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当我给杨灵灵打电话的时候,那种被偷窥的感觉愈发明显,似乎就在我这出租房门外,有一个人正在潜伏,随时准备破门而入。

  我跟杨灵灵说明情况后,静静的抄起一根棍子,猛然开门,朝外就准备胡乱扫去,“啊……”我的行动被一个柔弱的女声叫停,在我家门前,竟然多了一个陌生的小女孩,约莫十二三岁,看起来很害怕,脸上还挂着泪珠。

  “小朋友,你在我家门前干嘛?”我有些好奇,难道刚才跟随我的就是这个小女孩。

  小女孩摇摇头,从背后掏出一样让我瞬间感觉窒息的东西,说道:“叔叔,有人让我把这个交给你,说什么时候点亮,你的朋友就会平安无事……”

  这盏青铜色的古灯正是摄魂灯!小孩看我半天没反应,愣是把灯塞在我手里后一溜烟逃走,联想她刚才的话,我的朋友,李铁蛋!糟糕,他肯定被绑票了!

  手中握着那非常有质感的摄魂灯,我给杨灵灵拨打着电话,却发现一直无人接听,难道那边也出事了,不祥的预感充斥心头,我狠狠啐了一口,“靠,被玩了!”

  酷@。匠《网^!唯一正、版f,:其他‘:都h是盗;版)A

  再回杜甫那也不现实,我搜遍房间,也没发现李铁蛋留下的线索,他的整个人就像是人间蒸发一般,消失的无影无踪。

  现在能靠的是什么,我唯一的希望只有黄大仙的小说,可当我打开手机,却发现对方迟迟没有更新。

  足足等了一个钟头,当我打着哈欠再次打开小说的时候,却发现网上那本小说竟然消失得而无影无踪,再在百度上搜索仅剩了不少盗版页面,这可怎么办是好,唯一的线索都断了。

  而屋子里那盏无法亮起的古灯摆设在桌上,让房间内气息无比阴郁,我感到非常压抑。

  如果杨灵灵说的确有其事,那这摄魂灯究竟是谁送来的,送给我的目的又是什么?我努力的思考着,想要从灯体上发现答案,可是想破脑袋都无法想出一个无法燃烧的破灯还有什么威胁。

  难道是要我点燃它!想起被催眠时我亲手灭灯的情形,虽然搞不懂跟现在这熄灭的古灯有什么关联,但我觉得此时此刻只要这盏灯亮起,就一定会发生一些事情,这些事情关乎着整个事件背后的秘密。

  脑海中灵光一现,我去厨房找了点花生油,不由分说倒在了古灯内,又找了一根粗蜡烛,把外部的红蜡全部抠去,留下一根粗长的灯芯后,浸泡在了灯油当中,然后,我哆嗦着点燃火柴,引燃了摄魂灯。

  怀着一会可能看见阿拉丁灯神的态度,我忐忑不安的望着金黄色的花火闪烁,足足等了一刻钟,却发现,这不过是一盏普通的古灯而已,被我点燃后也没有出现预想到的幽蓝火焰。

  难道是我理解错了,亦或是我的灯油或者灯芯有问题,随着傍晚的到来,我愈发冷静下来,莫非这古灯必须配上古代的灯油与灯芯,在燃烧后才会发挥出想要的效果?

  头一次感到智慧达到极限,就像写小说找不到灵感一般,我像是无头的苍蝇一般吹灭再点燃,点燃再吹灭,直到灯油消耗了大半,也没能让这摄魂灯出现该有的效果。

  奇怪了,对方托人把这古灯送来,目的必然是让我来点燃它,可点燃之后并没有激活摄魂灯本该释放的冥火,或许我应该去古玩一条街找高人帮忙破解一下,这是我最后的总结。

  事不宜迟,我把古灯清洗干净,在晚上七点多动身前往了全国闻名的西安古玩街。

  不过三十分钟光景,我乘坐公交车抵达目的地,期间给杨灵灵与李铁蛋打了好几次电话,一直无人接听,心急如焚的我下车后便奔着一处灯火通明的古玩店杀了过去。

  刚刚进门,看见一个牢头正在抽烟斗,我急匆匆的走到他眼前,掏出古灯,“老板,麻烦你看看这古灯有什么来头。”

  老板眯着眼,似乎是因为我的冒失闯入有些不悦,可当他看到古灯的第一眼,整个人瞬间精神起来,我能够从他的眼神中看到兴奋的神光,看来我手里这灯是真家伙了。

  没想到老板仔细看看那古灯后,眼睛贼溜溜的一转,故作姿态道,“先生,你这古灯是大唐年间的,价值不菲啊,怎么,今天准备出手吗,在这古玩一条街,只要我敢开价,绝对不可能有人会比我高,要不我们马上定个价钱,卖给我,天色不早,你也别乱逛了。”

  涉及人命关天的大大事,我哪有心思做买卖,当下拒绝道,“老板,这灯我是不卖的,我只想知道它在古代是配什么灯油灯芯点燃的。”

  老板诧异的忘了我一眼,似乎并不死心,“小伙子,你弄这古灯不换钱拿来照明是不是大材小用了,这样,我这里有两万现金,如果你想卖,我可以考虑马上结算。”

  两万对我一个穷屌丝而言是写书一年的费用,虽然我有些心动,但一想到李铁蛋与杨灵灵的安危,赚钱的事立刻抛到脑后,“老板,我说了不卖钱,我就是要点燃它照明,你到底懂不懂。”

  似乎因为我的不识抬举而有些不悦,老板摆摆手说,“小伙子,拿古灯照明这种暴殄天物的事儿我是做不来,这样你去别家转转,一会儿要是觉得合适再回来找我也行,机会只有一次哈。”

  看到老板一脸奸商模样,我跺跺脚,走出古玩店,心想今天必须得把这灯弄出那种蛊惑人心的蓝光不可,不然时间拖得越久,李铁蛋跟杨灵灵就越危险。

  随着时间的推移,古玩一条街上大大小小各种店铺被我逛了个遍,大约九点多的光景,很多店铺陆续关门,在此过程中,所有老板就像是提前商量好了一般,只开价收购,压根没有一个人给予我想要的答案。

  靠,现在的人都钻钱眼了,人命关天的事我报警也没人信啊!当我逛完最后一家店,听到老板开出五千块钱的白菜价后,连句客套话都没说扭头便走。

  正当我有些沮丧的时候,我的眼前突然像是从地里钻出来一个人似的,一个带着宽边眼镜,穿着一身考究衣裳的老者耸立在我的眼前,一双不大不小的眼睛盯着我手中的摄魂灯发出异样的神采。

  “小伙子,如果我没猜错,你手里这灯应该叫做摄魂灯吧。”大约六十来岁的老头刚一开口,我便被震慑,他怎么会知道我手里这古灯名为摄魂,难道他也是一个知情人?

  “是的,请问你是怎么知道的?”我有些好奇,也多少有些提防,可千万别是哪个无良商家派来骗走这古灯的。

  “呵呵。”老者缓缓从怀中掏出了一个证件,上面写着考古学家黄天明。

  原来是个考古学家,怪不得一眼就能看出灯的来历。

  看到我满脸戒备的样子,黄天明微微一笑,压低嗓音,说道:“你是不是想点燃这摄魂灯,让它绽放本该有的光彩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