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些担忧,试探着向前迈了几步,空旷的胡同两侧只有古老的高墙,摸索着高墙上那质感鲜明的粗糙,我突然打了退堂鼓。

  可是当我回头想要离开的时候,却发现身后是更为深邃的黑暗,是那种足以吞噬我全部回归勇气的黑暗!

  咬咬牙,我闭着眼向前疾跑,终于在大汗淋漓的时候,撞上了一处熟悉的柔软,伴随着我那猛烈的撞击,杨灵灵的声音终于出现,“哎呦……”

  几分哀怨,几分不甘,对方却是没有斥责我,我小心的询问,“灵灵,你在干嘛。”

  因为此刻的杨灵灵是以半屈膝的方式在我身前,好像在一处弯道口那小心的朝更远处的黑暗张望。

  我有几分疑惑,这杨灵灵到底什么意思,贸然拉着我来这种前不着村后不着地的地方,也不表明态度,到底几个意思。

  酷}:匠~‘网d^唯一c'正,版,S其k他都mz是盗c版

  “喂……灵灵,怎么了?”我轻轻拍打她。

  她却突然回头,“嘘……”的一声,声音中带有几分颤抖,还有紧张,我甚至能够感觉到近距离之下她那娇弱的身子在微微颤抖。

  强烈的保护欲让我忍不住挺身而出,越过拐角,我向前走去,竟是看到一抹妖异的蓝光若隐若现,非常淡薄,却又感觉近在咫尺。

  看到那抹像是幻觉一般的蓝色萤火,我有些失神,想要回头看下杨灵灵怎样,未料及她竟是先我一步颤抖着身子像那根本分不清距离多远的光火走去。

  蹒跚的步子再也没了之前青春的气息,她就像是一个老妇人,被无形的力量指引着,走向一条不归路。

  我张张嘴,想要喊停她,却发现自己突然失了声,这是一种很恐怖的事情,就像是中了魔怔一般,单纯的仅剩下思想属于自己。

  更恐怖的是,我的身体竟然也在不由自主的移动,就像是僵尸一般脚不离地,向前蹭行。

  “我这是中邪了?”一直写探险寻宝类小说的我自然明白这种感受,这分明就是我平时胡编乱造在书中的情形啊。

  竟然在今天落在我头上,我拼命的回忆着自己书中剧情里的解决办法,往往出现这种情况,要么是掉魂,要么是被勾魂,别看老子是屌丝一名,平时看的奇闻怪谈可真不少,遇上这种事,我的大脑就像是打了猪血一般,气血一个劲上涌,思路瞬间涌现。

  “对了!”联想自己书中写的剧情,我闭上眼睛,尝试着用牙齿狠狠咬自己的舌头,一阵剧痛过后,我倒是真的感觉自己的身体回来了,可是后背却已湿透。

  定睛再向前望去,哪里还有杨灵灵的影子,她就像是夜中的鬼魅,这次消失的无影无踪!

  试探着向前又走了百八十米,我终于看到了城市里应有的光点,那是路灯散射出的光芒,让我心中多少安详了几分。

  此时此刻,我的眼前正冲着西安古城墙,绵延伸长,让我不禁产生一种肃然起敬的感觉。

  只是那杨灵灵就好像是一个梦一般,消失的无影无踪。

  一阵冷风吹来,我打了个激灵,大脑中突然一片空无,“咦,我怎么在这里,今天晚上我不是应该在家更新小说嘛?”

  刚才遇到杨灵灵以及前往博物馆的事儿,就像是一场梦游一般回荡在我的脑海,愈发模糊,但是我却更加坚信这是一场空梦。

  悻悻的跺脚,我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精神过于紧张,掏出手机,想要看看杨灵灵的电话号码,却发现压根就没有任何号码存入,再摸摸兜里,出门前带的五十块钱完好无损。

  “靠,难道真的是一场梦?”我他妈居然梳妆打扮梦游了一场!

  想到自己在大街上,竟然没出车祸,我捏了自己一下,“靠,我命真硬啊,这辈子头一次梦游,居然没死!”

  脑海中再次浮想联翩,像哥这么乐观的人,遇到任何事都不会太过懊恼,想起杨灵灵那绝美的容颜和魔鬼的身材,我轻轻叹了口气,“哎,我也该谈对象了,现在精神紧张到梦游都出来了,不行明天去医院查查,别哪天神经病了就行。”

  这个点,别说公交,打车都非常困难,我用高德地图查了自己的方位,居然距离我的出租房足有十八公里,靠,这要是走回去不得天亮了,啐了一口唾沫用脚狠狠踩了后,我开着导航步行向出租屋的方向走去,大半夜的总不至于在外头过夜啊。

  可当我刚刚走了没七步,天空突然闪现一道白色的闪电,同一个瞬间,所有的路灯戛然失去了光泽,像是短路一般,光秃秃的矗立在月光之下。

  更为诡异的是,一阵狂风毫无预兆的来袭,带来看不见的沙尘,让我忍不住遮挡着自己的眼睛。

  直到风声停止,一切趋于宁静,我再次睁眼的时候,却发现刚才还代表现代化社会象征的路灯和水泥路面被参天古树与铺平的土路替代,我整个人竟是置身于荒郊野外。

  不!荒郊野外还不是绝对,我的前方赫然出现了一片电视剧里才能看到的营寨,隐隐约约能看到一个大大的“唐”字。

  “擦,我这是到剧组了?”我的第一印象是拍电影,联想自己刚才失神的状态,处在恍惚状态中又稀里糊涂走了一会儿到这地,我也不奇怪。

  再次拿出手机想要定位,靠,居然没信号了,我骂了一声,想想自己这个路痴想要靠第六感滚回去绝无可能,硬着头皮去剧组问问路也不算打扰吧,毕竟我也是古装剧的忠实粉丝,他们应该不会赶我出来。

  这样想着,我挺直腰板,走向了两只硕大的火盆组建的营寨门前,还没迈入腿去。突然眼前的地面嗖的飞来一支铁箭!

  本来便浑浑噩噩的我吓的啊呀一声,彻底蒙圈,“这大半夜还在拍片么,怎么还有冷箭。”想到都是道具,我忍不住蹲下拔出那枚铁建,靠,还挺沉呢,竟然是真家伙!

  还没等我感慨万千够,一声足以吓破我胆子的怒吼震透了我的骨膜,“大胆刁民,胆敢擅闯唐皇御营,你吃了熊心豹子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