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张黑图,就是鬼吗?”我看杨灵灵,当我说出‘鬼’这个字的时候,背后飕飕地发凉。

  “鬼可能只是一个掩饰之字,据历史记载,这冥灯照鬼图乃是一个藏宝图,上面记载着当年唐太宗埋葬的宝藏。”

  “啊?”这个答案太出乎我的意料了。

  “那你带我来,是为了……”我不太懂她这句话的背后是什么意思。

  “只要集齐这四盏灯,就可以去寻觅宝藏了。那可是唐朝遗留下来的宝藏,若是到手,那你这辈子还不是想有什么,就有什么嘛?”杨灵灵说这段话的时候,语气里满是诱惑,像是她都可以被我拥有似的。

  “我……”我一时语塞起来,这段话太突然了,让我难以回答。

  “这两图就在这里保管了,除了我们应该没人能进来了。”杨灵灵说着,转身往回走了,“现在摄魂灯以及在西安出现了,我们一起去找到它,然后接着再集齐其他四盏灯。”

  这段话说完的时候,她已经走到第一个洞口处了,而因为她松开了那开关,这紫外线防护设置,也全部消失了。

  我紧跟在后面,心里藏满了疑惑:这玩意到底是真是假啊?我这是不是在做梦?这四个灯真有那么神奇吗?

  我可是一个无神论者啊!

  这些思绪在我脑海里回荡的同时,还有另外一句话,在我脑海里更加深刻地回荡着。

  这句话,就是刚才杨灵灵对我说的那句:唐朝遗留下来的宝藏,若是到手,那你这辈子还不是想有什么,就有什么嘛?

  要什么有什么?那我不要在做屌丝了,要无数的美女轮流陪我,要劳斯莱斯宾利轮着开,要迪厅酒吧天天玩,要私人飞机上玩机震,要打游戏永远是最好装备!要方便面只吃最贵的!

  这些,都可以做到吗?

  杨灵灵轻盈的身子在前方引路,我紧紧跟在她身后,从这说不出什么来历的暗道爬了出去。

  当我粗喘着贪婪的吮吸外部新鲜的空气时,杨灵灵用鄙视的眼光瞅着我,“一个大男人,今晚就做了这么点事就虚成这样,一会儿做别的能行嘛?”

  半分哀怨半分嗔怒的语气让我忍不住再次想入非非,眼看现在时间已经到达凌晨3点,看这美女神采奕奕的样子,压根没回去的意思嘛,而且刚才还说嫌弃我虚,还要做别的事?这个时间,开个钟点房倒是不错的选择,钱都省了!

  一想到开个便宜钟点房三个小时不过三十块,还会有盈余,我财大气粗道,“折腾这么久,你也饿了吧,走,哥哥带你去吃烧烤!”

  杨灵灵点点头,“嗯,正好我也饿了,先吃点再去做别的吧。”

  她不发脾气的时候倒是及其清纯的女孩,至少那甜美的声音带有天然的温柔,让我听在耳中倍感诱惑,“哼,还敢说哥虚,一会儿看我不跟你大战五百回合,还好昨晚温习了加藤鹰老师的招式,正好尝试一番。”

  更}H新Sk最9快上,酷匠,X网?

  看到我边走边傻笑,杨灵灵白了我一眼,暗骂,“傻缺。”

  美女瞪人都这么有魅力,我用力吞咽着口水,看到不远处有处还在营业的烧烤摊,我招呼道:“就这里吧。”

  杨灵灵欣然应允,并让我点单,随便点了五根五花以及五根精瘦肉后,我咬咬牙加了一个猪腰子,外加一瓶最廉价的啤酒,二十元大洋算是报销了。

  看到那丑陋的猪腰子,杨灵灵看向我的眼神有些古怪,似乎还夹杂着几分同情,我可不管三七二十一,先吃饱再说,春宵一夜值千金,此时不泡何时泡?

  杨灵灵只是吃了两根肉串,期间不住的摆弄着手机,突然惊呼,“喂,你快看,都上腾讯新闻了呢。”

  我结果她的手机,看到了最新的一则新闻,“西安市市民无故晕厥,苏醒后均称看到前世。”

  仔细的看完新闻,我满不在乎的说道:“这都是子无须有的事情,新闻都是夸大其词,不可能跟你说的那什么摄魂灯扯上关系的,对了,你一会儿去哪?要我送你回家吗?”

  却没想到杨灵灵认真的看着新闻中的图片,眉头紧锁,突然拍腿,清晰的啪啪声传在我耳中让我更是难以自持,口水都几乎流出来,这皮肤摩擦起来不知道要出多大声响,怕是那悦耳的声音都能让我欲仙欲死吧。

  “喂,你快吃,我们马上就去……”杨灵灵兴奋非凡,看向我的眼神在我眼中尽是柔情蜜意,终于暴漏本性了,我就知道夜色撩人,小哥我这酷毙的发型让她把持不住了,嘿嘿,这美女还挺急呢。

  虽然心急如焚,但我依然伪装的风轻云淡,“灵灵啊,你这么急,是要我去干嘛呢?不用不好意思,直说就行,哥是正经人。”

  “你别管了,快跟我走,天亮了就来不及了!”杨灵灵看我磨蹭不完,急性子的她一把拽住我的胳膊便朝西安钟楼方向跑去。

  我甚至来不及抹掉嘴上的污渍,就被她一路拖曳着来到了一处僻静的里弄,心脏顿时有些把持不住的狂跳,“这姑娘终于忍不住了,难道就要在这里,跟我……”

  灯光已经无法覆盖到我跟杨灵灵所在的区域,我只能感觉到她手掌心的温度,随着这浅浅的暖逐步撩拨起我内心最为原始的冲动,我开始拼命的联想岛国大片中的场景。

  屏住了呼吸,我准备一把从后面抱住她,来一次最猛烈的法式接吻,就在这里献出我的第一次。

  可正当我将要有所动静的时候,杨灵灵突然“咦”了一声,甩开了我的手,轻盈的身体像是阵风一般消失在了我的视线。

  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可我却在黑暗中看不清杨灵灵天使的容颜,甚至嗅不到她身上淡淡的处子纯香。

  人在黑暗当中沉浸过久,总会陷入自我制造的恐惧当中,这一刻,我像是失去港湾庇佑的孤船,一个人飘摇摇曳,无隙可寻。

  “灵灵……”我试探着呼喊,却是没有回应,这个女孩仿佛凭空消失了一般,无影无踪。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