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刚刚进城的老乡嘴中冒出这种话,让我顿时来了兴致,“铁蛋,说来听听。”

  李铁蛋沉思少许,似乎有些犹豫,突然竟然改口反问:“你们这照片是不是跟死人有关系啊。”

  我顿时警觉起来,高山流水先生惨死这事我压根没提,这种事情媒体也不会播放,李铁蛋一个村里刚进城的老实人,怎么会知道,难道他也知道摄魂灯的秘密!

  瞬间提起精神的我忙不迭问道:“铁蛋,你是怎么知道的,快告诉我!”

  “额……”李铁蛋犹豫了一下说道,“我现在饿晕了,一时半会想不起啥事,可能是做梦梦的吧。”

  明显感觉到李铁蛋有些言辞闪烁,我正要发脾气,“你们饿了吧。”看着狼狈不堪的我以及李铁蛋,杨灵灵语气温柔,让我感觉她就像是活菩萨降生一般。

  没等我发话,李铁蛋已经头点的跟筛子似的,“嫂子,我一天没吃饭了,现在能吃五六个馒头呢。”

  听到李铁蛋说出这没轻没重的话,我拍了他一巴掌,“胡说八道什么呢,我跟灵灵刚认识一天而已。”

  没想到李铁蛋张大了嘴巴,以无比崇拜的目光看着我,“屌丝哥进城就是牛逼,一天就拿下了明星一样的嫂子啊!”

  杨灵灵的脸蛋有些发红,眼看见李铁蛋又要肆无忌惮的说下去,我连忙哈哈一笑,圆场:“铁蛋,第一次来西安吧,哥带你去吃地道的肉夹馍跟羊肉泡馍!”

  一听到有肉,李铁蛋整个人的眼睛都绿了,我仿佛能够听到他吞咽口水的声音,看到他终于不再胡言乱语,我暗自松了口气。

  两个小时候,我们从秦记肉夹馍出来,听到李铁蛋打着饱嗝的声音,我再次试探着问,“铁蛋,现在可以告诉我你知道的事了吧,大城市不好混,你要在这里生存,第一个生存法则就是说实话!”

  李铁蛋脸色有些发红,说道:“屌丝兄弟,我不想麻烦你的,要不是村里出事,我也不能出来。”说完他低下了头,仿佛做了亏心事一般。

  B更2新:U最k!快。I上}酷L匠网H

  看见李铁蛋支支吾吾,我忍不住骂道,“铁蛋,你小子怎么跟个娘们似的,有什么说什么,咱村的事就是我的事,快说吧!”

  李铁蛋扭过头去,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死活都不肯张嘴。

  正当我干着急就要跺脚骂街的时候,“小说又更新了!”杨灵灵急促的喊声响起,再次转移了我的注意力。

  目前能够依赖的似乎只有那神秘的小说,我连忙打开网站,认真的阅读起来,“第四章,李凋斯终于追问出老家情况,居然是许多村民都生了疾病,也有不少人因为缺乏治疗丧命,而老家出现的诡异蓝光与摄魂灯如出一辙,似乎是另一盏灯横空出世……”

  看到这里,我破口大骂,“混账黄大仙,我李凋斯到底得罪你什么了,竟然把我老家人都诅咒上了!王八蛋!”

  打小我就跟老家人特别亲,毕竟我爹娘死的早,我一个人被相亲们救济考上大学后,来到这个城市打拼,就想写点书早日出名,好造福故乡,现在他竟然连我们村里形同我再生父母的人们一起诅咒,怎能不让我愤怒。

  李铁蛋默默的拿过我摔在地上的手机,看了看小说内容后,表情有些古怪,他突然说道:“他说的都是真的!”

  这句话彻底击垮了我的意志,我瞬间拽起了李铁蛋的衣领,我相信此刻我的眼睛是猩红的,以至于李铁蛋整个人都被我提了起来,“凋斯哥……我喘不动气……”

  “你干什么!李凋斯,疯了你!”杨灵灵狠狠推了我一把,终于让李铁蛋憋红的脸恢复了少许正常。

  我怔怔的站在原地,表情有些木然,似乎我也不明白向来安静的我为何会爆发出这种力量。

  李铁蛋看着我,突然叹了口气,带着哭腔说道:“死了!都死了!吴大爷,李妈妈!还有老村长!”

  这些话俨如晴天霹雳一般在我心口窝穿过,我想哭,却因为心口痛的忘记了怎样抒发情绪,最终竟是露出了我自己都不肯相信的诡异笑容,“呵呵,我一定要让他血债血偿!”

  不再搭理李铁蛋与杨灵灵,我径直朝着高山流水照片上蓝光出现的位置走去,这一次我决定跟那若有若无的摄魂灯来一次正面交锋。

  “凋斯你干什么去!”杨灵灵突然挡在我身前,满脸关切,让我愤怒的心微微一颤,似乎恢复了少许理智。

  我硬撑着身子,努力让自己显得高大些,说道:“我要去跟你说的邪门摄魂灯做个了断!”

  “你脑子进水了吧,就凭你自己,恐怖还没看见灯就被把魂收了,现在的你就是个典型的愣头青!”杨灵灵劈头盖脸的指责我,让我有种无地自容的感觉。

  “那我该怎么办,总不至于坐以待毙吧!”我懊恼的蹲在地上,抱住脑袋,第一次感到无助。

  “我有个朋友,是名催眠师,我想我们或许可以找他帮忙,至少,在今晚摄魂灯再次缠上你之前。”杨灵灵的眼神中闪烁着决绝的神采,似乎打算最后一搏。

  而已经被摄魂灯盯上的我也不愿坐以待毙,虽然有些恐慌,但我依然坚定的点点头,打算跟杨灵灵一起去找催眠师想办法。

  把李铁蛋送回我家后,已经是下午三点,眼看距离傍晚只有三个小时,我再次跟杨灵灵打车,前往了位于市中心阳光100大厦十八楼1103房间。

  进入房间之前,门前悬挂的塔罗牌与八卦图标志让我分外来兴致,看不出啊,这个人还是个东西方通杀。

  杨灵灵轻轻地说道:“我这朋友厉害的很,你可不要得罪他,不然让你睡到老死也是有可能的!”

  我吐吐舌头,不再胡乱言语,直到杨灵灵轻轻叩门对方打开门之后,我才蹑手蹑脚做贼似的走了进去。

  迎接我们的竟然是一名络腮胡的老外,自称叫什么马克萝卜,难道是马可波罗的后人?

  “哈罗!”对方友好的朝我打着招呼,看到杨灵灵到来,还与她来了一个热情的法师拥抱。

  虽然看着心里醋意横生,但是看在这老外现场磨制咖啡给我喝的份上,我放弃了准备用中文奚落他的念头。

  尝试着说了几句小学英语后,我实在装不下去,终于忍不住问杨灵灵。“那个,你朋友懂汉语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