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声赛猛张飞的怒吼着实把我吓到,我已经瘫软在地,这个时候,两队不知从哪里冒出的身披甲盔的兵勇从我身后冲了出来,长枪戳在我背上,生疼生疼,让我吃痛之余只得跪下。

  对面迎头走来一名彪形大汉,足有一米九,满脸络腮胡,跟金毛狮王有的一拼,“老子程咬金最烦不痛快不诚实的,我问你三个问题,答不上来或者让我觉得是假话,我就一斧头削了你!”

  看到对方亮了亮手中的花边板斧,我突然联想到一个镜头,“这不会是拍夜戏吧,一个胶带好像很贵,难道是我恰好在镜头下,被导演看出有演员潜质了?”

  要是网络写手转型做演员,是不是赚的更多啊,就算当个跑龙套的混个兼职,说不定哪天遇到大明星提携,我也能一炮而红啊。

  短短的几十秒,我已经想到自己成为了演艺圈最能写网文的高人,网文圈最能演戏的也不是没可能。

  “你聋了!还是傻了?”程咬金重重拍了我肩膀一下,让我吃疼之余醒悟过来,吐吐舌头,忙不迭磕头夸张的大喊,“程大将军在上,小民无端闯入,纯属为了瞻仰大将军风采,现在特以五体投地的方式像您致礼了!”

  说完,我整个人来了个五体投地,因为我明白在古代,这种形式就算是超级大礼,等于带着自己祖宗十八辈一起拜了眼前这程咬金,拍戏嘛,我是用心的!

  还别说,我这一套瞬间让程咬金眉开眼笑,“还别说,你这小子挺客气的,居然还知道老子的大名,第一个问题,你打扮成这样,是不是哪里的奸细?”

  我重重磕了个响头,说道:“程老将军火眼金睛,一定能看出我是良民大大的,我要是奸细,还怎敢半夜硬闯军寨啊,这是误会。”

  程咬金眼睛微瞪,口气缓和了几分,“好,就算你不是奸细好了,第二个问题,你大半夜来这里不仅是为了看老子吧,这次皇上在这白鹿猎场狩猎,可是一级机密,你又怎么知道我会在这?”

  虽然四下瞄了好几次,想要找到摄像机的位置,可是一直没有发现,让我不得不佩服这位导演的道具隐蔽水准,但是台词像我这种写文之人,自然是信手拈来,“大将军英明,草民这是迷路了啊,小民常年在野外生存,着装背离常人,也是正常啊,我兜里没银子嘛。”

  听到我的胡诌,程咬金哈哈大笑,接着说道:“还别说,俺老程挺喜欢你的,原来你是个野路子,跟我一样,无拘无束嘛,第三个问题,你来这里到底想干什么?”

  听到这个问题,我不禁有些犹疑,“我是说实话还是编台词呢,这剧本也太长了吧,我一个群众演员给这么多镜头,这不是奔着三流明星的台本走了,不行,我得见好就收,兴许是导演看我才智惊人故意考验我呢,万一表现太好没有发展空间他们再以为庙小装不下我这尊大佛,打发我走,我岂不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笃定后,我抬起脸,站了起来,嬉皮笑脸的说道:“嗨,哥们,我没词了,咱这戏拍的可以了吧,我不是专业的啊,有什么新鲜台词还得靠编剧指导啊。”

  看到我胆敢在长枪包围下站起来还谈笑风生,程咬金脸色一紧,手中的巨斧突然架在我脖子上,“你到底是什么人,我大唐御林军包围下还敢说笑,刚才你说啥哥们,什么台词?我根本听不懂!你这是在给帮手打暗号吧!再不说实话,我拧下你的脑袋!”

  这一次,被大板斧架在脖子上,我都感觉皮肤被戳破流血,一个喘息的瞬间自己的脑袋就要落地,瞬间惊了我一身冷汗,“不对,这不是拍戏,难道我真他妈梦回大唐了!”

  正当我苦思冥想,却又想不出恰当的理由的时候,远方的旷野突然飞射出两枚红色的荧光飞弹,速度缓慢,却又醒目无比。

  我权当旷野放个烟花啥的,但是在场的兵勇包括这程咬金每个人的面上,无不如临大敌一般。

  尤其是那程咬金,在那飞弹消失在天际后,猛然提起我,“好你个歹人,还想骗俺老程,看我现在就要了你的狗命!”

  我闭上了眼睛,在程咬金的锁喉术下,我呼吸都有困难,更何谈反抗,哎,可怜我草莽一生,连个大神都没混出来,就不明不白死在这里。

  正当我做好了慷慨就义的准备,程咬金突然一声嚎叫“哎呦,妈的敢暗算老子!”我睁开眼,看到程咬金抓住我的胳膊正中了一箭,吃疼中,他甩开了我,让我整个人飞向了营寨外部。

  这巨大的力道让我估摸着摔出去不残也会七荤八素都被跌出来,因此我的心情依然绝望,“哎,非死即残了要。”

  一个人的幸运不会连续发生两次,我始终这样认为,可这种概率极低的狗屎运却的的确确落在我的身上,正当我即将与坚硬的地面来次亲密接触时,一股大力竟从背后接住了我,我只看到一个身披黄袍的身影,速度极快,似乎来人还驾驶着一匹烈马,稳稳的接住我后直接横放在马背上。

  闻着那救我的人身上淡淡的体香,我努力的抬起头,竟是看到一张熟悉的脸孔,“杨灵灵?你怎么也穿越了。”

  杨灵灵没有搭腔,反身又是两箭射出,背后传来两声呜咽,竟是有两名藏在黑暗中的黑衣人被射中。

  我隐约看到方才的营寨中擂鼓阵阵,一队骑兵冲杀出去,但是目标却并非是我,而是一群隐藏在黑暗中的黑衣人。

  我长长舒了口气,我还以为杨灵灵跟黑衣人一伙呢,这样岂不是要被大唐骑兵追杀了。

  约莫跑了百八十里,马儿终于在杨灵灵的强勒下停止前进,而这杨灵灵完全没有之前我认识她时那么面善,反而口气极为冰冷的问我:“你找到线索没有?”

  !酷86匠%网f{唯Z一正版《V,L其0:他都是#盗,版\P

  杨灵灵这冷不丁的发问让我有些尚二摸不着头脑,“灵灵,你说的我怎么不明白,是什么线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