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的我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权当杨灵灵是个间歇性精神病患者,稍有不慎我就送她去医院吧,这也是英雄救美的一种形式。

  杨灵灵看到我肯配合她,再次露出天使般的笑容,“男子汉大丈夫就该爽快点,你痛快点答应我就行了,我们要向找到这摄魂灯,第一步要去找高山流水这个摄影师,只有他才知道摄魂灯的活动范围,我们才不会盲目。”

  既然答应杨灵灵,我也十分配合的点点头,“好吧,可是找之前,我能不能先睡一觉啊,太困了。”

  时间已经抵达凌晨五点钟,天边都泛起鱼肚白,铁打的我也有些吃不消,精神和身体都迫切的需要休息。

  杨灵灵轻轻叹了口气,“好吧,不过别怪我没提醒你,到了晚上摄魂灯就会来找你索取阳魂,到时候后悔可别埋怨我白天没给你时间去救自己!”

  我当然不信杨灵灵所说的,封建迷信这玩意我向来都是当乐子听,不过看杨灵灵一本正经的样子,调侃或者排斥会惹美女不悦,所以我还是装的很配合,“哎呀,身体是革命的本钱,掉魂前我要是精神不振挂掉,岂不是一条命全没了,这就不是半魂丢失的问题了,而是整个阳魂全没了!”

  杨灵灵噗嗤一笑,“好了,那我陪你回家吧,就在你身边看着你睡,到下午就叫醒你怎样?”

  一百个求之不得掠过我的心头,极品美女要到我的寒宅去,孤男孤女说不定会擦出点什么奥。

  打了个车回到我的出租房,已经上早晨六点,在楼下吃了油条豆脑后,我带着杨灵灵来到我的陋室。

  进门之前,我有些忐忑,像我这种袜子攒一周才洗的极品屌丝,会不会把杨灵灵给熏跑。

  可当我刚刚打开门,却发现整间屋子像是遭了劫匪一般,竟是被翻了个底朝天,笔记本电脑被掀翻,被褥被弄到地板上,屋子里的抽屉全部被打开,还有一把零用钱也散落在地上。

  我慌忙跑进屋,有些六神无主,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

  刚刚想要报警,杨灵灵一把按住我,“别急,我怎么觉得这不是小偷干的,不然你的笔记本怎么还有呢?”

  杨灵灵的提醒让我回过神来,对啊,这肯定不是贼能干出来的事,我那联想笔记本好歹也值四五千呢,难道是寻仇报复?

  可仔细一想,就是寻仇报复也不对,我一个屌丝作者,社会上的朋友都不认识几个,就算不小心得罪了哪个同城读者,过来揍我就行啊,干嘛朝着家里发泄。

  杨灵灵端着下巴走入屋内,拾起了我那依然开机的电脑,看到桌面上恰好点开的一部正在阅读的小说看了几眼,突然惊呼出声,“李凋斯你快看,这小说有问题!”

  我打开桌面上恰好在阅读状态的小说,看到书的名字叫做“冥灯诡事”心中不由得有些紧张,

  点开第一章的内容,我仅仅扫了一眼,心中便是震惊不已,因为这本书所写的第一章那剧情跟我昨晚的经历一模一样!

  无论是我带着约炮的心情去见杨灵灵,还是博物馆偷窥事件,以及胡同内产生幻觉之后梦回大唐,这一系列,甚至包括杨灵灵安慰我跟我回到家准备休息的事情,那本小说里都写得无比清晰!

  小说的作者署名叫做:黄大仙,而且小说已经更新到第二章,似乎是名新晋作者,我战战兢兢的看看杨灵灵同样充满疑惑的眼睛,点开了第二章内容。

  “李凋斯跟杨灵灵进入房间后,发现屋内一片混乱,之后他睡意全无,准备前往高山流水那位摄影师那儿询问带有蓝色鬼火的照片问题,可是找到高山流水后,对方却是死了,二人骑驴技穷,不料再次中了幻术,生死未卜。”

  我深喘几口气,问道:“灵灵,他知道你跟我的底细?是不是你认识的人在搞恶作剧?”

  杨灵灵的脑袋摇的像拨浪鼓,“怎么可能,我这次出来谁也没告诉,我怀疑我们是被跟踪了!”

  第二章节的内容更为触目惊心,让我看在眼里,心脏几乎提到了嗓子眼。

  在第二章的引言部分,“一会儿,李凋斯的老同学会登门造访,并且告诉他关于老家的邪门事……”我老家距离西安足足二十多个小时的火车,打死我也不信这个无端出现的作者的话。

  “灵灵,你认识黄大仙吗?”一切事情的根源是围绕杨灵灵开展,现在的我只能推测出我跟杨灵灵同时被一个网名叫黄大仙的人盯上。

  而且这个人还很邪门,具备一些未卜先知的本事,一想到自己的命运被一个神秘莫测的人左右,我百折不挠的屌丝精神让我骂了一句,“妈的,我就不信了,我不按照他的剧情走能怎么着我!”

  杨灵灵静静的收拾着凌乱的屋子,就像是女主人一般,看着她那柔软的背影,我突然产生了从后面抱住她的冲动,心中暖暖的。

  正当我重读小说想要找到线索的时候,一直没有信号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喂,找谁?”

  “喂,屌丝吗?我是你老同学啊,听出我是谁了么,嘿嘿。”那重重的鼻音让我瞬间回忆爆棚,靠,这不是我在老家的死党李铁蛋嘛!

  “死小子,多少年不联系了,怎么打听我的电话的?”我的疲惫一扫而空,整天写小说,除了跟编辑电话外,我基本很少跟家乡人来往。

  *酷p\匠)网{永z久免(费K看t小说

  “哎呀,我也是没办法啊,无意间在网上看见了你写的小说,这不顺藤摸瓜进了你的互动群,然后找到你的电话才打嘛。”李铁蛋的话让我心里酸酸的,说起来这事也怪我,很多发小不是感情疏远,而是我不去联系,我总幻想衣锦还乡,一想到自己现在这半死不活的现状,我就没脸联系他们。

  “铁蛋,咱俩也真有缘分啊,你现在在哪呢?混的咋样?”我开了话匣子,自然多追问了几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