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正fw版章Z-节上酷4匠os网%

  而我跟杨灵灵本来体面的打扮也因为这层烟尘的缘故,导致我俩变得灰头土脸,活像逃难的难民。

  在我眼前,已经出现了一辆明显改装过的拖拉机,背后拉了一抖沙子,拖拉机上坐着一个带着口罩跟墨镜的小青年,背后的车斗内坐着两个带着摩托车头盔的男人。

  我有些疑惑,这还没回村呢,就遇到这么个奇葩,目的恐怕不纯吧。

  果然,小青年一跃而下,竟然还穿着拖鞋,伸出粗糙的手掌,“外地来的吧,进村先交保护费!”

  我气不打一处来,“你是哪颗葱,我回自己家还得掏钱,无法无天了吧你,再不滚蛋,我报警了!”

  听说我要报警,三名青年突然哈哈大笑,像是看傻子一样看着我,“兄弟,就咱这破地方,兔子来了都不拉屎,警察真心懒得来,要来之前死那些人也不至于就来一次啊!”

  说完最后一句,戴口罩的小青年仿佛意识说多了,眼神一凛,“不跟你扯没用的,快拿钱,不然别想进村。”

  我刚想发怒,杨灵灵把我拽到身后,甜甜的说道,“帅哥你好,我跟我堂哥这次是回老家相亲的,回头合适我就准备嫁过来了。”

  杨灵灵说完,完全不顾目瞪口呆的我,把脸上的灰尘一抹,露出她那绝世的容颜,顿时,对面三个青年摘下头盔和口罩,眼珠子就差掉出来。

  我气不打一处来,没好气的说道:“我好心好意跟咱屯做贡献,你们三个还不快点让路?”

  对面三人仿佛着了魔,我甚至都能听到让我感觉恶心的口水吞咽声,不用想,他们三个肯定也是大光棍一条,关键时候还是美人计好使啊。

  果然,劫道男分文未取为我们让开一条大路,杨灵灵潇洒的走在我身前,完全没有理睬倍感郁闷的我,倒是我在心中嘀咕,“跟美女在一起久了真不好,光看脸就会喜欢上,喜欢上又没资本追,心里真憋屈。”

  没错,如果说之前的感觉不过是激情导致,那现在经历过好多事之后,我发现自己不可救药的喜欢上了这个梦中才能在一起的女孩。

  “哎,这不是凋斯吗?你怎么回来了?”正当我胡思乱想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我抬头一看,竟然是我小时候的奶妈胡奶奶。

  据说我小时候父母死的早,因为村里都比较困难,一时间没人管我,眼看我就要饿死的时候,是当时的四十多岁刚刚生了第八胎的胡奶奶分给我一口奶喝,才让我活了下来,现如今,我都25了,而她也已经近70了。

  看到熟悉的人就在眼前,眼泪忍不住在眼眶上涌,我上去搀扶住胡奶奶,看着她那满脸的褶子,没来由的一阵心疼,“胡大妈,我是凋斯啊,我回来了。”

  “这么多年了,你长大了哈,可是你回来的不是时候啊,老村头死了,你吴大爷也死了。”胡奶奶唏嘘不已,说起这话明显感觉手有些哆嗦。

  我连忙搀扶着胡奶奶坐在一块干净的石头上,“胡奶奶,咱屯里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胡奶奶望着村里绵延不断的小巷子,还有不新不旧的砖瓦房,眼神停留到站在瓦砾上的几只黑色乌鸦身上,终于开口,“咱屯今年不太平啊,吴大爷惨死,老村头查案子也惨死,现在警察也不管,我小儿子也刚刚中邪半身不遂,估计挺不了几天了。”

  听到胡奶奶的小儿子,也就是我小叔都中邪了,我连忙问,“胡奶奶,我小叔是怎么中邪的,他不应该跟我同龄吗?”

  胡奶奶叹口气,“本来我小儿子进城打工身体挺好的,这几天回来相亲,结果去跟婚介介绍的一个外村姑娘相亲后,就一病不起,算命的说是掉了魂,医院说是贫血,现在他整个人都吃不下饭喝不下水,再干耗下去恐怕真要死了。”

  杨灵灵在这个时候再次突出她那善于观察的能力,“胡奶奶,您说您小儿子是相亲后出事的,那婚介所是你们屯的吗,我想我们可以去查查是跟哪个姑娘相亲的,说不定会找到点办法。”

  声音甜馨的杨灵灵让胡奶奶眼前一亮,“哎呦,凋斯啊,你这次带回来这么漂亮的儿媳妇,是不是准备说亲啊,我大儿子正好干司仪,到时候可以帮你……”

  看到杨灵灵羞红的脸蛋,我打圆场,“这个是我朋友,特意来咱开封玩的,胡奶奶见笑哈。”

  哪知道老太太眯着眼看杨灵灵,越看越稀罕,“我怎么觉得你俩那么有夫妻相呢。”

  生怕胡奶奶年纪大了越说越上瘾,我推脱着急去婚介所查查他小儿子相亲对象的事,飞也似的逃离了现场。

  婚介所位于屯中心,这一路上我遇到不少熟人,什么王二嫂、李婶子、胡四叔,总之都是我小时候去蹭过饭的家庭,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打扮洋气的杨灵灵身上,我估摸着不用到婚介所,我要成婚还抱得美人归的事就要在全屯传开。

  当来到婚介所的时候,刚刚进入那个小平房的大门,我看到老板的刹那,瞬间石化在原地,“李二爹,这婚介所是你开的?”

  李二爹吃惊的望着我,“这不是凋斯吗?哎不对啊,我家铁蛋不是去找你了?咋就你自己回来了。”

  没错,李二爹就是李铁蛋他亲爹,因为跟李铁蛋亲密的缘故,小的时候,无父无母的我总是亲切的称呼李铁蛋他爹为二爹。

  俗话说,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在李铁蛋他爹李松山所开的婚介所内,我的第一反应是想哭。

  这是一种难言的苦楚,当我看到李松山老态龙钟的样子,我怎愿承认梦境中所看到的一切?

  泛着霉味的屋内设施极为简陋,一张破桌子加一个小板凳似乎便构成了咨询处,唯一的亮点是粗糙墙面上密密麻麻写好的无数男女信息,虽然字体潦草,但也有头有尾,姓名年龄月收入有无车房,模式与大城市极为相似,只不过质量嘛,自然要差几个档次。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