂打,竟然还能做出怪笑的表情!

  一直以来坚持无神论主义的我,在这一刻信念彻底被击垮,满脑子想的都是怎样活下去。

  “人肉……美味的人肉……”小鬼孩的嘴角渗出猩红的血,似乎是它那按捺不住的唾液流淌出来。

  人在即将崩溃的时候往往会激发自己强大的潜能,眼看生命危在旦夕,我奋不顾身抄起地上一块干燥的木板,猛然朝着小鬼孩脑袋拍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