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到底是谁?”我背靠在地上,四肢用力向后爬去。

  这一瞬间,我保持二十九年的无神论,有了些许的动摇。

  杨灵灵猛地像是一个沧桑多年的老者,用一种阅尽天地的语气道:“小伙子,有些事情还不能告诉你,你只要按照我说的做就好了。”

  我仍然吓得往后退去,但是猛地发觉,即使再往后退,我也不可能退出去,因为我也根本没记得来时的路。

  “你看看你身后。”杨灵灵轻轻地说着,同时她的右手在墙壁上轻轻按了一下,瞬间在我的身后,出现了无数条红色的线条光芒。

  这些线条式的光芒,形成了一道紧密排列的网。

  这一幕,登时让我联想到了,以前看过的科幻剧里,似乎就有这样的场景:一个国家机关,为了保护一个重要的东西,会在这东西附近设置这种紫外线的感应器,一旦有人闯入,碰到紫外线,就会发出警报。

  “这就是紫外线防护装置,你以前只在电视里看过吧?这是真格的。”杨灵灵的语气像是一个警长。

  我他妈彻底被吓傻了,这杨灵灵到底是什么货色啊!竟然知道这些!而且刚刚在进来的时候,分明没有出现这些玩意啊,反倒是现在,她扣动了墙壁上的什么东西,这些玩意就出来了。

  “你……到底是……”我骇然得口吃起来,身子却也不敢后退。

  杨灵灵走到我跟前,蹲下身子,趴在我面前,嘴巴与我几乎快亲吻了起来。她用一种极其柔弱,却也叫人舒心的语气,道:“放心,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在帮你,也是在我帮我自己,只是还不能告诉你真相,但你以后会知道的。”

  “快,去撕开。”

  她的口气喷在我脸上,是种令人很舒服的香味,还有她身上的体味散发出来,也像是掺杂了蛊惑的毒药,令我沉醉起来。

  我多想冲上去,狠狠地抱住她啊,但我还是忍住了。

  被她这么一句莫名其妙的鼓励冲击着,我立刻站了起来,大口大口喘着气,走到了图画旁。

  这的确只是一角,能看到一个阴森的大门,门里门外都是些张牙舞爪的怪物,或者说是……鬼。

  我握紧了这个黑纸的角,朝右边撕了开来。

  瞬间,一整幅的《唐太宗魂游地府图》,出现在我面前。

  光芒再次疯狂地溢了出来,只是不同于刚才的刺痛感,我只是把右手掌放在我眼前,就抵挡住了这种痛感。

  缓缓地,我把手掌放了下来。

  当我看清楚这幅图的内容时,我感觉我的呼吸都变得困难了。

  我很难形容出看到这幅图的感觉,尽管我是一个屌丝级别的网络写手,尽管我也看过很多描写恢弘场景的文字,但我仍然觉得,无论是谁,在看到这幅图的时候,都会被这图画所无比的震慑住。

  小鬼,牛头,十殿阎王,白无常,吊打鬼,锅汤烧人,拔舌地狱……

  这些原本只在世界阴暗面躲藏着的东西,在此刻淋漓尽致地展现了出来,而当它们完整地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我只觉得它是那么的震撼,那么的恢弘。

  我猛然相信,这世界上绝对是有地狱的存在的,绝对有的,只是世人因为某种缘故,否认了它的存在,如若不然,谁会能画出如此逼真,如此生动的图画啊!

  连每只鬼的肖像,每只鬼的表情,每只鬼的动作,它们正要做的事情,都是如此的逼真啊。

  “怎么样?感觉爽吗?”杨灵灵站在一旁,轻拍了一下我的肩膀,说道。

  因为她这一句话,还有肩膀的痛感,我猛地从这幅图的沉醉中惊醒了过来。

  “啊?你说什么?”我看着杨灵灵,问道。

  杨灵灵嘴角有解释不清的笑,道:“这幅图,就是因为太过于逼真和震撼,凡是看到这幅图的人,几乎都会有奇异的联想和感觉,所以我国高层才作为非公开品,把它雪藏了起来。”

  我听着杨灵灵讲着这些,若是在此前,我是绝对不会相信杨灵灵所讲,可是此时此刻,无论她说什么,哪怕她说她是从地府中走出来,哪怕她说她是这幅图中的一员,我也是相信的。

  “你没发现,右边还有一幅图吗?”杨灵灵轻轻提醒了我。

  我立马向右边看去,只见在这幅图的结尾,确实还有一张图,不过看起来是乌漆麻黑的,像是一个人用沾满墨汁的手,在一张白纸上胡乱地划着。

  “这是图画吗?”我诧异地说着,这一片漆黑的样,跟这‘唐太子魂游地府图’,气场上课完全不同啊。

  “嗯,这就是我此前跟你说的,冥灯照鬼图。”杨灵灵语气淡然。

  冥灯照鬼?我心中默念着四个字,道:“这他妈是什么意思啊?就是一片漆黑吗?”

  “嗯,就是一片黑,不过这黑可不是一般的黑,你凑近看看。”杨灵灵说着。

  我靠近了过去,借助这唐太宗魂游地府图所散发的光芒,仔细看着这张图。

  bb看√正版vP章G节=上酷匠Z网●

  “这两图是连着的。”我喃喃,这是我唯一的发现了,除此真没发现什么。

  “对的,据历史记载,这其实是两张图的,但不知为何,就是连在了一块,从来没分开过。”杨灵灵走到我身旁说着,“或者说,它们可能本身是一张图,不过是起了两个名字,使得左右区分开来。”

  我有些费解了,这他妈是什么意思啊?

  “你看到唐太宗身前的四盏灯了吗?”

  我立刻转回身子,定睛看去,只见在这《唐太宗魂游地府图》中,唐太宗位于图画的中间,身穿黄衣,脚踏金冠,面目中虽有赫赫威严,面对四周的鬼物却仍旧有些怯意。

  站在他旁边的,应该就是崔珏了吧,弯腰驼背,一身黑衣,脸庞狰狞无比。

  而在唐太宗和崔珏的身前,赫然有四盏灯。

  这四盏灯分别位于道路的两侧,但是整整一条道路,只有在他们此刻的身前有这么四盏灯。

  “当时,李世民就是把这四盏灯收入囊中,带回阳间的。”杨灵灵道,“只要极其这四盏灯,一起照耀在这冥灯照鬼图上,就可显现出冥灯照鬼图的真正模样。

  “冥灯照鬼?”我掂量着四个字,觉得颇有意味。

  冥灯,自然说的就是这四盏灯了,而‘照鬼’,难不成说的就是这张黑乎乎的图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